Wednesday, July 14, 2010

土权之前,有个兴权会......


副首相慕以丁说:各族可以成立各自的PERKASA,因为任何人都有权力成立任何的组织。

他可能已经忘了,三年前成立了一个兴权会(HINDRAF),那是一个由30个印裔NGO联合组成的团体,目的是为了维护大马印裔的权益。

但是,兴权会似乎受到打压,处处投诉无门,几名兴权会领袖更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

如果政府欢迎各族成立各自的PERKASA,那当年的兴权会就没有理由被打压,甚至被阻止到国会提呈备忘录。

兴权会只是要维护自己的权益,它并未要剥夺他族的权益,但没有获得当局的允许。

土权也要维护自己的“特别权益”,却同时否认他族的权益,但它获得当局的默许。

上周,上诉庭驳回三名兴权会领袖要求撤销煽动指控的申请,他们被控在2007年11月16日发表煽动性演讲。

煽动性演讲,依布拉欣讲了不知多少遍了,敦马也不知讲了多少遍了。

几年前,还有数不尽的巫统领袖在他们的大会上也讲了不知多少遍了。

但他们皆相安无事。

当然他们都在308得到了应得的回报。

矛盾的是,副首相在几天前才警告巫统党员们要作出改变,不然的话将失去民心。

但转一个身,他又开口表示支持土权,难道土权不需作出改变吗?

尤有甚者,他还鼓励各族成立各自的PERKASA,各自维护各自的权益,这岂不与首相推动的“一个大马”背道而驰?

那时候,不再是一个大马,而是如慕以丁自己说的,将有一个土权、一个华权、一个印权、一个伊班权、一个卡达山权,那真的是非常荒谬。

当然,在允许各族成立各自的“X权”之前,政府也应该承认比土权更早成立的兴权会,一视同仁。

至少,兴权会领袖看来,不会比依布拉欣极端。

当然依布拉欣不会承认自己极端,他今天更在国会大言不惭,说土权愈被批评就愈出名。

他反问,兴权会、华总和董总才是极端种族组织,为什么不被批评?

使我想起很多年前,敦马曾对华总董总表示不满,说它们好如共产党,趁大选期间向政府提出诉求,形同威胁政府。

敦马是个记仇的人,相信他至今仍然将当年事件耿耿于怀,到他今天公开支持土权,依布拉欣把华总董总搬出来,那也不奇怪。

既然慕以丁说各种族都可以有自己的PERKASA,如果印裔的兴权会、华裔的华总董总也属于极端组织的话,那大家都扯平了吧!

4 comments:

tamiya said...

林员外说,现在的年代,如果连想(要成立x权)的自由都不可以,那是多么可怜。

唉,他们知道他们在搞什么的么?

正掌心 said...

国阵政府偏袒之极,恰恰与他的天枰符号的精神背道而驰。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木鱼钉惟恐大马各族不乱,如果让它当了首相,我国种族和谐还有希望咩。

· 康华 · said...

tamiya, 他的想法很单纯....

正掌心,土权可以,兴权会就不可以!

大佬,这样他就可以渔翁得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