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3, 2010

除了土权,还有华权、印权......


林祥才为他的“华权”建议辩护,说他的意思是“以便在一些课题上与后者辩论”。

成立“华权”,只为了与土权展开辩论?

那又何需特别成立一个只能辩论的组织?如果要的话,谁都可以辩论啦!

但之前的报导是说他建议成立“一个类似土权的非政府组织来制衡依布拉欣的土权”的,难道媒体错误引述了他?

如今变成了一个“辩论组织”,两者意义差别很大哩!

林祥才强调言论自由,说谁都可以针对土权的言论发表自己的看法。

他的意思是,马华是个政党,在一些课题上不适合发言,但华人NGO则不受此约束。

对他这句话有点不明,为什么作为一个政党,在一些课题上会不适合发言?

不知他指的是哪一方面的课题,不适合让马华发言?

不禁让人怀疑,在许多课题上,马华皆噤若寒蝉,或无动于衷,难道就是因为不适合发言?

而不适合发言的原因又是甚麽?

其实,民间对土权的印象,就是巫统的一体两面。

难道林祥才指的“不方便发言”,就是这个原因?

不过,好戏还在后头。

针对林祥才的言论,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批评说那样的建议非常荒唐,而且将制造族群纷争。

他说:“我们想要去除土权的当儿,林祥才却要成立另一个极端组织。”

纳兹里的言论显然引起依布拉欣的不满。

依布拉欣回应说:如果要得到人民的支持,政府应该先开除纳兹里才对!

当然别忘了,依布拉欣有前首相敦马的支持,众所周知,纳兹里和敦马不和,依布拉欣胆敢公开叫政府开除纳兹里,显然是有“后台”。

副首相慕以丁也来凑热闹,他说:不管华裔印裔,谁都可以成立各自的“土权”!

他说:只要出发点是好的,成立团体组织是个人的权力。

言下之意,副首相认同土权的成立,因为它的“出发点”是好的?

与纳兹里的想法相反,慕以丁不认为土权是个极端主义组织。

那兴权会算不算?

使我想起昨天有则新闻,副首相警告巫统党员说:再不改变,将失民心。

这就让我更困惑了!

要改变,是不是应该先从自己开始?

5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对哦,还有个兴权会,如果木鱼钉允许各族成立自己的权会,为何兴权会又会被禁。就是因为煽动印度人反国阵,如果土权要取代污桶代表马来人,也会有被禁的一天。

· 康华 · said...

觉得副首相似乎在与首相唱反调,这只不过是另外一桩。

anakmalaysia said...

1 malaysia ? can somebody tell me what kind of donkey leader that we have ?

薰衣草夫人 said...

一个土权已闹得鸡犬不宁,再多几个搅屎棍,我们还有安宁日子过吗?

· 康华 · said...

anakmalaysia, it's a joke!

薰夫人,互相制衡是好事!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