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9, 2016

伊德里斯报大数

上回(19日)提到伊德里斯在一个研讨会声称国家正达致高收入国目标,自推行ETP以来,大马国民收入(GNI)已升至人均10570美元,离世界银行高收入国定义之12475美元已不远矣。

当时他还说,对比2010年的8280美元,人均增长了27.7%。

当时就对他提的数字充满怀疑,果然,后来找回旧闻,国行在三月公布的2015常年报告显示,去年GNI人均只是9291美元,这其实还比2013年的10345美元跌了10%!

伊德里斯要不要解释一下,他的10570数字何来,为何会与国行数字9291相差1279美元?

五月间,伊德里斯还说PEMANDU的2015年人均预测是10110美元,如今改称实际数字是10570美元,因此国家已从“中等收入陷阱”逃脱。

除非PEMANDU有自己的计算方式,否则好心不要自欺欺人了好不好?而且,PEMANDU的计算方式会比国行的可靠吗?

不止如此,国行还作出预测,2016年的国民收入也不会升涨,还会继续下降至8821美元。问你怕未?这点,伊德里斯也没有提到。

所以我们的GNI,自2013年以来,即在年年萎缩而不是增长。既然收入在萎缩,国家又如何能够达到高收入国目标呢?

国行还说,国民的平均收入(median income)只有马币1600元,首都吉隆坡较高,是2200元。

请问,在吉隆坡,2200元够生活吗?在其他城市,1600元够吗?

政客绝对不肯接受这些数据,因为根据PEMANDU的说法,他们已被告知,国民平均收入是马币3500元。

其实,不止我不相信伊德里斯的说法,分析家也不接受他的说法。

上星期就读到一则新闻,国内分析家纷纷驳斥伊德里斯的数据。

他们皆认为,不论是国家GNI或GDP,都未达到经济转型计划(ETP)的目标。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en/node/298942

你看,连经济学家都认为未达ETP的标准,为何本身负责ETP的伊德里斯却认为正往目标迈进?

一名分析员说,国家不能只放眼高收入国,应该强调该高收入如何惠及人民,同时确保持续增长。

的确,高官口口声声说高收入高成长,但为什么人民完全感觉不到呢?

另一名分析家指出,人均国民收入只是一个指标,生活成本走高是另一个关键问题。

是的,如果随高收入而来的是高成本高生活费,这样的高收入国有何意义可言?

再提老掉牙的例子,津巴布韦人民收入亿亿声,够高收入了吧,不止高收入,是超高超级高收入,但那里的生活成本物价也是亿亿声的呢!你要住在这样的一个国家里吗?

伊德里斯为什么不提马币为何滑落,经济增长为何不达标,为何有那么多大小企业裁员关闭将工厂迁往他国?只是拿不存在的数据来炫耀,除了误导在场的观众,也误导了人民。

伊德里斯可能忘了,五年前,他自己曾提出警告说,如果不减少国内各种补贴的话,国家将在2019年前宣告破产。

当时他这番言论引起来自巫统四方八面的鞭挞,教他后来不得不改变说法,指只要根据ETP路线图,国家就会在2020年变成高收入国,不会变得更穷。

当然他一直避谈国家猖獗的贪腐现象,如今愈趋严重,但没人敢怒没人敢言,这也罢了,还狼狈为奸。

在上述研讨会上,伊德里斯还说,有时候他也不满意政府,但他选择做好他的本分,就是制定GTP和ETP。

如果不满意,为什么不在上议员任期届满的时候辞职不干?是因为如公帐会主席哈山为了cari makan,所以才愿意继续为虎作伥?

相信这也是很多高官们的写照,国家高官的品格与道德底线,从这可见一斑。

国家还有前途吗?我悲观得不想再写1MDB。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