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2, 2016

敦马有个新党,也叫团结党

游欧期间,少不了参观博物馆、各大小教堂和城堡遗迹,看到多少朝代的灰飞烟灭,不管是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后,最后都已不复再。

转过头来看马来西亚,也可以看到,在有这个国家之前,这块土地也曾经历过不少的朝代,它们不也同样的过去了吗?

马来西亚,就必须从1963年算起,因为在1963年前,马来西亚并未成立。

来到今天,它也仅存在了53年,在历史的长河上,它短得微不足道,却也不幸的,它不是一个理想的国家,尤其是现在,我们并没有一个杰出的领袖,我们仍然生存在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除非你选择什么都看不到听不见,得过且过的过日子,否则,这个国家,比当年成立时所憧憬的理想,着实距离得太远了。

或者应该这样说,开始时已很接近,53年后回头一看,居然愈来愈远。

当然我们可以说,国家只成立了53年,它还有很长的时间要迈进,很长的路要走,不像西方国家,多已存在了几百年以上,这痛苦的过程是必然的。

犹如Bob Dylan唱的那首歌:一个人要走多少里路,你才能称他为人?答案啊答案,就在茫茫的风里。

离国一个月,发现事情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倒是由敦马促成成立的一个新党,让我觉得份外有趣。

这个新党叫什么?它叫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缩写叫Bersatu。

英文缩写也是UMNO,全英文名则是United Malaysian Natives Organisation,分明是想混淆视听。

注意到中文的翻译是土著团结党。

看到半岛评论多注重在它是另一个种族政党。

知道敦马一向来的种族立场,创党成员又多来自巫统,加上慕以丁不掩饰的表明自己以马来人为先,土著团结党这个新党,走的自然是马来人的种族路线,为的是吸引巫统党员加入,那也不出奇。

其实,半岛的国阵成员党,有哪个不是种族政党?

但是,我不觉得这个团结党会取得预期的效果。

尤其是以慕以丁为首,看他在被撤副首相职后的表现,我不觉得他有任何领导能力,恐怕他也不过是敦马的一枚棋子,但看敦马已届91岁高龄,他还能够靠他多久?

(请参阅旧文《时势造不出英雄》20160229)

我提到团结党,对本州人民来说,肯定会感到混淆,因为早在31年前,本州就已经有了个团结党,如此说来,这个马来亚的团结党,岂非有抄袭之嫌?

果然,今天就读到报纸,本州的团结党已经提出抗议,反对马来亚的新党用Bersatu这个字,以免闹双包。

其实,敦马不可能不知道沙巴早就有个团结党,为何还偏偏用团结党这个字眼,缩写也叫团结党?

敦马不可能不知道沙巴团结党,因为当年团结党执政时,他就千方百计要把团结党弄下台,搞手段分裂里边的党领袖,结果团结党终于四分五裂,巫统也趁机东渡,结果改写了沙巴的历史。

敦马威权22年,从没有对自己的副手表示满意过,如今却裁在也是自己一手“栽培”出来的首相,手段比他有过而无不及,如果你相信果报的话,这不也是敦马必须承受的其中一个报应吗?

另一具有争议性的就是Pribumi这个字。何谓Pribumi?华文报照旧把它翻译为土著,其实并不完全对,实际上它是指比土著更早存在的原住民,但马来人算是原住民吗?当然不是,在马来亚,真正的原住民应该是Orang Asli,把马来人也称为原住民,岂非具误导性?那Orang Asli不就要改称Pri-pribumi?

其实,首先用Pribumi这个字的,应该还是从本州开始,所以说,敦马还是抄袭了本州的用词。

Pribumi是在本州人民党时代出现的词汇,用意就是为了显示本州的嘉达山杜顺等原住民,是比“一般”土著更早出现的土著。

意想不到的是,这些真正的土著并不喜欢这个称呼,认为有歧视他们之意,故意把他们区分出来,以示他们比别的土著低一等,是二等土著。

因此,当以嘉达山为主的团结党上台后不久,新州政府就舍弃Pribumi这个字眼不用,而改回原本的Bumiputra,即是说,州内的土著,再也没有土著和原住民之分,一些原先以Pribumi为名的官联公司或政府部门名称,也改回土著字样。

例如州营的沙巴土著投资(Permodalan Bumiputra Sabah)前身即叫沙巴原住民投资(Permodalan Pribumi Sabah),团结党在上台后即将Pribumi改为Bumiputra。

不确定这家公司是否还存在或再次改名,因为网上已找不到有关它的资料。

好了,下回再和大家分享对政局的看法。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