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9, 2016

从「中等收入陷阱」逃脱?

久未见伊德里斯发言,还以为由他负责的ETP GTP等转型计划已经无疾而终了。

没想到昨天读到新闻,他在一个研讨会上汇报数据,指自2010年推行ETP以来,私人投资已增长了2.2倍bla bla bla。

我心想,六年来只增长2.2倍,很值得骄傲咩?而且那是私人投资,能算是PEMANDU的功劳吗?

我的意思是说,就算没有ETP,私人投资还是会照旧进行,说不定成绩还更亮丽。

昨天前国行副总裁林西彦不是说吗,马币被低估至少61%,主要是政治贪腐所致。

当今经济一蹶不振,人民叫苦连天,还谈什么ETP?这只是纸上谈兵,高官自己说来爽吧了。

伊德里斯还说,人民不再受困于中等收入陷阱(no longer in middle income trap),因为大马国民总收入(GNI)已升至人均10570美元,对比2010年的8280美元。

我对伊德里斯提的数字充满怀疑,10570美元人均,兑成马币是42280元,你要每月收入3500元以上才能获得这个收入,试问有多少国民正在赚取这个数字呢?

伊德里斯说不受中等收入所困,其实他的意思是说,大部分国民已进入高收入群,国家宏愿不是要在2020年前成为高收入国吗?

所以伊德里斯的意思是,我们已经有资格成为高收入国了。

他说,根据世界银行定义,国民人均至少12475美元才被列入高收入国行列,我们10570美元离此已不远了,所以我们可说已从“中等收入陷阱”逃脱了。

真的吗?若是真的,为什么政府还要派发BR1M,年轻人收入竟然不够资格买房子,政府还要帮年轻人付头期,这还不能担保年轻人一定借得起房贷呢!因为银行计算年轻人的薪水,还不足以缴付每月的贷款金额。

而根据经济学家Danny Quah透露,大马3000万人口,纳税人口却仅有100万。

Hm,除掉学生和18岁以下、退休和老年人,还有无工作能力者不算,假设就业人口占总人口四分一吧,那也有750万就业人士吧,但为何纳税者只有区区100万人呢?

只能结论说,其余650万人,若非逃税,就是收入并不足以还税。

伊德里斯说我们已逃脱中收入陷阱,进入高收入国行列,岂非自打嘴巴?

与其说我们已脱离中收入陷阱往高收入国迈进,真相是贫富悬殊现象已经愈来愈严重,除了城乡之间,州属之间,最明显的,莫过于东西马之间。

只要你来过沙巴或砂拉越,到乡村地区去看一看,你不会相信,一个已经独立了53年的国家,在这些被遗忘的角落,竟然还有那么烂透的基本设施。

如果你不知道的话,沙巴依旧是全国最穷的一州。这要怪我们的州领袖们,还是怪剥夺了我们资源的半岛领袖们?

所以你不要感到不解,为什么砂拉越开始要求拿回自己的主权,沙巴在这方面就落人后大半截,只因沙洲政府由巫统主导,这又要怪当年的敦马了。

不,要怪的是不争气的州领袖们。物必先腐而后虫生啊!

所以,东马人民的反联邦情绪近来重燃,那是必有前因才有后果。

说回正题。

媒体仍称伊德里斯为部长,其实他已不再是部长身份;自他两任上议员届满后,他不能再以上议员身份入阁,财长首相因此改委他当PEMANDU的CEO,继续留在首相署内。

政府部门首长居然是CEO身份而非部长身份,相信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伊德里斯是第一人。

当然,在这个无所不有的万能国,什么事都能发生,人民都已见怪不怪,这政府部门里的CEO又算什么?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