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9, 2015

MARA Digital(又名劉蝶廣場2.0)開張大吉

鄉村部長伊斯邁沙比利昨天為「劉蝶廣場2.0」主持開幕。

當然它不叫「劉蝶廣場2.0」,它叫「瑪拉數碼電子商場」(MARA Digital),就設在瑪拉大廈的二樓和三樓。

我沒有去過這棟大廈,那裡是否適合做生意,人潮多不多?那就不得而知。

何況只在二三樓賣電子產品,消費者會特別跑去那裡買東西嗎?

爲什麽會設在瑪拉大廈?原因很簡單,因為伊斯邁沙比利是鄉村部長,而瑪拉是隸屬鄉村部門的一個機構。

政府成立瑪拉的目的就是爲了提升土著在教育和商業領域的水平。

所以你不要奇怪為何瑪拉學校只收土著生,而瑪拉本身會跑到海外包括澳洲去買貴樓。

提到這,我就有點困惑,鄉村部門要照顧的應該是鄉村人民,為何還要分膚色而成立瑪拉?

至於會忽然設立數碼電子商場,那就要從數月前在劉蝶廣場發生的一宗手機偷竊案說起。

長話短說,偷竊案最後卻演變成種族課題,馬來NGO份子也到該廣場去叫囂,讓小偷變英雄。

不止小偷變英雄,鄉村部長也變英雄,他叫馬來人不要光顧劉蝶廣場,說馬來人也有本事開電子店,產品也將只賣給馬來人。

部長言出必行,數個月後,由馬來人開,只賣給馬來人,專屬馬來人的電子廣場就在瑪拉大廈開張大吉。

不過,昨天他改變了語氣,說這個新商場也歡迎非馬來人前往支持。

想想他之前那種囂張的態度,你會想要支持他嗎?

這位鄉村部長,最近引起很多爭議,除了設立「劉蝶廣場2.0」,他還高調支持電子煙,唯在柔佛蘇丹諭令在該州禁賣後噤聲。

年初的時候,他以當時還是農業部長身份,叫“馬來人抵制不肯調降物價的華商,以免吃虧”。他還堅持不道歉,說他說的是事實。

不久前,他被揭發在山打根吃海龜蛋而惱羞成怒,說自己沒吃,也推說不知海龜蛋是受到保育的。

身為一名政府官,竟然對這不知情,可見他有多麼無知。

在支持電子煙方面,他說那是屬於馬來人的生意,并要大馬電子煙有日揚名海外,遲些,瑪拉電子商城也賣起電子煙,那也不奇怪。

在916的紅衣大集會,他也是參與集會的其中一名巫統領袖,不顧本身亦是部長身份,公開支持馬來種族主義。

沿著種族主義路線,為設立專屬馬來人的電子商場,他在短短半年不到時間找到30多位土著商家,迅速將土著電子商場辦起來,原本還覺得他蠻有本事。

卻原來,商家的店鋪裝修免費,完全由一個叫「供應商計劃」的政府基金包辦,然後頭半年租金全免,再加10萬免息貸款,有如此好的優惠,自然能吸引到商家前來開店,是不是成功,半年後再說不遲。

這不是要潑冷水,而是現實面對;做生意不是開個店面就行,還要顧到供求原理,不是如部長想像中的那麼容易。

說到供應商,我也很想知道,這些馬來電子商的供應商是誰?他們也是土著嗎?說不定貨源也是從劉蝶廣場或從同一供應商來的。

部長又此地無銀三百兩,說設立「劉蝶廣場2.0」,絕對不是種族極端行為,那為何一宗偷竊案會演變成一個種族課題?

他忘了當初是怎麼說的,是不是自打嘴巴?

從鄉村部長設立專屬土著的電子商場,讓我想起數十年前,我國也曾成立一個專屬土著股票交易的「土著股票交易所」(Bumiputra Stock Exchange),成立的原因也和鄉村部成立電子商場的原因一樣,那就是爲了鼓勵土著成立上市公司。

可惜這個交易所在苟延殘喘10數年後就結束了,原因是它只有6家上市公司,每天交易慘淡,價量根本無法吸引投資者的興趣。

數年前,前吉隆坡交易所的前主席沙烈馬吉曾舊事重提,說應該恢復土著股票交易所,“讓土著公司多一個融資管道”,但不獲市場人士認同,理由是現有的交易所已足以讓合格公司籌資投資,無需另設管道。

再說,另設管道,等於局限自己的市場,何況之前的土著交易所已經證明缺乏市場吸引力,何必重蹈覆轍?

既然前車可鑒,土著公司要上市,在現有的大馬交易所上市就可以了,不用多此一舉。

要鼓勵更多土著將公司上市,非要另設交易所才可,也不是要以數目“取勝”,而是要看能力看本事看素質,豈能樣樣一步登天?

伊斯邁沙比利可能不知道有關土著交易所的故事,否則他就不會貿貿然設立只供土著做生意的瑪拉電子商場了。

當然,政府在各方面提供資助與便利,萬事起頭難,經商亦是,擁有這些先天條件,馬來商家其實應該比非馬來商家更容易“起家”,但這是否往往也成為他們成功的絆腳石呢?

瑪拉電子商場的成敗,等半年後,再來看看成績如何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