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8, 2015

副部長一人打三份工

久未“露面”的阿末馬斯蘭最近又爆紅了!

之前當副財長,如今是貿工副部長的馬斯蘭,上周忽叫人民打兩份工,說這是解決生活費高漲的方法。

過後他還補充說,大家可在週末做點小生意,或做網絡生意,這在外國是很普遍的;政府也鼓勵人民這麼做。

不用說,他這番偉論,又引來網民群起圍攻和取笑。

他在推文里是這麼說的:

Kenapa kita pilih gaji rm2k sebulan & memarahi kos sara hidup, sedangkan kita boleh dapat rm5k & lebih jika berniaga?

“如果做生意可以賺取5000塊或更多,爲什麽我們還要選擇每個月2000塊的薪水,還要謾駡生活成本高漲?”

今天,他又在傷口上撒鹽,說打兩份工有什麽難,他自己一個人就打了三份工:國會議員、副部長和巫統宣傳主任。

(這才知道,原來當巫統宣傳主任是有薪水的。)

然後他又怪媒體斷章取義,他不是叫你打兩份工,而是做網路生意,那就不會影響你原本的工作。

天,國家有這樣的部長人才,不知是不幸還是大幸?

如果沒有中選國會議員,他會有機會當副部長嗎?

可見此人思想真是太簡單了,如果做生意可以每月穩賺5000塊,誰還要打工賺那區區2000塊的薪水?

如果做生意一定賺錢,沒有人會破產,這世上也就沒有窮人了。

副部長大概不知道東馬窮人特別多吧!不要說2000塊的薪水,許多州民連最低薪金制度的800塊都沒有達到,一天三餐都有問題,你要他們如何做生意?

他讓我想起了晉惠帝的故事。看到百姓因為沒飯吃而餓死,他還不解的問:「沒飯吃,為何不吃肉糜呢?」

連飯都沒得吃了,怎還會有肉粥吃呢?

他大概也不知道,國內各大銀行和外資企業都紛紛裁員,如果一份工都找不到,還說要打兩份工?

當然這也不是副部長第一次說風涼話,早在當副財長的時候,他就一直把自己當小丑頻鬧笑話,他還自得其樂,說他已準備被罵足半年。

據說就是因為他口無遮攔,首相才乘內閣重組的時候將他調去貿消部的。

除了財長本身,財政部里還有第二財長和兩位副財長。

馬斯蘭是代言消費稅的副部長,當時幾乎天天上報細數消費稅的好處。

他叫大學生如果外吃嫌太貴和不想給消費稅的話,大可在宿舍里自己煮就沒有GST。

私人醫院太貴的話,可以去政府醫院。

公共廁所收費貴的話,可以選其他的公共廁所。

然後,他又大秀他的“無消費稅炒飯”。

他說人民付了消費稅,就可以拒絕付給酒店或餐廳服務費,引起酒店餐飲業不滿。

事實卻是:消費者不止被要求付服務費,政府還要在服務費上附加6%的消費稅。

總之他的理論就是:不想付消費稅的話就不要光顧。

他也要求商家自己吸納消費稅。

網民們譏笑他愚蠢的時候,他反擊說自己一點都不笨,因為他在大學里修得學分(CGPA)3.85,遂有了“3.85部長”雅號。

爲了轉移課題,他想學當時是農業部長的伊斯邁沙比里挑起種族敏感,怪罪商家趁GST提高物價,問人民“商家以什麽人居多,他們支持誰?”

(Siapa ramai yang peniaga di Malaysia? Mereka ini sokong siapa?)

看看吧,我們的部長素質,就是善於玩弄種族與宗教課題,現在如此,將來也依然如此。

《砂拉越報告》曾報導,505大選後,納吉曾從其私人戶頭“派錢”給至少三人,其中一位就是阿末馬斯蘭,他領了200萬。

另兩位是國陣後座議員俱樂部主席沙里爾(100萬)》和一名公帳會成員Ermieyati Samsudin(5萬)。

只有沙里爾承認收了100萬,說是供其議區開銷,問那有什麽問題?

對這個國家,你還能存著任何希望嗎?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本土的新闻看来给人们很多负面能量,可能考虑写些正面的新闻。

· 康華 · said...

的確如此,但也不能因為這樣而讓惡行掃入地毯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