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7, 2015

國行被邊緣化?

今天讀到報導,國防部向國會提呈《1973年武裝部隊基金(LTAT)法令》修正案,要求削減該基金投資委員會成員,不再包括國行總裁或副總裁在內。

這是繼年中,KWAP(公務員退休金)投資局尋求財政部代表取代國行代表後,第二個要求剔除國行代表的政府投資機構。

KWAP便是貸款40億給SRC,原是1MDB的子公司,現由財政部持有。

去年年尾至今年初,有4200萬元從這家公司轉入了納吉私人戶口。反貪會還在調查此案。

今天,納吉就自圓其說,說GLC和財政部機構捐款給政黨和政治人物,是爲了履行其“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這些GLC能夠以“企業社會責任”名義隨意捐款給政黨和政治人物,包括反對黨和反對黨員?別異想天開了!

他是想為其26億和4200萬獻金合理化而“脫罪”嗎?

言歸正傳。

我想,國行和財政部,更正確一點,是納吉和潔蒂“交惡”,應該是因1MDB課題開始吧!

除了國行從KWAP投資局名單被剔除,並由財政部代表代替,當納吉宣佈成立《經濟特別委員會》的時候,裡邊也沒有一位國行代表,更甭說潔蒂本身受委了。

上個月,當興業發售附加股,財政部和國行竟然各設條件予身為大股東的Aabar,讓人驚呆。

這次,國防部也向財政部看齊,要把國行踢出其投資局成員名單外,以免“礙手礙腳”。

順帶一提,LTAT總裁(Chief  Executive)羅丁(Lodin Wok)身兼多職,自納吉擔任防長時就已擔任總裁至今,也是1MDB主席。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