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4, 2015

天涯追蹤到澳洲

潘儉偉和阿魯的1MDB辯論會,會不會在星期五如期舉行?

有人樂觀其成、有人百般阻止,議長班迪卡更莫名其妙以辭議長職做威脅。我心想,有人會在意他辭職嗎?萬一潘儉偉和阿魯兩人真的來場辯論,那他是不是當真下臺?

連新官上任的公帳會主席哈山阿里芬也改口附和班迪卡。

無論如何,如此鬧一鬧,辯護會最後大概也就無疾而終,淪為一場鬧劇。

上週末,阿魯接受馬新社訪問時說,有信心在年底通過脫售能源資產、土地和股份,解決1MDB的420億債務,如下:

1.脫售Edra能源 160億
2.IPIC股權債務交換(debt equity swap) 160億
3.脫售大馬城土地和股份 110億
總數                          430億

和IPIC的股權債務交換,就是之前提的資產交換(exchange of assets)。

阿魯算到總數430億,我想他是將政府年初借給公司的9.5億算進去。那時,1MDB要求政府注資30億,結果內閣只批9.5億預備金(standby credit)。

(請參閱《請不要動用人民的血汗錢!》16/03)

從數字看,似乎很理想,但我覺得這仍不足以解決1MDB的債務問題。

阿魯不可能忘了利息這回事,因為他自己也透露,公司每年要償還的利息高達25億。

那5、6年下來,利息已經多達150億了,我們也知道公司借錢還利息,包括去年向阿南達借的20億,今年也向IPIC借貸,這些都將以股份或資產解決,阿魯就沒有將這些數字算進去了。

我認同敦馬說的,公司以低價向政府購買土地,然後以高價售出,就算公司有能力解決債務,仍要將詐騙公司的元兇繩之以法。

當然,要將犯罪元兇繩之以法,談何容易。

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何況是人?在金錢政治里,有錢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誰管你的錢是從何管道取來?

雖然納吉代表律師已經表明將在國內起訴《華爾街報》,該報昨天繼續爆料。

該報聲稱,從總稽查司報告和Deloitte文件取得的資料顯示(這次又是誰將資料洩漏給《華爾街報》?),1MDB有筆23.2億美元資金(馬幣99.8億)經交由澳洲一家進行高風險投資,叫Avestra的管理基金管理,但這家公司目前正受到澳洲當局清盤。

據知,這筆資金來自開曼群島,源自與沙地石油的聯營投資,但在聯營計劃取消後,該筆資金就轉到開曼群島。

但,當初阿魯不是說這23億美元資金已全部撤回了嗎?還說其中12億回國,另11億存在新加坡的BSI銀行。為何會轉到澳洲這家Avestra管理基金公司?

如果報導屬實,那不證明阿魯再次講騙話了嗎?

我相信報導的可信度,因為,雖說12億已匯回國,但阿魯說不出這12億用去了哪裡,當時也有一筆利息到期,爲什麽不用這筆資金償還利息,卻向阿南達借錢?

此外,BSI也證實其戶頭里並沒有任何現金,等於否認有一筆11億資金匯了進去。

然後,財長首相和第二財長胡斯尼改口說這筆資金已換成了單位(什麽單位?)。

相信他們指的單位,應該就是交給了Avestra管理的基金單位。

爲什麽會看上Avestra把將近100億馬幣的資金交給它去管理?那就不得而知了。

《華爾街報》的報導,其實九月的時候,澳洲媒體就曾報導了。

當時的報導是,澳洲證券和投資委員會(ASIC)自去年12月就已開始對Avestra或涉及不法金融業務展開調查,如今卻驚傳這家公司正在清盤中,那1MDB的23億美元資金還安在嗎?

該報根據ASIC報告顯示,Avestra不止管理1MDB資金,也專注在協助投資我國低價股和倂購融資,其中包括當年炒得不亦樂乎的掛牌公司豐升(Harvest)!

無巧不成書,當時納吉長子納茲福丁(Mohd Nazifuddin)受委公司董事,股價從8分飆升將近36X至3元!被交易所列為“指定股”(designated counter)。

(豐升已在九月改名Anzo,目前價格19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