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5, 2015

小偷變英雄

去年寫過一篇文章《我害怕這些馬來NGO,多過擔心回教刑事法》(2014/05/29),提到近年來如雨後春笋的馬來NGO,其實比回刑法更可怕。

它們大都有個共同目標,便是“捍衛馬來人權益和回教尊嚴”。

它們還組成聯合會,一個叫MPM(馬來NGO理事會),還有一個叫ACCIN(回教NGO協調委員會)。

前者以維護“種族”權益為主,後者以“宗教”權益為主。

最為人知的馬來NGO,便是伊布拉欣的土權,敦馬還是土權的顧問。

此外還有去年頻頻抨擊華人為欺壓馬來人的「入侵者」的ISMA(大馬回教連綫),最近似乎靜了下來。

還有一個叫PEKIDA(大馬回教福利及宣教組織)的,本州也有分會,由曾經自封沙巴蘇丹的阿克占擔任州主席。

這些親政府的馬來NGO,每年都獲得政府撥款。

在吉隆坡劉蝶廣場鬧事的暴力份子,其中有來自PEKIDA的成員,包括被逮捕的阿里巴哈隆(Muhammad Ali Baharom),綽號拳手阿里(Ali Tinju),他也是馬來退伍軍人協會主席。

這位阿里還自稱他是《一個大馬盟友秘書處》(Gabungan Sahabat 1Malaysia secretariat)的協調人。

當年糾眾到前律師公會主席安比嘉屋門前搖屁股的仁兄就是他,在上個月納吉臨陣缺席的《知無不言》對話會上鬧場的也是他。

有沒有發現這些愛鬧事的馬來NGO成員都有一個共同點?

包括這位阿里和另一位被捕的部落客Papagomo在內,仔細看一看,他們其實都不是正宗的馬來人,他們都是嘛嘛。

我在想,是不是因為要顯示他們是馬來人,所以這些嘛嘛處處要表現得比馬來人更像馬來人?

所以他們特別捍衛他們的“種族性”和“宗教權益”,也特別維護國家最高領袖們。

劉蝶廣場發生的事件原本就是一宗偷竊案,但在這些極端份子的煽風點火之下,它就變成了一宗種族糾紛的問題。

偷手機的無業青年沙魯(Shahrul Anuar Abdul Aziz)受寵若驚,不明所以的在一夜之間成了民族英雄。

有看到他的辯護律師將他的雙手高舉起來嗎?

這個國家所有的是非曲直、黑白對錯、善惡正邪,已變得本末倒置,愈來愈難辨別了!

1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康华老大,你忘了Isma主席。他好像也是拍卖Patriot车牌组织的主席,看来政府不直接地资助他们。

· 康華 · said...

是另有其人吧?

Anonymous said...

对,记错了,好像是PPIM和yayasan patrot negara malaysia。

Anonymous said...

记住此冤,来日必还!

· 康華 · said...

大家都知道他的詭計。

Anonymous said...

还记得“教堂十字高高挂“事件吗?才发生不久,大家怎么那么善忘?当时我们的内裤部长不也是说会对付那些煽动者吗?然后???现在???

我把他的承诺拿去喂狗。隔天早上发现狗狗死了。

Anonymous said...

他们策划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相信把买卖华与民憎剩下的少数选民都典当掉。

其实我最看不顺眼的就是火箭那倚老卖老的姓林老头,要求成立皇家委员会来彻查事件。赵明福的神秘坠楼案不是也成立皇家委员会来彻查吗?然后呢?拜托别只顾讨好巫裔选民而忘了该做的。 

今天他们打人砸车,明天会是什么?相信还会更多类似是事件等着娱乐大家。最重要的是如何才可以一劳永逸的让他们知难而退?他们最怕啥?想一想?

Anonymous said...

还记得性爱二人组吗?他们两可没有设路障,砸车,打人。而这两只bapahomo,ali tinju可搞大了。我不奇怪他们很快会没事。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原因。然而我们华社到底有没有想过要如何杜绝他们下一个鬼计呢?他们最怕啥?

Anonymous said...

如果有人问我的户口有没有存进26亿?我会很直截了当,大大声的回答,没有。如果事态严重,我会公布我的户口,以终止一切不利于我的传文。这是最简单的。

而他没有这样做。大家心知肚明。心是心里有鬼的心。而肚是肚懒的肚。

Anonymous said...

这两天它们还在时代广场闹事,掌掴了一个十六岁的兼职的女店员后,又借偷眼镜后打店里的经理!看来是有计划的。

Anonymous said...

为什么总警长没有很紧张的测查是谁设路障而只针对网民?谁干的?还用问吗?

· 康華 · said...

其實很多問題我們都已知道答案了!種族和宗教對他們來說是最有利的武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