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0, 2015

查我者,我必查之........

有些事件接踵而來地發生,你不能不懷疑,爲什麽會有那麼多的巧合。

像武吉阿曼警察總部昨天忽然失火,總警長卡立很快就推文說,被燒毀的只是些放在10樓走廊不重要的文件,10樓是刑事調查組行政辦公室。

卡立的推文,讓人感覺此地無銀三百兩。

他要民眾停止造謠,但際此風聲鶴唳的敏感時刻,難免讓人產生種種聯想。

但願一切只是巧合吧!

提到公帳會的人事變動,國會副議長羅納建迪(Ronald Kiandee)說,必須等到10月的國會議會,重選主席和成員才能運作。

他指根據議會常規82(1)條,公帳會必須由各政黨組成才算完整,隨著主席和另三名成員升上正副部長,公帳會已經不完整。

較早前,公帳會副主席陳勝堯指他可以代主席,而根據議會常規第83(3)條,只要有4名成員包括主席,公賬會就可以正常運作。

針對這,羅納說,由於主席和3名成員位子已經懸空,公帳會成員已經不完整,因此有必要重新遴選。

三名升任當副部長的成員,是否也需要辭職呢?因為國會常規77(4)條只說公帳會主席或成員不可兼任部長職,副部長職位受不受限呢?這點羅納沒有提到。

不過,羅納自有他的道理,這意味著公帳會必須等到10月重選後才可以重新投入工作,到時國會只投選來自國陣的另外四人代表,還是所有13人選都要重選呢?

如果整個公帳會成員必須重新遴選,他們會不會乘機把潘儉偉也“順帶”撤換掉?之前,他們不是說潘儉偉不該在公帳會里嗎?

令人擔憂的是,如果新的公帳會成員,尤其是來自國陣的8名代表,都是些唯唯諾諾的成員,成立新的公帳會,1MDB案還要不要查,還查得下去嗎?

也很納悶的是,爲什麽是副議長羅納針對此事發言,爲什麽不是議長班迪卡呢?

還記得班迪卡嗎?幾個月前,敦馬說他將會辭去議長職,他矢口否認,隔天卻又改口承認,卻強調他不是對首相不滿,而是對他辦公室廁所的裝修不滿。多荒謬的理由!

他承認他曾見過敦馬。我相信他曾把他的不滿向敦馬宣洩,可能也表露想辭去議長職,過後卻臨陣退縮,所以敦馬才“替”他向外宣佈。

針對公帳會是否需要重選,議長不發一言,反由副議長代言,就顯得有點不尋常。

昨天提到1MDB調查特工隊成員,總檢察長被革職,武吉阿曼政治部總監換人。

今天讀到這個政治部正在調查國行里四大重要級人馬是否涉嫌貪污。這四大重要人物,國行總裁潔蒂赫然也在其中。

另外三人便是之前和大家報告的Nor Shamsiah Mohd Yunus(國行三位副總裁之一)、 Shamsuddin Mahayidin(外匯行政部主管)和Abdul Rahman Abu Bakar(金融情報及執法部主管)。

目前還無法鑒定這則新聞的可靠性,屬實的話,潔蒂可能也會面對如慕以丁和阿都甘尼同樣的厄運而被撤換。

還是要說她是咎由自取,從早期未對洗黑錢的大人物採取行動,反而吊銷涉嫌以“hawala”方式匯款的錢幣商,到最近對1MDB事件默不作聲,我相信她對1MDB事件清清楚楚,默不作聲也罷,卻沒有採取應做的行動,這點她早就失職了。

既然她知道甚多,人家難道還不將她去之而後快嗎?

也許你會像我有個疑惑,開始時不是納吉指示總稽查司和公帳會對1MDB帳目進行調查的嗎?為何現在好像有人又千方百計想要終止有關對1MDB的調查?

我想,剛開始的時候,納吉只說要調查1MDB的420億元貸款,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匯入他私人戶頭的七億美元(馬幣26億)會被人意外發現,但他又不能否認,所以只能重複說他沒有動用那筆資金做私人用途。

明白了這點,整個謎團也漸漸地被解開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