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4, 2015

從一宗偷手機事件說起..........

吉隆坡劉蝶廣場接連兩天發生的暴力事件,在我看來,原本只是一宗偷竊事敗惱羞成怒糾眾鬧事案件,但有人利用此事擴大成一場暴動,背後的動機是值得人懷疑的。

尤其是看到納吉首相很不尋常地很快站出來,要“網民停止造謠,勿讓風波演變成種族課題”、怪“社交媒體發佈假消息”、歸咎“媒體太過自由是時候重新審視自由寬度”,甚至要“以煽動法令對付散播種族仇恨者”的時候,你就覺得當中或有古怪了!

它是種族問題嗎?可能我隔岸觀火吧,當事情剛發生時,我壓根兒沒有將它和種族問題聯想在一起。

事發後,爲什麽社媒平媒一直刻意強調它不是種族問題?我覺得,你愈要強調它不是種族問題,它就愈是種族問題。

理由很簡單,因為有人蓄意要將它“昇華”成種族仇恨的問題。

滋事者,來自PEKIDA等NGO成員;還有那位部落客,不是他們的部落槍手嗎?你如何撇清他們的關係,說它不具政治因素?

就像老子說的: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當大道沒有了,仁義就顯得特別重要;當人有了智慧,虛偽狡詐的人也多了;當家庭關係薄弱的時候,社會特別需要提倡孝道;國家陷於混亂的時候,也是最需要忠臣出現的時候。

雖然比喻不是很適當,簡單的意思就是說:你越要把它強調出來,它就越是不存在。

倒過來說就是:你越刻意否認一件事,那件事就越刻意存在。

不知有心者最後有沒有得逞,剛成立「新希望運動」的回教黨署理主席末沙布就譴責“有人故意將此事扭曲成種族課題,以掩蓋現有1MDB等多項醜聞”。

像1MDB,現在已演變成追查“洩密者”,而非“犯罪者”。太滑稽了吧!

是的,人民很容易就被轉移視線和被轉移焦點,可能也因為國家有太多太多問題了吧,造成人民往往就很容易顧此失彼。

好如前陣子的瑪拉澳洲買樓醜聞,大家好像忽然都遺忘了。

直到今天,看到一則新聞,說有31位領取瑪拉獎學金到英國和愛爾蘭升學的學生,卻因為瑪拉沒有錢,而被通知獎學金已被取消。

開學在即,這些學生該何去何從?

瑪拉也夠離譜吧!有錢在澳洲買貴樓(據說也有在英國倫敦買樓),也說因為買樓而賺了好幾千萬元,如今卻沒有錢提供獎學金給這批已經已獲批准的學生去讀書,這不是自打嘴巴嗎?

瑪拉的理由是:國家經濟走勢和兌換率的波動。

難道瑪拉每年在做預算的時候,沒有將這筆獎學金算進在內嗎?

說回納吉針對劉蝶廣場暴動的談話。

可以預見,政府將趁此機會“限制太過自由的媒體”,尤其是社交媒體。

你可以阻止人民開口,你可以禁止人民上網,但,人民的想法,你限制得了嗎?人民的心,你封閉得了嗎?

2 comments:

KC said...

肤浅的批论。

· 康華 · said...

為何?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