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9, 2015

天欲其亡,必先令其瘋狂

如果我是諾加茲蘭,我會拒辭公帳會主席職,也拒絕接受轉任副內長。

他昨天獲悉受委副內長後的言論,與他之前的大義凜然,可說是前後判若兩人。

不久前,他還批評財政部沒有交出所需文件,未給予充分合作。

幾天前也聽到他說,調查1MDB是“他職業生涯中最艱難的任務,并認為此任務可能讓他在下屆大選失去國會議席,但他已做好心理準備”。

他連要傳召的人物以及工作的進度表都已擬定好,預計今年年底就可以將調查報告做好,還說要以他的專業與經驗帶領公帳會進行調查,直至1MDB調查案結束為止。

而且,下月4及5日就要傳召1MDB總裁阿魯和第一任CEO沙魯,9月傳召劉特佐等7人出席聽證會,如此重大的調查工作有待完成,不止關乎公司也關乎國家,他怎能這樣一走了之?

但,隨著受委入閣,他似乎毫不遲疑地接受了新職位,還說公帳會必須暫停對1MDB的調查工作三個月,直至新任公帳會主席就任為止。

諾加茲蘭說要暫停三個月,因下次國會會議在10月19日,那時才由國會選出一名新主席。

我心想,這位仁兄態度改變得也太快了吧!1MDB調查還在進行中,他身為主席,總不能如此卸下不管了吧?

就算他卸任,公帳會里還有其他成員,難道他們不能從中另選主席,或由副主席代任,為何需因主席辭職而停止調查呢?

而且,他有沒有想過,這可能是個調虎離山計,有人故意要打亂1MDB的調查工作,他竟然這麼容易上當?

不過,公帳會副主席陳勝堯指出,根據國會常規77(2)條,公帳會成員的最低人數只要六人。公帳會成員13人,除掉“升官”的諾加茲蘭和另外三人,公帳會還剩9人,仍然超過法定的六人!

也值得探討的是,根據國會常規77(4)條,公帳會主席或成員不可兼任部長職,但諾加茲蘭和另外兩人皆受委副部長職,唯威弗烈(Wilfred Madius Tangau)受委科藝部長。諾加茲蘭等三人是否不受此限呢?

除了公帳會的變動,副首相慕以丁和總檢察長阿都甘尼被撤職,也都是今天的頭條新聞,詳情這裡不再贅述。

前天,慕以丁還高調談論1MDB,包括納吉不聽他勸告,他是從《The Edge》得悉1MDB事件等等。

相信當時他一知道他將在醞釀已久的內閣重組中被撤換,否則他不會那麼敢於發表對納吉不利的言論。

至於總檢察長阿都甘尼以健康理由“被”辭職,連他自己事先也不知情。

其實他的任期今年10月就到期,是什麽因由導致他必須提早卸任?

而且,特工隊的調查焦點不是在“洩密者”嗎?那對納吉應該有利,爲什麽要將他革職呢?

我懷疑是因為總檢察長說漏了嘴。

在特工隊宣佈凍結六個銀行戶頭的時候,曾傳出其中兩個就是納吉的戶頭。

就此,阿都甘尼才作出否認,說納吉的兩個戶頭,一個已經在2013年以及另一個在今年三月關閉。

相信納吉因此不悅,因為這樣就等於間接透露了,那兩個戶頭的確是屬納吉所有。

難怪納吉并沒有否認有關資金是否匯入他的個人戶頭,他只能重複強調他并沒有動用1MDB的資金在個人用途上。

大家只把注意力放在內閣重組、公帳會四名成員(包括主席)入閣,副首相慕以丁和總檢察長阿都甘尼被革職的新聞上,大家可能忽略了另一則可能相關的新聞,便是警察政治部昨天也有一項人事變動。

原任武吉阿曼警察總部行政部總監(Management Director)的弗茲哈倫(Mohamad Fuzi Harun),今被調任政治部總監(Special Branch director)。

根據《人民郵報》報導,政治部是武吉阿曼的情報部門,“負責搜集、分析和處理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的情報,將情報提供給其他相關部門或機構”。

這個政治部也是1MDB調查團隊成員之一,向總警長卡立報告。

讓我想起,特工隊的另兩名成員,國行總裁潔蒂和反貪會主席阿布卡欣的地位,會不會也受到影響?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