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 2015

要忠臣,不要良臣

哈哈!之前曾和大家談論,國家需要良臣不是忠臣(《1MDB:國家昏亂出忠臣》30/6),週末的時候,就讀到納吉慨歎:忠臣難尋,爲了確保黨與領導的團結,他更重視部屬的忠誠多於才能。

看看那幾位天天在自講自爽頻鬧笑話的部長,你不能不質疑他們的IQ到底有多高,你真想找個洞自己鑽進去。

這個國家還有前途嗎?政府還在談論朝向2020年宏願?先把當下經濟搞好再談吧!

難怪敦馬幾年前就說了,國陣里沒有人才,人才都去了反對黨。

老子也在三千年前說了,「國家昏亂有忠臣」,他指的忠臣,應該就是這類的“忠臣”吧!

納吉不要人才,他只要聽話的臣子,這不就是古人說的“愚忠”嗎?這些都是“忠心耿耿”對上頭唯命是從的臣子,對百姓來說,是大幸還是不幸呢?

諾加茲蘭以“更有挑戰性”為由棄公帳會主席職而接受副內長職,聽證會還如不如期舉行?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至於誰將取代諾阿茲蘭位子?已經有傳言說安奴亞慕沙將接棒。

安奴亞是誰?他便是上個月任期剛剛屆滿的前瑪拉主席。

但是,瑪拉購樓醜聞解決了嗎?除了讀到巫青副團長凱魯阿兹萬(Khairul Azwan Harun)要告拉菲茲外,如許多醜案一樣,現在似乎又沒有下文了。

安奴亞當時身為瑪拉主席,他不能以卸任為由而自認清白。

以這樣的情況,安奴亞還適合擔任公帳會主席嗎?

還有,公帳會主席人選,必須來自執政黨嗎?

國陣人才凋零,你會發現,很多過氣部長級人物,落選或“退休”後都不愁沒有工作,因為首相會安排各種職位給他們,尤其是GLC主席等職位。

說過了,都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忙著對領袖表示“忠誠”的臣子委實不少。

現在,大家似乎不再否認到底有沒有那筆錢匯入私人戶頭里了。

反而有人說,是不是、有沒有,那也不關別人的事,因為那是個人的隱私。

也有人說,那是一筆政治獻金,首相只是代巫統保管那筆獻金,這個很正常,過去的黨主席也曾那麼做。

針對這,敦馬已經否認,說他當首相的時候沒有那麼做。

看樣子,納吉將當年州首長慕沙阿曼的4000萬政治獻金醜聞搬過來重演,只是這次數額翻了65倍變26億,主角從一州之首變一國之相。

若真如此,那一開始時爲什麽支支吾吾,不直截了當地承認呢?

納吉也變得理直氣壯起來了,他說,如果反對黨公開它們的獻金來源,那國陣也準備那麼做。

他甚至大言不慚,說1MDB沒有動用到人民的錢,因為那420億元都是貸款。

他沒有提到的是,做為GLC,萬一1MDB拖欠并無法償還貸款,政府就要代它還債,就像PKFZ那樣,那還不是人民的錢嗎?

就算不是人民的錢,就可以胡作非為嗎?

納吉這樣的思維,真的很有問題。

讓我想起許多年前,州民拒絕在本州東海岸設立燃煤發電廠的時候,最後,納吉宣佈在拿篤的聯土局墾殖區建發電廠,他的理由是:因為聯土局墾殖區是屬於聯邦的土地,因此他有權力做決定,州民不能反對。

他似乎不知道,州政府撥出土地給聯土局(FELDA),目的是協助當地土著有土地自力更生,不是讓你來建發電廠的。

唉,有這樣的領袖,真是人民的大不幸。

說離題了,就此打住。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