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0, 2015

是誰取走了我們的自主權?

本來不想寫這個題材,今天看到首長慕沙也認真起來,說州政府早已向聯邦爭取基設水電供等自主權,就覺得很可笑。

既然有向聯邦爭取這些自主權,不知結果如何?

其實,這些不是我們早就應得應有的權利嗎?為何如今落得需要去“爭取”的地步?

說的就是最近忽然又“熱門”起來的州自主權。

為何會忽然“熱門”起來?都是因為首相兩周前訪問鄰州的時候,忽然“答應”考慮給砂拉越更多的自主權。

聽清楚,首相只是“答應”砂拉越而已(給更多自主權),他並沒有提到沙巴,那是因為砂拉越州選要到了,首相只要收買那裡的民心而已。

首相沒有提到沙巴,至少我在英文報讀到的是這樣,但不知怎的,華文報的報導卻是:納吉準備讓東馬州擁有更多自主權,然後標題就變成沙砂兩州,把沙巴也包括進去。

相信也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吧!跟著,幾位州部長(可能也是記者就有關課題訪問他們)就對首相的承諾大表歡迎,看得我一頭霧水。

也許,我們都是比較被動吧,很多課題,我們都不會主動去爭取,要等到別人提出來了,我們才會去“響應”。

石油稅不也是一樣嗎?在野議員早就要求20%石油稅了,州政府卻說不需要,因為聯邦平時的撥款,已經不止石油稅的數額。

一直到砂拉越新首長上任,鄰州也要求提高石油稅至20%的時候,我們的州領袖才改口氣說,其實我們之前都有向聯邦要求,只是沒有對外報告吧了!

如此自打嘴巴,誰相信?

更早前,三年前吧,納吉不想發石油稅給半島的吉蘭丹和登加樓,就說要研究如何將那裡的石油收益,以公益金(wang ehsan)替代石油稅(oil royalty)給這些東海岸州。

他提的東海岸州,還包括他本身的州屬彭亨,但彭亨并沒有生產石油。

他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來研究,為期六個月。研究的結果如何?媒體沒有報導,但彭亨卻得到了一億元Wang Ehsan,讓登加樓大為不滿。

我們這裡的朝野州領袖卻表錯情,以為首相要提高石油稅給半島的產油州,也紛紛在報上發表偉論,說東馬兩州豈可例外。

結果當然什麽也沒有,石油稅仍然保持5%,州領袖們也乖乖不再吵。

今次砂拉越又提出自主權課題,相信本州領袖原本興趣缺缺,因為知道機率不大,只好隨便回應一番。

沒想到砂首長阿德南來真的,言猶在耳,就看到他已確認要向聯邦“爭取”的八項權力下放,包括:法律、體育、環境、財政、運輸、州公共工程、教育及其他事項如保健、福利、旅遊和漁業等。

包括其他事項在內,那就不止八項。

看到鄰州這麼積極,本州總不能沒有一點反應吧!於是,今天看到首長慕沙發表文告說,本州將在鄉村發展計劃方面尋求自主權,包括早前已提出的道路基本設施和水電供等計劃。

你沒有讀錯,鄰州向聯邦要求八大權力下放,本州卻只要求一項:鄉村發展計劃里的基設水電供自主權吧了。

當然不是說這些基本設施不重要,不要說只在鄉下,市區也不例外,我們飽受爛路停電停水之苦也太久了,但,還有許多大課題,難道我們就很滿意嗎?

如此胸無大志,我們的要求也太少太微不足道了吧!

幾天前,慕沙首長還叫人民不要將當年的《20條款》政治化呢!

這本來就是一項政治課題,怎能說不要政治化?

當年,就是我們的英明領袖,自願將我們應有的基本權利拱手讓給聯邦的。對我來說,《20條款》早就名存實亡了。

(請參閱拙作《沙巴《20條款》失效?》29/05/2012)

名義上,我們似乎只剩下移民權和土地權仍在州政府的掌控中。

但真是如此嗎?若是,為何我們無法處理非法移民和假身份證問題?在移民權方面,我們只能做到“禁止反對黨領袖入境”,對這些非法移民卻束手無策,這不是很諷刺嗎?

砂拉越能不能得到它所要求的自主權?不妨靜觀其變。

不論結果如何,一旦州選過後,相信這個課題也會淡化下來;納吉可以給很多的承諾,他會成立很多的委員會去進行研究,但你可以不必當真,根據以往經驗,最後都會沒有了下文。

州領袖照例敷衍了事,百姓只能空歡喜一場。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砂州所提出的教育自主权,正是应对了纳吉需要选票的时机。这个难遇时的机应该好好保握,恢复英文教学,再加上二十巴仙的石油税,砂州将来肯定会领选其他州属。砂州行动党应该脱离母党控制,勇敢地加入州政府,代替人联党及从内改革,前途应该无可限量,砂州肯定是大马净土。

· 康華 · said...

反觀我們這裡:百犬吠聲

Anonymous said...

看来要把孩子送去砂州读书了。

· 康華 · said...

言之過早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