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7, 2015

七億美元的神秘捐獻者

從《砂拉越報告》今天刊登的最新文章,我們可以獲悉,那七億美元(正確數額6.81億美元)的來龍去脈,神秘捐獻者的身份昭然若揭。

讓我將重點總結如下:

a)19/3/2013:1MDB通過高盛售債籌措30億美元(馬幣約117億元),債券限期10年,利息4.4%,扣掉高盛費用,1MDB只取得27億美元,融資成本高達10%!

b)財政部為這批債券發出「支持信」(Letter of Comfort),等於是政府擔保。

c)兩天後,也就是21/03/2013,6.20億美元通過瑞士駐新加坡Falcon Private Bank進入了納吉在阿馬的私人戶頭。Falcon的母公司是Aabar,Aabar的母公司是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IPIC)。

d)四天後,25/03/2013,0.61億美元通過英屬維京島的Tanore Finance Corp,再次進入納吉的阿馬銀行戶頭。Tanore的母公司也是IPIC。

e)這之前,在12/03/2013,1MDB和Aabar簽署一項50:50聯合發展TRX協議,投資價值180億。1MDB所籌的30億美元是其50%部份,但Aabar並未投入一分錢(有關協議已在去年取消)。

(這點與1MDB在2009年投資10億美元在與石油沙地聯營的JV Co如出一轍,石油沙地亦未在JV Co投入一分錢,反之其中7億美元還從JV Co匯去據稱是劉特佐的Good Star公司戶頭。)

f)Falcon是在2009年被Aabar收購,那時Aabar主席是Khadem al Qubaisi。到了2013年,主席換成從副主席升遷的Mohammed al-Husseiny。兩人皆出席當時在吉隆坡進行的簽約儀式。

g)據說Mohammed al-Husseiny也融資了納吉繼子Riza投資的電影《The Wolf of Wall Street》,製作經費一億美元。Mohammed為何願意無條件地為Riza融資?這其中有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或利益上的回饋?還是,真正的融資者是劉特佐?

h)今年6月,IPIC和Aabar注資10億美元給1MDB,以償還一筆10億美元貸款。這10億元資金附帶著甚麼條件?胡斯尼含糊帶過,說它不是貸款也不是債務,而是一項商業交易。

i)除了上述30億美元債券,Aabar也涉及替1MDB通過高盛發售另兩批總值35億美元債券。

讀了上述事件的演進,是不是可以說,七億美元的捐獻可能來自Aabar、Khadem al Qubaisi或Mohammed al-Husseiny?

聽起來又很熟悉,兩個月前曝光的瑪拉澳洲購樓案,澳洲報紙《The Age》報導,瑪拉在澳洲投資1780萬澳元產業,卻要求對方將價錢提高至2250萬澳元,對方再將475萬澳元“回扣”給對方。

根據同樣的operandi,1MDB通過高盛/Aabar售債共65億美元,最後一批是上述30億美元債券,對方“回扣”7億元,這筆“回扣”便進了某人的私人戶頭。

所謂的政治獻金,大概便是這樣來的。

http://www.sarawakreport.org/2015/08/was-aabars-khadem-al-qubaisi-connected-to-your-secret-donation-prime-minister/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不乱说,一切交给有关单位去调查
可以交换个链接吗?
http://xin30.blogspot.com
谢谢

Anonymous said...

這推論合情合理,離事實不遠矣!

· 康華 · said...

越說越露馬腳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