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3, 2015

敦馬什麽也不要,只要換首相

敵人的敵人就一定是朋友嗎?敦馬未必認同。

大馬律師公會前主席現是大馬人權協會(Hakam)主席的安比嘉說:若敦馬願意改變當前制度,而非只是把納吉換掉,那她願意和敦馬合作。

但敦馬根本不領她的情。

敦馬回應她說,他只要替換納吉,而非替換巫統和制度;制度沒有問題,巫統也沒有問題,只是內部的人有問題。

之前林吉祥也曾自薦和敦馬合作,說爲了“國家前途願超越政黨”,以將納吉換掉。

但大家都表錯情了,雖然大家目標一致,但動機不一樣,看來甚難成事。

其實,敦馬一早就先說了,他要納吉下臺,是因為擔心國陣會因他在來屆大選敗掉,他要“拯救”的是國陣,更貼切一點是巫統本身,不是國家。

(請參閱拙稿《敵人的敵人不是朋友》27/4)

明知敦馬有此“私心”,不明白為何安比嘉還要自討沒趣。

不知是否老懵懂,敦馬的言論,有時還真匪夷所思。

他還建議一旦納吉下臺,政府應該成立一個「長老理事會」,以協助新任首相治國。

如此一來,新首相豈非只是個傀儡,事事要聽命於這個「長老理事會」?

想當然,他將是「長老理事會」的首任/永久主席。

問題是,國家憲法里允許成立這樣的一個理事會嗎?我看全世界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有這樣的一個理事會吧!

除非所選出來的首相或總統真的太無能了。

聽起來好悲哀,國家真的沒有適合當首相的人才嗎?爲什麽還需要「長老」們來指示他如何治國?

或者不應這樣講,其實國家有人才,只是都在反對黨。

這也是敦馬自己說的:巫統裏面早已被朋黨文化霸完,拒絕有才幹者入黨,所以黨里已沒有賢能。

的確,放眼看,如果納吉下臺,黨里有誰是最適當的替代人選?

幾天前,全國監督與吹哨者中心(NOW)就爆料,指吉蘭丹巫統區部婦女組一名黨要Siti Zaleha Hussin一家三口,在大馬回教經濟發展基金(YaPEIM)身兼14要職,主席本身更身兼12職,每月領取15.5萬元薪水和津貼。

副主席即是該名巫統婦女組主席,她身兼7職,每月領取薪水和津貼4.6萬元。

YaPEIM是屬於首相署回教事務的一個慈善基金,負責管理公眾捐款。報導說它在全國有59萬名會員,每月定期捐款給該基金。

除此以外,NOW也揭露,有筆22.3萬元的水災資金下落不明,并質問該名婦女組主席,是否被挪用在今年4月的云冰補選?

針對此,目前未聞負責回教事務的首相署部長賈米爾作出回應。

從這,也可見挪用公款事件層出不窮。

想一想,如果一個區部的婦女組主席都如此“財源滾滾”,較高的在位者更可“貪”無止境。

提這點,因為與安比嘉提的“制度”有關。

與其說首相是人民選出來的,實際上,正副首相是由巫統選出來的。

鑒於國家的一黨體制,凡成為巫統主席和署理主席者,肯定在大選勝出時成為正副首相。

所以你說,正副首相不是由巫統選出來的嗎?連國陣其他成員黨都沒有說話的份。

而在巫統修改黨章落實“直選”制度後,不再由2500名中央代表選出領導層,而是由146500黨員通過191個區部來進行選舉。

我覺得,這樣的一個“直選”制度,其實還更容易控制選績。

如何?因為在新制度下,每個區部只有一張選票(satu bahagian satu undi),幾乎可以說,國家將由這191個區部來決定首相人選!

這樣的一個制度,是不是更容易讓「金錢政治」變得更猖獗?

假設每個區部獲得100萬吧,191個區部,只需要花區區1.91億元。

但敦馬說制度沒有問題。

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前面我只看到一片黑暗。

可以預見,在下屆大選,納吉仍然穩如泰山。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或许老马知道只有靠巫统才能换,所以他不领其他人的情。

· 康華 · said...

志同道不合,敦馬只是不忿人家比他“利害”而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