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 2015

GST 搜刮民脂民膏

可能是熱門題材吧,昨天寫的《因為GST,你沒發現RON97降了價,RON95沒降》,與上周的《李光耀“背叛”了沙巴和砂拉越》一樣,一夜之間就攀上了我那「本周頭條」榜首。

是的,政府對人民毫無誠意,雖說RON97需還GST而RON95不用,實際上兩個RON都保持上個月的價位,因為RON97的價格已經包含了GST在內,所以不用起價。

既然如此,那與有沒有GST又有什麽分別呢?

唉,真不知高官們的心態,他們真當人民笨呢,還是他們自己蠢,所以才會想那麼多層出不窮的愚民政策,叫人民哭笑不得?

GST開跑首日,在社交網站看到一個奇怪現象,便是人人競相將店家徵收GST的收據po在網上,有些是用手寫的,有些是打印出來的,有些是該收的,也有些是不該收的,看得人眼花繚亂。

說是“奇怪”現象,是因為大家似乎被轉移了焦點,開始接受眼前的事實不再抗拒。


直到今天,其實還有很多人,不止商家,連官員們也不肯定,哪些物品和服務需還哪些無需GST,名單一直在增減,報紙一點一點地說,有些物品,商家和官員說法各異,如何全部記得完?

至今我也還無法確定,比如一個原本有GST的物品,如果我到一家沒有GST的小店或檔口買,那我還需還GST嗎?

另一個令人覺得很不合理的現象,就是如Old Town所顯示的,一般餐廳和酒店除了徵收6%的消費稅還有10%服務費,現在10%服務費本身也會再徵收6%的消費稅;也就是說,之前顧客總共需還16%額外收費和稅收,現在總共需還額外16.6%費用。

這個政府愈來愈貪得無厭,剛開始時說必需品無需徵收消費稅,但後來GST的名單似乎愈來愈長,幾乎是無孔不入。

你可以說,既然事實不能改變,那就唯有接受。可以說,這就是做為平民百姓的無奈吧!

GST開跑的前一天,還聽到部長在重複之前的腦殘言論,說物價會下降。

這些人真應該到民間走一走才來說話。事實是,幾乎所有物價在GST之前已經先調高了,那過後就更不用說。部長還是不要閉門造車了。

你說,汽車不是跌價了嗎?那請問,多少人有買車的能力?

首相還說GST保證不加重人民負擔。請問他要如何保證?他那麼肯定嗎?

之前說過,對一個人民收入還未普遍提高的國家來說,實施GST是不適合的。

至少也要等國家成為如納吉說的高收入先進國後,再來落實消費稅不遲吧!

但國家已經捉襟見肘,國債高築,油價低迷,國庫空虛,高官揮霍無度,唯有透過GST來搜刮民脂民膏,國家財政才能維持下去。

和新加坡相比,我們是不是相形見絀?我們幾時才能成為高收入的先進國?目標愈來愈遙遠;2020年宏願,可能只淪為一個口號而已。

對沙巴人民來說,再100年,也只是個遙遠的夢想。

聯邦在好多年前就說要落實“東西馬統一價格”措施了,但幾年下來,聯邦唯一成功“統一”的,只有汽油價格。

但且慢高興,因為在“統一”之前,東馬油價一向是比半島來得低的,沙巴每公升低兩分,砂拉越便宜一分,但在“統一”價格後,半島油價變得與東馬一樣,東馬也不再享有較低的油價。

你能夠說這是成功“東西馬統一價格”嗎?但東馬一點好處都沒有拿到,反而是半島享有與東馬一樣的油價。

夠搵笨吧!

東馬物價一向就比半島來得貴,也是全國最窮的兩個州,這裡的最低薪資800元又比半島低,聯邦未想辦法提升東馬兩州的收入與生活水平,如今卻又來個GST,州民卻還依然默默地在忍受,真叫人百思不解。

老實說,落實GST,除了全國最窮的東馬兩州,受害最大的恐怕是他們。

而在這裡,自願自我矮化的州領袖對聯邦從來唯命是從,不會去為州民積極爭取,州民能奈他們何?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4月1日买了一个ENGLISH BREAD 的白面包,我也被抽GST. 大概没写明WHITE BREAD,所以被抽。

· 康華 · said...

奸麵包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