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4, 2015

財長管不完 全部基金

從財政部提呈的《2015年退休基金(修正)法案》,讓我想起去年財政部亦曾同樣提呈一項《2014年稅收局(修正)法案》,同樣是為財長在相關機關里尋求更大的代表權。

有關修正法案一旦通過,將賦權予財長在內陸稅收局成立一個投資委員會,并委任投資委員會的成員。

由於賦予財長權限過大,在稅收局名下成立投資基金也不恰當,備受爭議的修正條文終被撤回。

就如《The Edge》財經當時報導,政府已經擁有多達10個投資基金/機構,實在沒有必要在稅收局名下成立多一個基金。

如今財政部提呈《退休基金(修正)法案》,與去年提呈的《稅收局(修正)法案》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動機也雷同。

稅收局可拿國家稅收去做投資?真是匪夷所思。

拉菲茲的擔憂不是沒有理由的,假設KWAP的修正案通過後,財政部明年會不會又打EPF的主意,提呈另一項修正法案,把EPF也納入財長的權限?

拜託,一個1MDB已經弄到帳目不明還不夠嗎?去年要拿稅收局的稅收投資不果,今次若成功“取得”KWAP的退休金,EPF會面對怎樣的命運?實在不堪設想。

再看回頭,其實1MDB成立的手法與這也很相似。

大家知道,在登加樓還是由回教黨執政時,聯邦扣壓了它應得的石油稅,直至國陣贏回政權,聯邦仍然不願將石油稅直接發放給州政府,反之成立了「登加樓投資局」(TIA),負責將登加樓的石油稅收用在投資用途上。

當時納吉還是副首相兼防長,後來他和阿都拉掉換職位,改由阿都拉當防長,他當財長。

當時的最高元首是登加樓蘇丹米占再納阿比丁,在納吉從阿都拉接過首相棒不久,在獲得蘇丹的同意下,TIA獲得“升格”轉型成為一家聯邦機構,從此改稱1MDB。

1MDB變成財政部機構(MoF Inc)的GLC,直接向財長首相負責,由納吉親自當1MDB的顧問主席。

如今看回頭,登加樓蘇丹當時為何願意將原本屬於該州的TIA讓給聯邦政府?從媒體報導中似乎沒有明確的交待。

不過,在劉特佐接受《星報》的一項訪談中,劉透露他是通過蘇丹姊姊東姑拉希瑪的介紹而認識蘇丹陛下,兩人關係良好。

《TheEdge》當時的報導是:劉充當蘇丹的顧問,替他處理與該資金有關的事務。

從事情的演變來看,1MDB與登加樓州已完全沒有關係,除了當初從登加樓石油稅撥出來的60億注入1MDB加由聯邦擔保發行的50億元債券,沒有報導說登加樓之後的石油稅繼續注入1MDB。

如此說來,1MDB已不屬於登加樓所有,對登加樓來說,豈非賠了夫人又折兵?登加樓蘇丹當時為何會同意這樣的安排?那就不得而知了。

提到1MDB,總稽查司的審查進度目前如何?公帳會主席諾嘉茲蘭已不耐煩說道,不排除公帳會同時進行調查。

納吉的指示原本是:在總稽查司審查完畢後,公帳會才進行調查。

諾嘉茲蘭也對政府部門漠視公帳會的調查表示不滿。他說,如果這樣,公帳會沒有必要存在。

其實,之前我也說過,公帳會和總稽查署一樣,它們只能調查,要不要採取行動是執行單位的事。

政府部門對這兩個調查單位不當一回事,那也可想而知。

諾嘉茲蘭特別指名財政部沒有回應公帳會的提問。

爲什麽他不向財長投訴?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国根本没有一个独立的机关,再多的调查都没用。

· 康華 · said...

拖延時間,讓人民慢慢忘記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