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3, 2015

財長首相 金錢權力太大

未趕及在本季國會提呈二讀的《2015年退休基金(修正)法案》,相信仍會在下季(五月)尋求通過。

公務員退休基金局(KWAP)管理的正是公務員的養老金,2011/2012期間在政府的擔保下,曾分兩次借貸共40億給1MDB的一家子公司SRC。

SRC和1MDB一般操作神秘,在2012年獲得KWAP貸款後,即轉由財政部持有,原因不詳。

根據最新財報,公司面對1.64億凈虧損、1.15億資產縮減、負債總值43.4億元。拉菲茲說,負債的其中31億元不知去處。

政府提供擔保,難道最後由政府負責還回給KWAP,爛帳由財政部注銷?

副財長阿末馬斯蘭提呈有關修正法案,內容為何?是否與SRC有關?

拉菲茲反對此議案,并相信一旦此案通過,政府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公積金。

根據報導,有關法案尋求三項修正如下:

1. 撤除國行在KWAP投資委員會里的代表,由財政部代表取代。財長將可委任多達4位委員代表。

2. 擴大退休基金的投資範疇,範疇包括基設發展、天然資源和“任何其他領域”。

3. KWAP里的任何成員,包括董事成員、投資委員會或任何委員會成員在內,皆不可洩露公司未經公佈之資訊。違者可罰款至高10萬元、監禁不超過三年或兩者兼施。

拉菲茲說,去除國行代表并由財長委任的一名代表取代,這將賦予財長首相極大權力,缺少國行監管,等於財長首相將完全控制退休金局的投資。

退休金局投資成員目前有7名成員,其中3名已由財長委任,撤除國行的唯一代表,財長有權力委任多達4名代表。

可見修正案一旦通過,財長將牢控退休金局逾半的投資委員會成員。

沒有國行制衡,財政部會不會利用退休金進行更多可疑的投資?尤其是“任何其他領域”部份,將給予財政部無限操作的空間,包括高風險投資,這是讓人感到擔憂的。

就如投資在SRC的40億元去向,拉菲茲認為,此法案是為了退休金局若面對借貸提控所做的準備,包括保護之前的投資。

週末的時候,退休金局CEO Wan Kamaruzaman告訴《星報》說,是國行本身要求從退休金局成員除名的,財政部也已經同意,這是爲了避免出現利益衝突,因為國行本身也是監管者。

針對這,拉菲茲回應說,人民已經不信任退休金局、財政部或布城,國行必須保留在KWAP的投資委員會里,至少可以監督KWAP的投資。

拉菲茲也建議委任一名獨立稽查師作KWAP投資委員會成員之一,確保退休金局做明智的投資。

我可以預見拉菲茲的用心良苦,但老實說,國行並不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單位,它還是向財長報告,所能做的實在少之又少。

就如最近的1MDB課題,國行總裁潔蒂不是表現得相當無奈?

而幾年前數名高官大人物涉及洗黑錢導致資金嚴重外流事件,國行也無法採取什麽行動,最後唯有吊銷數十家進行hawala的貨幣兌換商執照了事。

再如這回退休金局借予40億元給當時仍是1MDB子公司的SRC,國行不是現有一名代表在其投資委員會里嗎?為何當時又沒有制止退休金局借錢給SRC?

提呈《2015年退休基金(修正)法案》,相信是要將之前借予SRC的貸款合理化。

SRC如今由財政部持有,財政部決定KWAP的投資,之前SRC是1MDB子公司,財長首相又身兼1MDB的顧問主席,無論之前或現在,KWAP在SRC的投資,很明顯的在利益上已經起衝突。

總括一句,身兼財長等數職的首相權力已經太大太大,這才是讓人萬分擔心的地方。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