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3, 2014

加影行動 V 卡立行動

加影補選,現在看起來更像是解決內部糾紛多過爲了防止巫統奪權。

加上出其不意的水供MoU,讓人覺得卡立找了巫統做靠山,以對立安華的加影行動。

最後,會不會讓巫統得逞,漁翁得利?

佛教就有句話說:「獅子身中蟲,自食獅子肉」。

有時候,最大的敵人,不是來自對方,而是來自自己啊!

雪州與聯邦簽署的水供備忘錄內容不能對外公佈,因為卡立說:那是官方機密。

他還補充說,也是爲了避免水供公司的市價受到影響。

我就很奇怪,爲什麽簽署MoU當天,有關水供公司或其母公司沒有暫停交易?這不是交易所的條例之一嗎?

四家水供公司是PUNCAK、SYABAS、SPLASH和ABBAS。

它們的掛牌名稱分別為:PUNCAK(也是SYABAS之母公司)、Gamuda(SPLASH母公司)和KPS(ABBAS母公司)。

卡立說不公佈是怕影響上市公司市價,詭異的是,之前之後,這幾家上市公司的市價都沒有異常的波動。

市場不為相關的MoU所動,這意味著甚麼呢?

既然簽署MoU的水供公司具有上市地位,那投資者/股東是否有知道備忘錄內容的權力呢?那還受到機密法令所限制嗎?

也覺得政府本身立場矛盾,一方面說要有透明度,另一方面卻將所有官方文件列為機密文件,那還叫什麽透明度?

黃潔冰則透露,雪州政府有責任公佈備忘錄內容,因為雪州已通過了《資訊自由法令》,卻因涉及聯邦政府,因需先經過複雜的法令程序。

拉菲茲說,簽署行動可能不合法,因為事先沒有經過雪州行政議會批准。

他說備忘錄是在簽約一小時前才做好的。

卡立有可能獨裁行事嗎?為何倉促簽約?

這點可能需要鄧章欽出來說明,因為圖片所見,當天至少有五位雪州官員出席見證儀式,鄧章欽是其中一位。

安華說,聯邦政府只给雪州一天時間的通知簽署備忘錄。

但卡立未必需要就範啊!

民聯領袖說得愈多,就愈顯得民聯內部溝通不良。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那所谓的備忘錄是在簽約一小時前才做好的?做么咁猖狂咧?
至于那个Langat 2卡立在2010年5月间不是在强调会导致雪州水费(tariffs)高涨100%吗?所以坚持反对!?

现在是念头急转或是语无伦次?

· 康華 · said...

明爭暗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