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8, 2014

聯邦引卡立入甕?

我忽然想起,月初的時候,上訴庭忽撤銷回教銀行對卡立的6687萬元訴訟案件,是否與簽署96.5億的水供MoU有關?

也就是說,原本自2008年糾纏至今,雙方互訴的6687萬元案,忽然就這樣一筆勾銷了。

長話短說,便是回教銀行要求卡立償還6687萬貸款。那是卡立在當Guthrie CEO時借貸的。

但,卡立也反訴回教銀行因錯誤出售他的股票,讓他蒙受嚴重損失。

媒體報導不是很清楚,我感到有興趣的是,既然回教銀行已賣掉卡立的股票,就算所得不夠償還所有貸款,所欠的餘款應該少過6687萬元,爲什麽銀行還是要他償還原來的數目呢?

我想,應該就是因為上次我提的回教貸款計算法,導致賣股所得只够還貸款利息的部份,母本原封不動。

問題是,拖延至少8年的案件,卻在加影補選課題出現後忽然急轉而下,然後雪州水供問題就宣告“解決”,這些接二連三的事件,不發生得太巧合了嗎?

然後,有謠言傳出來,說回教銀行撤銷卡立的欠款,是因為有達因在背後幫忙。

記得拉菲茲指達因和敦馬插手雪州問題嗎?

卡立當然否認這項傳言,說自己和達因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那,為何忽然和聯邦簽署水供MoU,叫“自己人”都措手不及?

阿茲敏就要卡立做解釋。

副首相慕以丁也調侃安華身為雪州經濟顧問,卻對簽約事件一無所知。

說到正副首相,像我昨天提的,為何簽約事件是在布城進行,正副首相為何會出現在儀式上?需要那麼大陣仗嗎?

你有看到首相納吉臉上詭異的笑容嗎?

背後還有什麽不為人知的安排,誰知道?

再益說得對極了,安華原本可拿水供作為補選的競選課題之一,但卡立偏偏欲與他作對似的,難怪引起安華不悅。

看來,卡立已打亂了拉菲茲/安華的補選戰略,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就是如此。

今天也讀到卡立的訪談,說有黨領袖要他將獻購價錢提高,作用為何?不言而喻。

這個做法和巫統的做法有什麽兩樣?

所以我說,公正黨有巫統濃厚的影子,因為前者里的成員很多都是從後者出來的。

我還嫌96.5億元的獻購價已經太高了呢!

老實說,我很懷疑雪州有沒有那個購買能力,聯邦為何又自願撥款29億(20+9)給雪州這個民聯州?

看來拉菲茲/安華已經低估了卡立。後者此舉,是不是對安華製造加影補選的一個無聲抗議?

昨天我說之前只想到阿茲敏有可能跳槽,沒想到卡立也可以來這一招。

今天就在《馬來郵報》讀到,說國陣上星期曾向卡立獻議,給他一個聯邦部長職位做,但卡立謝絕了有關獻議。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water-takeover-deal-leaves-anwar-red-faced

安華若知道有這樣一個獻議,難道還不緊張嗎?

跟著就有了前天的水供MoU。

不過,就像我昨天說的,那只不過是一份MoU,並沒有任何法律約束。

林冠英就舉檳城為例,說檳城也曾在2011年和聯邦簽署一份輸水協議,但聯邦至今都沒有遵守。

我覺得,簽署水供MoU只是聯邦的補選戰略之一,後續進展如何,但看補選結果如何。

至於是否引卡立入甕?還是卡立將計就計,爲了顯一點顏色給安華看?

究竟是誰認真,是誰逢場作戲?我們這些民眾,就當是看戲的傻子好了。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康华大哥,这就可能解释为甚安华要出手。毕竟,安华已经经过了风风雨雨,那些钱财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安华目的是希望能够扳回一切当初所受的陷害。民联三党里,回教党最忠诚,毕竟叛党的会被看不起,而且天天会被回教堂里宗教师诅咒下地狱。至于,雪洲赚不赚钱跟卡里能力没关系,只要没贪污,雪州照样富有。

Anonymous said...

现在不止是公正党里的人希望看看那合约的内容,就连雪州人民都要知道那合约为何会在“当机”了五年后突然刹那的说签就签了?
96.5亿不就是当年雪州政府意愿给又被4条虫所拒绝的?太顺摊了!还是卡立有神通?

Thiam Teck (1983 - ?) said...

我比較在意的是,通過這備忘錄下被收購重組的這些公司,其控制權是在雪州州政府手中,還是聯邦政府也有若干權力。可惜目前的報導也是不清不楚的。

卡立宣布競選公正黨署理主席了,真的是越來越精彩了。

· 康華 · said...

加影補選,現在看起來更像是解決內部糾紛多過巫統奪權,最後反而真的讓巫統得逞。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