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5, 2013

納吉在大選前的數字包裝和派錢策略


前陣子,讀到納吉宣佈馬電訊將派500元特別獎勵金給全國約27000名馬電訊員工時,心裡就很納悶,馬電訊員工又不是公務員,何須勞煩首相來做這些宣佈?

跟著不久,輪到慕以丁宣佈大馬郵政16191名員工也將獲派每人500特別獎勵金。

國會解散的前兩天,納吉又作出宣佈,這次是國油約4萬名員工,每人獲派1000元特別獎勵金。

報導也說,在這兩周內,納吉已經挪用逾6100萬元公帑,以「酬谢」逾8萬名這三家官聯機構(GLC)的員工。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些特別獎勵金不是來自GLC公司本身,而是人民的錢,所以要由正副首相親自宣佈,同時不忘呼籲這些員工在來屆大選要“明智”投票。

但,爲什麽只這幾家GLC員工獲得獎勵?難道其他GLC的員工表現不好嗎?

不知是否出於同一動機,聯昌銀行(CIMB)上下員工也免費獲配100股公司股票(等於775元)。

眾所周知,CIMB的CEO納西爾是納吉胞弟;上周,他說大馬政權若變,將影響我國招徠外資。

納吉的派錢政策,我相信並非他公關/智囊團當初為他推動Najibnomics時的原意,卻爲了提高來屆大選的勝算,不得不出此下策,落得今天處在欲罷不能的囧境。

若干年後,若說納吉留下了什麽,恐怕大家只能記得他的派錢政策和ETP下的數據包裝。

說到ETP,納吉也在不久前公佈了《2012年GTP和ETP成果報告》,不外都是一些理想的數據,至於理想是否符合事實,或事實是否符合理想,那恐怕是另一回事。

比如說,貧窮率已從2009年下降到去年的1.7%,家庭月均也從2009年的4025元升至去年的5000元,人均收入更從1957年的257美元(爲什麽這裡不是拿2009年的數據?)升至去年的9970美元(增幅4000%!),那是不是反映我國人民生活水平已經大幅提升?

那還有必要那樣無止盡地派錢給人民嗎?若把這些資金用在更有生產性有回酬的投資上,為國庫增加收入,是不是更加理想?

納吉一邊派錢,一邊卻不認同提高石油稅,說那將使國油陷入“癱瘓”狀態。

這不是很自相矛盾嗎?

說到此,讓我想到,納吉去年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以探討半島產油州的石油稅機制,結果如何呢?

記得沙砂兩州也嚷著要概括在內嗎?

該委員會的任期半年,如今已經8個月過去了,為什麽一點消息都沒有?

納吉也說,降低油價將使汽油補貼增加,那“將導致原本應該分配到長期生產性投資的資源輸往私人消費,帶來經濟災難”。

納吉有沒有發現,當下的派錢政策,不也是一樣嗎?爲什麽還派得不亦樂乎呢?

說回《2012年GTP和ETP成果報告》,報告說大馬人均收入已升到9970美元,兌成馬幣就是31000元,或每個月2600元。

我很懷疑這個人均數據的真實性。我們不能憑此而下結論說,大馬人的一般收入是2600元,因為我看到很多人的收入,其實還在這水平綫下。

懂得數學者應當知道,少數的極富,和大部份的極貧,平均起來,也可以達到很“樂觀”的2600元。

用成語來形容,就是「貧富懸殊」。

這才是國家要設法解決的基本問題,而不只是向人民炫耀說人均收入劇漲,因為人民的確感覺不到。

尤其是在顯示收入增長的當兒,有沒有報告有沒有告訴人民,這些年來的通膨率又增長了多少呢?

否則,此消彼長,人民收入漲幅,若趕不過物價上漲速度,人民生活水平,其實未升反跌。

就算國家在2020年前晉身高收入國,物價同樣高漲,那又有什麽意義?

我還看到一個驚人的數據。

明明我國公務員體系已經臃腫不堪,最新的數字是142萬人,我國人口2800萬,等於每20人就有一人是公務員,據說是全球比率最高的國家。

但,那天看到一則報導,讓我再嚇了一跳。

報導說,今年將有8000名公務員因年齡屆滿退休,但是,公共部門今年卻有80443名空缺。

可見政府根本無心為公務員機制瘦身,不止不瘦身,還要以10倍人數大量聘請新人。

我們的公共機制可負荷得了?

4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真担心大选过后的通膨,还有我们公积金里面的钱。

· 康華 · said...

長痛不如短痛。

Anonymous said...

很久没有听到那位部长站出来说如果我们不节源,到了2019年我国将会破产。

· 康華 · said...

大選在即,不能說不利的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