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9, 2012

Talam:讓民聯國陣相形見絀


我曾幾次提到,說國陣里沒有人才,人才似乎都跑到對面去了。

哈!沒想到敦馬在三月間也提出了同樣的看法。

他說:為確保能夠贏下屆大選,國陣應該招攬人才。

他說:因為巫統數十年來的“傳統”是禁止有才華、有能力的人入黨,造成巫統今天面對沒有人才、缺乏領導人的局面。

聽起來,敦馬悔不當初,才會有現在的局面。

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但現在才來說,會不會太遲?

要國陣選賢與能?恐怕難如登天。

現在根本是朋黨主義在作祟,賢能者欲加入,根本不得其門,反之還會被擠出來。

這或就解開了我當初的疑惑:爲什麽人才都跑到對面去。

這是題外話,不過也與今天要談的課題有關。

談了今天的課題,就可以理解何謂相形見絀。

對了,我要說的就是上周鬧得熱烘烘的達南事件。

這事件,原先看得我一頭霧水,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於是,趁著週末連忙做功課,上網去找資料,包括當年的來龍去脈。

以下是我參考了當年以及最近的相關報導後所做的一個結論,如果有錯尚請指正。

達南是在2006年就陷入財困,而在當年9月1日被交易所列為PN17陷困公司。

當時還是國陣政府,所以達南並非在民聯執政後才陷困的。

當時達南拖欠三家雪州GLC總額3.92億。

三家GLC分別是KHSB(1.15億)、雪州大學(2.55億)和雪州投資公司(0.22億)。

達南之後進行債務重組。

2007年10月25日向證監會提呈重組計劃。

2008年4月29日證監會批准重組計劃。

2009年7月1日依據證監會條件完成重組計劃,但未涉及土地轉讓以償還雪州政府債務。

雪州政府決定由MBI(Menteri Besar Incorporated)公司以債權人身份向達南追討有關債務。

達南分兩次償還債務:

1. 2.414億(現金和地產)。
2. 1.506億(地產)。

第一次2.414億包括現金0.127億、總值0.447億土地和2.857億地產(扣除銀行貸款等於1.84億)。

第二次1.506億是以3.451億值的地產清還,償還銀行1.945億貸款得1.506億。

由此可見,雪州政府并沒有出過一分錢來打救達南,反之還收到現金和地產。

如果是國陣,相信就會出錢來打救,就像出錢打救許多數不盡的朋黨計劃那樣。

因此,說民聯政府以6.76億元收購達南資產以避免後者被除牌,還讓達南獲得2.66億現金,交易總值超過10億的說法不知從何算來?

相信蔡智勇是把6.76億資產和3.92億債務加起來,才會得到超過10億的數字。

那不是變成double counting嗎?

而且,達南是早在2006年就陷困,證監會則在2008年批准其重組計劃,那時民聯都還沒有執政,怎會輪到民聯收購達南資產避免後者被除牌?

若真有其事的話,那也是國陣時期的事啊!

可見蔡智勇沒有把功課做好就貿貿然“爆料”,結果是“瘀”了自己。

除非蔡智勇可以證明,6.76億的資產價值是被高估了。

但根據潘儉偉引述私人估價公司的評估,該批土地市價是6.85億,還比政府的估價高900萬元。

其實,土地估價差距是相當平常的事,有normal value,有force sale value,有realsiable value等等等,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估價。

900萬差距只占6.76億的1.3%,其實也不算什麽。

我倒想起這數十年來,聯邦政府不也有許多拯救計劃。

遠的不說,近的就有馬航這個填不滿的無底洞,還有PKFZ自貿區醜聞又怎樣了?

首相前年成立了以政府首席秘書西迪哈山為首的超級特工隊,至今連一個報告都沒有出來。

如今首席秘書也退休了,跟著又說獲委任為國油主席。

(但在三月間,首相署不是說國油主席三蘇已獲續任兩年了嗎?這樣一來,國油主席豈不鬧雙胞?)

PKFZ超級特工隊群龍無首。

所謂的PKFZ特工隊的調查,相信也只得個“講”字,首相根本就沒有誠意,特工隊也從未做過任何調查。

PKFZ的125億是達南3.92億的32倍。

蔡智勇應該提的,應該是這125億醜聞之母才是啊!

唉,真是自討沒趣,自取其辱!

http://drdzul.com/2012/07/05/talams-debt-recovery-exercise-revisited/

http://thestar.com.my/news/story.asp?file=/2012/7/6/nation/20120706142302&sec=nation

2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看来麻花真的可以收档了。

Anonymous said...

智勇,智勇,智慧+勇气,他有多少智慧和勇气大家心里有数。他好像也是会计专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