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8, 2012

都是race的問題



一位博友問得好,馬六甲的峇峇和葡裔,也在這塊土地住了至少七代以上,那他們的後裔是不是也有資格被列為土著?

這點,兩位馬華領袖是不是要給個交代?

首相在宣佈泰裔為土著時,顯然完全忽略了我國的峇峇和葡裔們,他們的條件會比泰裔差嗎?

記得當時首相除了以泰裔在我國住久了為由,還說因為他們也對我國效忠。

這算什麽理由?難道他族在我國就住得不夠久不夠效忠嗎?

所以你看,我國的種族問題,都是領袖本身製造出來的。

最大的種族主義者,恐怕就是枉當了22年首相的敦馬。

近來他頻發種族狂言,今天又說來屆大選將是一個種族大選(race election),“因為大馬人愈來愈racists”。

他忘了最racist的人就是他自己。

之前在獨中課題上,他也叫政府要堅守原則,不要只是迎合華社,還說華社喜歡選在大選期間“要挾”政府。

他甚至指過董教總為極端組織,說它們好如共產黨,忘了自己還當土權顧問。

談到教育課題,今天讀到的頭條新聞是:首相宣佈政府承認拉曼文憑。

什麽話!成立了40多年的拉曼學院,政府竟然一直都不承認其文憑?

首相說是因為“技術上的問題”。

這個理由很牽強,凡是無法給予合理解釋的問題,高官都喜歡將之歸咎予“技術問題”。

我們的高官也都喜歡在出席活動時才作出一些宣佈。

試想想,如果首相沒有出席拉曼學院的活動,那這項“大好消息”,不是永遠都不獲宣佈?

這項由首相作出的宣佈,高教部長知不知情呢?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