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11

從外勞合法化到移民選民化


內長說“絕不延期”的「6P」行動,為合法外勞進行的「指紋識別登記」期限,原本是到本月31日。

但,剛剛看到即時新聞,內長宣布延長合法外勞的登記行動,但新日期未訂。

我早就說了,近200萬的人數,怎么可能在兩個星期內登記完畢?

內長說:至周一為止,共有39萬合法外勞已經登記。

那僅是合法外勞人數的五分一。

照這個速度,合法外勞的登記行動,可能要50天才登記得完。

所以當時我就預言必會延期,果然又給我言中。

如此一來,「6P」的第二階段,為非法外勞進行的「漂白行動」,是否還會如期在8月一日展開呢?

這點內長沒有說清楚。

其實,因為是不同的對象(合法與非法外勞),兩者可以同步進行。

除非是人手不夠。

其實,國內的外勞已經到了相當驚人的地步,之前只說有200萬人,我以為那是外勞的總人數。

但根據官方透露的數據,合法外勞有190萬人,非法外勞估計有210萬人,加起來就是400萬人。

這還不知包不包括沙砂兩州的外勞在內。

而大馬人口僅有2700萬人,這樣算起來,外勞人數豈不占了總人口的15%之多?

即是說,走在街上,迎面走來的,每10人中,就有一至兩位可能是外勞。

我國真的需要那么大的人力市場嗎?

我相信這么龐大的人數,顯示外勞已經過剩了。

如果每個進來都有工作做,那還好,如果沒有,只是游手好閑,甚至干案,對國家就是一個沉重的負擔。

矛盾的是,這邊廂有數百萬名外勞涌進我國找吃,那邊廂,每年有兩萬名我國大學生畢業後找不到工作。

這種mismatch,該如何解決?

此外,選委會副主席旺阿末昨天來到沙巴,他要那些指國內,尤其是沙巴,出現非公民成為選民的人士拿出證據,以證明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覺得旺阿末如此駁斥,就給自家摑了狠狠的一巴掌。

選委會當下不是要像移民局那樣,落實「生物識別系統」嗎?

連首相都說,那樣將“確保我國的選舉公正及透明”。

選委會主席阿都阿茲也說:幽靈選民和重復投票的問題不再發生。

既要落實「生物識別系統」,不就承認上述問題存在嗎?

本州外來移民如何成為選民?在本州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

難道旺阿末沒有聽過當年的Project M嗎?

有關書籍也出了好多本,據我所知,Mutalib Mohd Daud(慕達立)著作的就有三本:

1。Counterfeit ICs: The Rape of Sabahans' Rights (1999),
2。Voters for Rent, Project IC: Mahathir's Agenda Behind (2006),
3。007-The Last Malaysian(2007)。

莊永諒醫生也在2009寫了一本《Lest We Forget》。

如果他們是憑空捏造,為什么警方不逮捕他們?

案也報了無數次了。

但,當局一直都沒有采取行動。

要證據嗎?旺阿末不妨先讀一讀這些書,或到警察局去索取資料,不然就去拜訪上述兩位非法移民專家,相信他們可以提供很多證據。

Thursday, July 28, 2011

納吉喜歡玩字母和數字游戲


月中,官訪了英女皇和教宗以后,納吉和羅斯瑪原本是跟着去度假的。

沒想到沒有兩天,兩人就飛回來了。

納吉解釋說:因為要與民同在,所以他不惜犧牲假期。

他也感謝他夫人,因為“她不但沒有反對,反而支持他那么做”,也跟着他飛回來。

國家發生了甚麼大事,迫使首相與夫人必須cut short他們的假期?

但是沒有啊,首相是709後才出國的;709後,國家“風平浪靜”,并沒有甚麼驚天動地大事。

若說有,就是法國律師也在當天被逐出國的新聞。

莫非納吉趕回來,為的就是這一桩?

或許只是巧合吧!否則,那樣做,豈非不打自招?

原本我還在猜,當局怎會“允許”法國律師來我國爆內幕。

果然,第二天他就被驅逐出境了。

內長后來的解釋是:無關政治,法國律師被遣送回國,是因為他抵觸了游客簽證條例。

本地無銀三百兩。

那樣做,其實更引起民眾的懷疑。

好吧,就當作兩者(納吉和法國律師)無關吧,快一個星期了,人民還不知道究竟為了甚麼,叫納吉匆匆忙忙趕回來,連寶貴的假期也愿意犧牲。

最難能可貴的是,連首相夫人都愿意與首相一同犧牲假期。

若說與民同在,依此邏輯,難道首相和夫人以后都與人民緊相廝守,永遠都不再出門了嗎?

那有點不可能吧!

今天,讀到首相公布:內閣增加了另一項NKRA(國家關鍵成效領域),“以應對人民生活費不斷上漲的問題”。

難道這就是首相提早回國的理由?

但,生活費不斷上漲,并非今天才有的事啊,首相何須特別提早趕回來?

首相說:“內閣認為生活費上漲的問題,對人民有非常大的衝擊,所以決定增設多一項NKRA,舒緩人民的生活開銷壓力。”

增設多一項NKRA,就可以舒緩人民的生活開銷壓力嗎?這也未免太妙想天開了!

覺得首相就是喜歡玩這種字母游戲和數字游戲,久不久就來一個甚麼英文字母如ETP等的委員會,不然就公布甚麼驕人數據。

但,人民要的不是這些紙上談兵,要的是實際的成長與發展,要的是安居樂業、民主自由啊!

成立了那么多字母委員會,多得連官員們眼花繚亂,自己都搞不清,那樣又如何去落實呢?

說回生活費不斷上漲的問題,其實就是通膨率。

最大的罪魁禍首,還不是政府本身。

削減補貼,導致油價電費統制品等相繼調漲,各必需品價格也跟着上漲,這樣一個簡單的價格上漲因由,不用經濟專家來告訴我們,誰都知道,難道還需特別設立一個NKRA來研究?

這不太多此一舉了嗎?

俗話說:多一個香爐多一個鬼。

增多一個NKRA,不又增加一筆開銷?

難道說,落實了那么多的GTP和ETP等計劃,到頭來才發現,忽略了通膨率問題嗎?

是的,就算經濟成長有多快速,就算經濟轉型到了甚麼程度,換來的代價,竟然是高昂的物價和生活費,實際上,國家的經濟并沒有成長,人民的生活水準也沒有成長,成長的只是物價。

此消彼長,國家依然在原地踏步。

還有,總不能叫人民改變生活方式抗通膨,領袖們自己卻繼續在那兒紙醉金迷,揮霍無度。

或許,新的NKRA,應該是叫領袖和他們家人們先以身作則,學習一下節儉的美德吧!

Wednesday, July 27, 2011

选委会有权无力


哈迪阿旺问得好:“既然选委会可以跟国家登记局合作推动生物识别系统,为何它们就不能够合作,推动自动登记选民制度?”

这也是我昨天质疑的地方。

而且,原本以为选委会是看到移民局为外劳进行指纹识别登记才开始想有样学样,但从选委会副主席旺阿末昨天在“709後是甚麽?”的讲座会上透露,原来选委会的“生物识别系统”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检验阶段。

旺阿末说:“在落实该系统前,选委会将召集所有政党来试验,确保所有政党都满意后,选委会才会正式推出。”

哗!这么一项重大的决策,为什么却是静悄悄地在进行?

若不是选委会副主席亲自在讲座会上透露,选民们大概还被蒙在鼓里,以为那是一项最近才做的决定。

难怪登记局迫不及待地附和,政府也答应拨款给选委会去落实,看样子,来届大选就能派上用场了。

只是,那边厢,移民局也赶着为外劳们进行指纹登记,不觉得太凑巧了吗?

究竟是移民局先落实指纹识别系统选委会尾随,还是先由选委会提出有关概念但由移民局进行实验?

这样想起来,就让我感到不安,不知背地里又有甚麽不为人知的议程。

如果登记局说可以提取选民资料交给选委会处理,移民局是否也可以做同样的动作,把资料交给登记局,或直接交给选委会去处理?

你若想起首相说过的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以夺回雪州政权”,那你就会相信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了。

包括赵明福事件。

说回“709後”讲座会,觉得这位旺阿末也真勇气可嘉,但也不自量力,最后是自取其辱,自讨没趣。

我觉得,既然是与净选盟主席安碧嘉对话,至少应该由选委会主席亲自出马,那才够份量。

你看,安碧嘉提出的一些重点,旺阿末都不能对答如流,无法给予合理的答案。

例如旺阿末频频以选委会权力受限为由,安碧嘉却一一为他念出宪法赋予选委会的各项权力。

选委会的权力,但看选委会本身要不要行使而已。

Tuesday, July 26, 2011

用指纹投票,保证我国选举公正透明?


正当移民局为外劳进行生物识别系统(biometric system)登记之际,选委会主席也来凑热闹,说为了“加强国家选举的保安,选委会也将推行生物指纹识别系统”。

首相也已经透露,政府同意拨款给选委会,以落实有关系统,“确保我国选举公正及透明”。

国民登记局总监也来附和,说来届大选采用此系统,将“滴水不漏”和万无一失,因为它将无法被操控和滥用。

她也自告奋勇,说登记局将提取所有选民的部分资料,以交给选委会处理。

这里我有点纳闷,登记局几时和选委会on line了呢?

之前不是有让满21岁大马公民自动登记成为选民的建议吗?

选委会反对的理由是:因为很多大马人并没有居住在身份证上的地址。

我很奇怪,如果这些公民都没有登记为选民,选委会这会知道他们没有住在他们的地址?

其实,这点哪需选委会操心,选举日当天,他们回老家投票就是了;要换投票地点的话,他们自会更改地址啊!目前的方式不就是这样吗?

同样的,登记局总监的话也有语病,因为照理登记局不会知道哪些公民已经登记为选民,既然如此,登记局如何把选民的资料交给选委会呢?

让满21岁的大马公民自动成为选民的制度,省却另外登记为选民,其实是个很好的建议,只要登记局和选委会合作,肯定可以做得到。

登记局总监迫不及待支持选委会以“生物指纹识别系统”让选民投票,就已经不打自招了。

但,“生物识别系统”,真的万无一失吗?我想未必。

如我之前提到,「6P」行动以“生物识别系统”采取外劳指纹之举,“百密必有一疏”,并非万无一失。

我甚至怀疑,移民局采取这些外劳指纹,与来届大选有没有关联?

假设这些资料,较後“交给选委会去处理”?

如果选委会的“生物识别系统”里也存了这些外劳的资料,大选来时,这些外劳也去排队投票,如果指纹对上了,他们自然获准投票,如此一来,怎可以说是万无一失?

这只是我的一个大胆假设,一个独立操作的选委会,自然不会做这种等同“叛国”的行为。

但,何以突然各造都对这“生物识别系统”大感兴趣,而且把它吹捧得好如天上有地上无的东西呢?

当年,选委会花钱购买了“不褪色墨汁”准备大选时用,却在最後一分钟束之高阁,何以如今却对“指纹识别系统”兴致勃勃?

不成后者会比前者更保安更万无一失?

我看到后者更多的漏洞,也更容易被操纵。

Monday, July 25, 2011

反贪会也要转型?


读到中国快速火车严重相撞意外,上海铁路局三名负责人须免职调查新闻。

看回头,明福案三位反贪会官员事发後安然无事,其中一位还获得升职,这就是我国的问责制度。

事发两年後,随着皇委会调查报告出炉,结论是明福是被那三位官员逼到“自杀”而死的。

《光明》就直截了当的以“赵明福被自杀”做标题。

不管明福到底是被逼“自杀”还是遭人“误杀”,显然的,这三位官员需为明福之死负责。

如今才听到反贪会说要将对明福“激进盘问”的三名官员停职查办;时间上,如林吉祥说的,反贪会做的不够也太迟(too little too late)。

我不相信事发後,反贪会没有做自己的内部调查,如果有做的话,就应该知道事发时的整个来龙去脉。

更荒谬的是,其中一位竟然还能获得升职,这是一个甚麽样的赏罚制度?

如此说来,反贪会高层本身是否也已经失职?是否也应该引咎辞职?

是不是,那样的盘问方式在反贪会是获得上头默许的?所以那三位官员才没有面对内部行动?

难怪意外才会一再发生,一年半後,又发生了沙巴尼事件!

反贪会官员也想制造沙巴尼是自杀或“失足”而死的。

但,好端端的一个人,既然是从正门进来,为什么不能从正门走出去,却要从窗口爬出去?

面对压力之下,反贪会成立了一个以阿布卡欣为首的10人“转型执行委员会”,“以全面研究如何提升反贪委的素质和管理机制等”。

我的首个反应是,不会是依德利斯的建议吧,连反贪会也要转型?

报导说,PEMANDU也会协助“转型执行委员会”。

既然是要研究如何提升本身的素质和管理机制,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委员会,因此,由反贪会主席来担任这个转型委员会的主席,是否恰当?

当然这并不是反贪会第一次转型。

大家如果记得,反贪会(MACC)的前身是反贪局(ACA)。

当时为什么会从反贪局“转型”为反贪会?

如果我的了解和记忆没错,主要是让反贪会独立,有更大的自主权,不必“听命”於总检察署。

没想到“转型”的结果,却让反贪会官员更滥权,更无法无天。

更矛盾的是,拥有更大权力後的反贪会,并没有让大马的贪污指数好转,反而是每况愈下,跌得凄凄惨惨。

去年,当依德利斯宣布GTP(政府转型计划)时,肃贪就已经是GTP其中之一项计划。

但,在这方面,当局究竟采取了多少行动呢?

当你读到有人买了一只价值24百万(不确定是马币还是美金)的钻戒进来,那是她从小养成储蓄的好习惯所得来的,你会相信吗?

然后,又有人用30亿美金买了一艘纯金和白金的游艇,你会相信吗?

是谁叫我们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呢?

接二连三的挥霍事件,却未闻依德利斯发一言。

原来大马人可有钱得很呢!依德利斯,你肯定国家会在2019年前破产吗?

Friday, July 22, 2011

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共产主义


求学时期,「社会学」是第一年必修课之一。

從中略知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分别。

略知,是一知半解,只知道一些皮毛而已。

顾名思义,资本主义强调一个自由市场经济,共产主义追求一个产权共有的社会,而社会主义则以一个公正与和平的社会为目标。

对各主义来说,当然各有各的理想,但理想一旦实行起来,就会比原有的理想有了差距。

例如共产主义,如果每个人的收入都一样,不管你是甚麽行业,那样会公平吗?

那样的制度,不会有任何竞争,有的只是阶级间的批判与争斗,社会就不会进步与繁荣。

看看早期的大陆,就是最好的例子。

资本主义相信有竞争就会有进步,但又会造成贫富悬殊,因为适者生存,如果是不公平的竞争,又会造成弱肉强食。

社会主义可以说混和了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相信整体利益和社会发展,而不只是个人获利。

这是我个人对各主义的理解,也许不完全正确。

这几天,我都特别注意有关社会主义党的新闻。

非常惭愧,之前只当它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党,但上了它的网站,了解它的背景、理想与种种活动,不禁叫我对这个「小」党肃然起敬。

与其他政党不同之处,觉得社会主义党是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政党。

尤其是在照顾基层人民的权益上。

而且是默默无闻,异常的低调,付出无所求。

与其说它是个政党,它更像是个行善团体。

有多少政党可以真正做到这样呢?

总觉得我国政党,尤其是民联和国阵里的成员,已经把太多的时间花在政治斗争上了。

警方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六位社会主义党领袖扣留至今,说他们共产主义。

如我所说,警方可能连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定义和分别都不懂。

警方对共产主义的了解,可能就止於当年的马共而已。

社会主义党走入基层民间,就变成共产党吗?那是很可笑的。

一个在民众眼中的「小」党,就算是共产党吧,当今还可为国家带来威胁和造成危险吗?

社会主义党会比民联更有影响力吗?

警方的的顾忌,像是无中生有。

这样的压迫,只会让人民同情社会主义党的处境,进而支持它。

警方的行动,岂不弄巧反拙,帮了社会主义党一个大忙?

根据资料,社会主义党在1996年成立,十年後成为一个合法政党。

既然已是一个合法政党,若觉得里边的领袖“企图复辟共产思想”,那就乾脆将之非法化吧!

那样做,也就等于纳吉政府继续为自己扣分。

有句成语,那就叫「咎由自取」。

http://parti-sosialis.org/en/home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24683

Thursday, July 21, 2011

魂兮归来(30):沉冤依然未雪


几天前,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说:几时公布皇委会调查报告,要问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

言犹在耳,今天公布皇委会调查报告内容的,却又是纳兹里本人。

是的,皇委会已作出了结论,但明福依然沉冤未雪。

你会选择相信吗?

我不会,相信明福的家人也不会。

这样一个结论,太难教人接受了。

好端端的一个人走进去,怎会在一夜之间变成“自杀高风险群”?

“皇委会报告指出,精神专家裁决,原本处于自杀低风险群的赵明福,由于不堪蒙受强硬的盘诘,结果在被盘问的一夜之间骤升为自杀高风险群。”~当今大马

就算是那样吧,他也是被逼死的。

单是这点,反贪会要负最大的责任。

接下来,就看皇委会所点名的三位反贪会官员,会面对怎样的惩罚。

总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继续为非作歹!

让我想起了沙巴尼。

前天,Petra指名道姓揭露,反贪会里有两名官员因不满沙巴尼更改口供,逼他站上窗口,导致沙巴尼失足坠死。

明福的情况,是不是也那样呢?

若非他杀,也非自杀,是不是还有第三个可能性:“逼”杀?

听起来或许很可笑,但只要想像Petra所描述的画面,被“逼上死路”,不也是变相谋杀吗?

我也怀疑,精神专家如何判断一个亡者死前的情绪或精神状况?

皇委会认为庞缇的看法非常推测性,同样,我觉得,精神专家的看法,也只是一种推测,一种假设吧!

皇委会的报告,是否就是真相呢?真的没有人知道。

就好如验尸庭无法作出判决,既非自杀,也非他杀,只能说是open verdict。

也许,那才是最好的答案!

Wednesday, July 20, 2011

所以我是一名社会主义者


709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星期了,但,对内长和警方来说,709已经成了一个梦魇。

英国「经济学人」有关709的文字被当局涂黑的报导,大家也有读到了。

今天读到报导说:警方将向媒体公开709的录影短片与照片。

咦,709的影片照片与文字,媒体不是已经铺天盖地报导了吗?

难道那些报导都作假,警方版本才是正确的版本?

同善医院事件怎么了?卫长调查的结果如何?好像没有动静。

同善医院事件,11位医生看不过眼,出来说话。

此外,还有176位来自怡保的医生,要求政府立刻释放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的六人,包括再也古玛医生(Dr Michael Devaraj Jeyakumar)在内。

昨天,代表全国逾5000名医生的大马私人执业医生联盟(Federation of Private Practitioners' Association Malaysia)致内长希山一封公开信,同样要求内政部释放再也古玛。

警方是在上月25日扣查30名社会主义党党员,隔天,再也古玛连同另外五人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

当时的「罪名」是:“怀疑他们企图复辟共产主义”和“企图向国家元首发动战争”。

当时读到有关报导时,也觉得太好笑了!

当今这个时代,还有人相信“共产主义”吗?这不太好笑了吗?

我想,警方会不会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划成等号?

前者是“socialism”,后者是“communism”,意义不尽相同。

“企图向国家元首发动战争”,那更是“莫须有”之罪。有可能吗?

之后,根据警方的逮捕令,再也古玛是因为“涉及非法组织净选盟2.0,呼吁公众出席净选盟2.0集会,导致公众害怕(ketakutan)和颤栗(kegentaran),影响社会的日常生活和危害公共秩序”。

如果这样,警方为何又不直接“逮捕”净选盟主席安碧嘉?她才是“祸首”嘛!

社会主义党总秘书阿鲁仄万也质问警方:“再也古玛等6人是6月26日在紧急法令下被扣,政府在本月1日才宣布净选盟为非法组织,两者怎会有关连呢?”

阿鲁仄万也说:“目前全国已有500宗报案,不满政府无理扣留6人,同时也收集到逾万人签名响应释放六人的请愿,尚未包括网上8669个签名。”

大马私人执业医生联盟给内长的公开信促请“尊贵的部长,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运用适当的权力,你的政治敏锐将会获得人民的正面回应”。

最后一句,我觉得最一针见血。

当下政府最欠缺的,就是对人民的需求不够“敏锐”。

之前我就说过,如果纳吉还有一个公关顾问还是智囊团,这个顾问还是智囊团的表现真是非常糟糕。

首相总该听过「太阳和风的故事」吧!

要嬴取人民的支持,你应该嬴取民心,而不是用高压手段来引起人民的反弹。

这叫甚麽“damage control”,根本是“破坏形象”啊!

这样一个基本的道理,难道纳吉还不明白?

昨天,社会主义党发布了再也古玛的一篇文告,里边说到:

“This is not the world that I wish to bequeath my grandchildren. That is why I am a socialist and intend to remain so despite the EO arrest,”

“这不是我要留给我子孙的一个世界。所以我是一名社会主义者,就算在紧急法令下被捕,我仍然相信社会主义。”

是的,你要我们的子孙,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http://national-express-malaysia.blogspot.com/2011/07/behind-bars-jeyakumar-says-remains.html

Tuesday, July 19, 2011

国家首席秘书的权力原来也很大


英国行之后,首相转到罗马,要到梵帝冈去见教宗。

看到首相抵达罗马机场的照片。

觉得很奇怪,咦,怎么到场接机的都是我国官员,包括许子根在内?

他们不是和首相一起飞到欧洲去的吗?

原来,他们比首相先到罗马,然后就在罗马机场一字排开迎接首相夫妇俩。

《星洲》的文字说明用迎“讶”两字,虽是笔误,却也是神来之笔,因为这样的迎接画面,的确令人惊“讶”!

为什么不见意大利总统或其官员到机场欢迎大马首相两夫妇呢?

难道首相到了罗马就直驱梵帝冈,没有拜访一下意大利总统吗?

虽然意大利总统也丑闻缠身,礼仪上,就算自己无法前往,也该派人到机场去迎接大马首相吧!

回来homeground。

又兩個星期過去了。

纳兹里说:内阁已经在本月6日决定公开赵明福的皇委会报告。

咦,当时又说由最高元首来决定?怎么突然又变成内阁?

而且,那已是两个星期前的事啊!怎么内阁成员们个个守口如瓶,未对此事发言?

既然内阁已经同意,为何至今仍未公开有关报告内容?

纳兹里说:那就要问首相署里的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

他不会随同首相到欧洲去了吧?

唉,官僚里的办事程序,不是平民百姓如你和我所能够理解的。

一个月前,皇委会主席冯正仁将报告呈交给最高元首时说,由元首决定是否要公开内容。

当时就很困惑,政府成立皇委会,不就是要让人民知道真相吗?

既然要让人民知道真相,那又为什么还要让元首来决定呢?

如今从纳兹里口里得知,决定公开与否的,却又不是最高元首,而是内阁。

想不到国家首席秘书的权力最大,内阁已经点头两个星期了,至今还不见报告面世。

纳兹里还为他辩护说:可能是还未印好吧!

这就奇了,人民只要知道调查结果,又没有要政府出书,难道就不能先公布调查结果吗?

就算赶不及出书,那总可以先放上网吧!

还有明福家人,礼貌上是不是应该先知会他们?

如此一拖再拖,好像把一粒球踢来踢去,看来不是很专业呢!

说到这位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西迪,他在两年前也被首相点名,成立一支“超级”特工队,以深入调查PKFZ这「世纪丑闻之母」。

但,两年过去了,至今都未听闻这个超级特工队调查出了甚麽出来。

如果没有猜错,这支超级特工队的调查工作已经完全停顿了。

也或者,这支特工队的调查工作,从来就没有开始。

现在我发现,除了总检察长,国家首席秘书的权力原来也很大。

Monday, July 18, 2011

本州电费调涨15%,是因为IPP?


709在半岛是净选盟集会,在本州,政府却带给了州民一个残忍的礼物,便是公布电费起价。

根据部长的说法,起价的理由有三:

1。过去25年来都没有起过价;
2。为了削减巨额补贴;
3。沙电(SESB)过去都在亏损经营。

709当天,州工业部长陈树杰和联邦能源部长陈华贵联合公布州电费从7月15日增加15%。

与半岛情况一样,联邦部长同样声称75%家庭用户不会受到影响。

实际情况如何,这75%用户要等到这个月的电费单到手後才能揭晓。

虽然部长说:州电费平均增加15%,涨价後,州电费仍然比半岛便宜。

但,反对党反问:半岛电费平均调涨7.12%,何以本州平均调涨15%,比半岛多出一倍?

还有,为什么砂拉越电费没有调涨?沙巴却要调涨?

另一个反对的声音则是:沙巴停电事件仍然在发生,凭甚麽电费要起价?

第四个反对的理由则是,电费调涨,肯定将使通膨率飚升。

就算是75%家庭用户不受影响,商用和工业用户肯定会把额外的电费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陈树杰答说:商业和工厂用户仅占用电量的10-15%,所以他“不认为新电费会导致本州物价上涨”。

我以为工商业的用电量应该比家庭用户多很多。

毕竟工商业几乎一整天都在用电操作,而一般的家庭多是到了下班回家或晚上用电量才会增加。

我怀疑部长信口开河,这10-15%的用电量,应该是不正确的。

还有另一点,州行动党上周发布文告,指沙电不得不调涨电费,原来又是与独立发电厂(IPP)有关。

该文告指出,根据有关IPP和沙电的协议,沙电每天消费必须达到300万元以上,任何差额,沙电就必须填补。

举个例子,如果当天用电消费只有200万,那沙电仍须还300万给IPP,意即沙电须补贴100万元差额。

这又是另一个典型不平等的官商合约。

至今,未闻州与联邦部长或沙电本身出来否认有关指责。

如果有关指责属实的话,那政府岂不又把这不必要的成本开销转嫁给消费者?

还有之前因取消煤电厂计划而须赔给中国承包商的2250万美金,或马币6814万元,难道这次都一并转嫁给无辜的州民?

州和联邦政府,还有沙电本身,是不是应该诚实地出来澄清或证实一下呀?

Friday, July 15, 2011

709後:纳吉飞去英国很尴尬


前首相阿都拉在709後出来说话。

他说:709可能会使政府受到影响,但不足以掀起另一波政治海啸,因为国阵过去的功绩已经盖过净选盟的效应。

阿都拉指的政府,当然是指国阵。如我所说,很多人连政府和政党的分别都搞不清,连前首相亦不例外。

阿都拉也提供了一些advice给纳吉。

他说:纳吉现在需要做的就是damage control。

我不知damage control这两字要怎么翻,可以是“补救工作”,意思是把已经造成的破坏(damage)降到最低(control)。

但,从後709纳吉的言行看来,他并无意要做任何damage control。

今天读到他向国际媒体的辩辞,说709当天:

1。警方只用“少许武力”来驱散集会者;
2。警方没有碰触到示威者;
3。若允许游行,我国将陷入不安定情况;
4。他建议净选盟到体育馆集会,但他们依然坚持要走上街头。

以上四点,没有一点是事实。

尤其是第四点,纳吉虽有提出体育馆的建议,净选盟也接受了,但隔天政府就反悔,警方和内长都不让净选盟到独立体育馆集会。

否则,人民哪会走上街头?

就算走上街头,那也是一场和平的游行,制造纷乱的,反而是警方。

阿都拉说709不足以掀起另一波政治海啸,似乎言之过早。

古人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阿都拉显然没有从自己当年的错误给予纳吉更好的忠告。

如果大马历史将来不会被纂改,709将是308後另一个重大的日子。

说国阵过去的功绩盖过净选盟的效应,阿都拉也未免太过自信了。

给国阵带来最大破坏的,不是净选盟或此次的游行。

给国阵制造最大破坏的,是国阵政府处理709事件的方式。

是的,如林肯说的:你可以骗一些人一世,你可以骗全部人一时,但你无法骗全部人一世。

所有的谎言,最终必被揭穿。

你以为国际媒体那么好骗吗?

你以为人家会那么轻易相信你的版本吗?

现在已经是21世纪,不再是当年的殖民地。

人民已经不笨。

所以有句话说:“最大的敌人,就是你自己。

你自己造的因,将来你必会得到同样的果。

其实,如果国阵政府不笨,当知净选盟要针对的对象是选委会,并不是国阵。

净选盟的8点要求很简单,只要确保一个乾净和平的选举。

不知道为什么纳吉要对号入坐。

反应这么大,在外人看来,岂不等于不打自招?

(难道是作贼心虚?)

709後西方媒体的报导,几乎没有一个认同大马警方当天的行动(也是纳吉的行动)。

英国The Guardian指责纳吉的镇压行动是愚蠢的,并叫纳吉别像埃及的穆巴拉克。

而纳吉还在英国进行访问!

可以说,纳吉当下的处境是相当尴尬的。

我看到接机的照片,英国首相Cameron竟然没有去接机!接机的是Special Representative of Secretary of State for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Affairs John Mcdonald。

海外及联邦事务部长之特别代表?

只是一位特别代表,连部长级的都不是?

难道英国首相连这基本的礼节protocol都不懂?

Cameron后来接见纳吉,但据说取消了与纳吉共进午餐的安排。

更可笑的是,英女皇接见纳吉夫妇的当儿,所穿的衣服颜色,竟然就是Bersih的黄色!

英国交通部长带纳吉到火车站时,领带也是黄色的。

你说都是巧合吗?

若说是巧合,那也可以说是两夫妇的「现世报」了!

我说够搞笑!因为当我看到这些照片时,我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们在迎接大马首相到来前,应该都有先做功课,知道大马的近况,尤其是这几天来所发生的点滴吧!

709,外国媒体到处都有铺天盖地的报导,包括英国。

看着这张照片,我在想,纳吉会不会觉得穿在女皇身上的黄色套装颜色太刺眼?刺眼到他必须低下头来?

Thursday, July 14, 2011

人民怕脏,高官怕乾净?


几天前,读到《华侨》的新闻说:进步党电台推介礼的巨型告示牌,已经在推展仪式後由该党人员自行拆下了。

前晚经过和生园时,发现有关告示牌却还高高挂在该党的办公楼上。

后来才知道,原来进步党当天挂了两个告示牌,较大的那个没有拆。

《亚洲》的新闻令人莞尔,大意是:

市政厅人员叫进步党人员合作一下,让他们「好做事」,因为那是来自「上头」的指示。

至于这个「上头」是谁,大家心知肚明,不用画出肠。

进步党的告示牌有甚麽不妥?我经过那里时,仔细看了一看。

该黄色的告示牌,上面写着:Bersih, Berani dan Benar。

引起当局过敏反应的,当然是令当局见之色变的黄色,还有也令当局闻之丧胆的“Bersih”。

开始对时事有兴趣的儿子问:为什么政府这么怕?

其实我也不懂。

我说过,如果我是首相,我不会觉得可怕,我会让净选盟游行,还要叫警察开路。

所以我问回儿子:你觉得呢?

儿子说:因为自己kotor,所以怕bersih?

没料到儿子会这样答。

我想了想,这也倒有点道理。

不是吗?人通常都爱乾净,所以怕脏。

反过来,肮脏的人,是不是怕乾净呢?

原本不要再提709了,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提了,轻重缓急,叫人难以拿捏。

在这件事上,我人不在现场,没有亲身的体验,实在有点耿耿于怀。

我只是做一名隔岸的观众,但,我的心与大家同在。

这个国家,让人失望透顶,但当看到网上文章与图片时,我忽然感觉到,这个国家,其实还有一点希望。

读着看着,甚至想着的时候,我都会激动得喉头哽咽,说不出话来。

当读到卫长针对同善医院事件的立场反复时,又叫人哭笑不得。

整个事件我不再赘述了。

总会长更强词夺理,说是拍摄角度引起的错觉。

天,有那么多不同人拍的照片为证,难道每张都是角度有问题?

当时就想到,找医院里的人问一问就知道了;医院里总该有人出来说话吧!

今天终于看到11名医生的联署声明,证明当天镇暴队的确曾向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的范围发射催泪弹及水炮。

“We are outraged at the incidents, and the subsequent responses from the authorities, to the events where tear gas and chemical laced water were shot into the compounds of Tung Shin and Chinese Maternity Hospitals, two adjacent buildings along Jalan Pudu, Kuala Lumpur, with scant regard for the safety of patients, staff and the general public who were at the buildings that afternoon.”

不止如此,警察还进到医院里去找那些和平集会者!

“Police even entered the buildings in search of some of these peaceful marchers.”

但是,亲爱的卫长,你之前说甚麽话啊?

你竟然说是风把烟吹向医院里去?

这个借口也太烂太好笑了吧!

有无数的人证图证,你还说不要相信。

如今发现事实不是如此,你又把责任推给院方,说是院方那样告诉你的。

当时为何不那样说明呢?

两位华人领袖,你们的表现也太令人失望了吧!

我引以为耻。

如果是在国外,恐怕早就要下台一鞠躬了。

Wednesday, July 13, 2011

内长的无限期是8月1日


哈!我的预测错了!

以为本州会跟随联邦将“非法外劳漂白行动”也无限期展延,今天的报纸引述州秘书说:少了「1P」的「5P」计划将照原定计划跑。

他说:「沙巴有本身的做法,(率先行动)没有问题。」

本州的「5P」计划比半岛的「6P」计划迟一个星期,即18号才开跑。

但现在半岛的计划已经展延,变成本州会比半岛更早推行。

(不懂砂拉越有没有「5P」或「6P」计划?不过,砂拉越的非法移民问题,应该不会很严重吧?)

半岛方面,昨天内长才说无限期展延,今天却又订了新日期,便是在下月一日才开始实行。

在短短不到24小时内,从无限期变成8月1日,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吧!

昨天展延的原因是:还有几项技术和国家安全问题未获解决。

真是奇迹,这几项技术和国家安全问题,竟然在一天之内就获得解决了!

而根据内政部秘书长马末阿当的说法,展延实行「非法」外劳漂白计划,是为了先推行採集「合法」外劳指纹计划。

这是为了避免原有的合法外劳逃离原有雇主,然后再加入漂白计划。

「合法」外劳自愿变成「非法」再漂白成「合法」,这倒是很有趣!

这样做,对这些原本已经是「合法」的外劳有甚麽“着数”?

根据马末的说法,怕他们利用“漂白”行动,用不同的身份另外找工作。

有了“指纹识别系统”,他们就不能够得逞。

但,百密总有一疏。

如果我早就打定主意离开我现在的雇主,那我就先离职,或根本不去登记,再以非法身份去漂白化,当局又如何能够识破?

走笔至此,读到本地报《亚洲》报导,沙巴房屋地产发展商主席黄小娟呼吁州政府把「漂白」部分也包括在内。

意思是说:这些非法外劳无须先离境,在州内即可「合法」化。

本州官商一向合作愉快,就让我再次预言吧,本州「5P」行动会加回一P成为与半岛同步的「6P」行动。

但,州内的非法外劳问题也不会如官方说的,从此一劳永逸获得解决。

Tuesday, July 12, 2011

内长无限期展延 非法外劳漂白行动


果然不幸又给我言中。

我看我可以做预言家了!

记得上个月我在7/6的拙文《外劳移民问题,我们选择视而不见》里提到吗?

我说:「这“6P”计划,究竟敲定了没有,不要到了下个月,又产生变数。」

这个变数就在昨天发生了!

内长突然宣布,原本就在昨天(11日)展开的非法外劳登记行动,将无限期展延!

我真的被有关新闻搞糊涂了,相信很多读者也读得莫名其妙。

因为在同一则新闻的末端,又说有关漂白行動「原本」是展延至本月18日的。

至于几时被展延至18日,我就不知道,因为没有读到,只记得本州是迟一个星期,就是在18日才开跑的。

如今这则自相矛盾的新闻又说内长宣布无限期展延。

那本州的登记行动还进不进行呢?相信也会跟着无疾而终了。

唉!政府如此反复无常,小家小气,像天气那样变化多端,叫人如何适应?

自阿都拉时代以来,还有哪项计划,是未曾被展延过的呢?

诡异的是,这次这个“无限期展延”,是由内长宣布的。

记得当时我也曾在拙文里提到吗?负责这个漂白行动的“外勞及非法移民內閣委員會”,为什么不是由负责内政事务的内长希山担任主席?反而是由负责教育的教长慕以丁担任主席?

而此次,宣布无限期展延的却又是希山而不是慕以丁,不觉得很诡异吗?

到底是谁负责此漂白行动计划?好像是两个人都争着来做呢?

根据希山的说法,因为还有几项技术和国家安全问题未解决,所以会展延至另行通知为止。

至于是些甚麽技术性问题?我想来想去,就只能想到有关“电子指纹识别系统”。

因当时有提到「移民局的相关仪器出现了问题」。

至于有哪些国家安全问题未解决呢?这我就想不到了。

政府要落实一些计划前,为什么不是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探讨研究後才来落实的吗?

为什么常常是先公布过后又计划生变、宣布展延甚至乾脆把整个计划取消。

跟着又听到要作出巨额赔偿。

这样的情形发生太多太多次了,政府已经作了太多这些没有生产性的无谓赔偿。

此次漂白计划,希望不是又如法炮制。

同一则新闻也有提到,「为防止非法集团借此计划牟利,以及避免某些中介或代理收取高昂费用,内政部决定由移民局负责登记合法外劳」。

咦,为什么在委任了数百个代理後,又决定改由移民局本身负责做登记?

而当初要委任代理的理由却是:「移民局的工作已经够多,为免加重移民局的负担,所以将交由私人公司去做」。

我突发奇想,难道是因为与这些代理的条件谈不妥,所以最后拉倒?

让我在此再做一次预言:明天就轮到本州移民局和州秘书联合公布,本州的“非法外劳漂白行动”也无限期展延!

Monday, July 11, 2011

政府与人民之间的隔阂更远了


上星期六载孩子经过和生园,看到另一边马路交通阻塞,看到婆联那儿人头攒动,然后就看到黑衣警察还是红头兵一字排开,心里正奇怪以为发生了甚麽事,随即就想起了:“今天是709!”

其实,当时的画面是满滑稽的,甚至有点像在玩游戏,一点都不像来真的。

约莫一小时後,回途中再经过那儿,看到这些黑衣警察还是红头兵(对不起我不会分辨他们)已经躲到一旁的大树下去休息。

我再望向婆联那儿,看到挂着的布条,原来是进步党的电台正进行着开张仪式。

这些黑衣警察还是红头兵,是不是神经过敏了些?

以为就此告一段落,下午有事到武吉巴登那儿,回途的路上又遇到交通阻塞,因为前面有警察设路障检查。

天,这不太小题大做了吗?

净选盟游行是在半岛的首都进行,亚庇警方也来穷紧张干什么?是吃饱饭没事做吗?

何况,内长希山不是有说吗?只要在首都以外的地方举行就可以?

就算亚庇也有游行,那又怎样?

民之所欲啊!如果出发点是好的,不是应该支持吗?

与其阻止,我觉得警方还应该开路,皆大欢喜,那不更好?

其实,亚庇警方根本就是在捕风捉影,前一天还做甚麽“逼真”演习,连“敌人”是谁、目标在哪里都不知道,整天下来,就那么瞎忙一场。

是的,亚庇的所谓709集会,只是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和生园的电台开张仪式外(其实那也不算是),其他的影都不见一个。

首都的709,却是另外一回事。

其实,净选盟应该像在海外那样,在每州每镇每城同步进行游行,那样就显得更有意义。

也可以像电影《十月围城》那样,来个声东击西,叫警方疲于奔命。

看了各报和网络的报导,还有部落格的文章与图片,心里有许多莫名的感动。

我看到人民的力量如此不可思议,这点相信当权者大大低估了!

如果来届大选,当权者还想玩甚麽种族牌的话,我想已经不管用了。

因为从画面上我看见,街上的群众,各种族都有,大家都忘了彼此的肤色。

敦马或依布拉欣的极端种族言论,可以说来自己爽吧了!

如果纳吉此时宣布举行大选的话,就算不输,恐怕还要拱手让出更多的州权。

首相竟然还说:沉默的群众并不支持709大集会。

难道到现在,首相还不愿反思,人民为什么要走上街头?

唉,很多领袖,就是患了这种否认症候群。

与上回的游行一样,群众都很有秩序,搞乱的反而是警方和红头兵们。

大马百姓的好,就在这一点。

我读到一篇博文说(好像是波波还是四月的),这些游行群众经过7-11时,进去还会排队买饮食呢!

在其他国度里,哪有这样乖这样有人文的“暴民”?

我一直都不明白首相的想法,与当时的阿都拉一样,为什么纳吉不让净选盟游行呢?首相怕的是甚麽?

你这样禁止,岂不默认我国的选举不公平不乾净?

首相应该显示他的宽宏大度,让净选盟和平游行,纳吉不会有任何损失,反之我相信他会因而嬴得多些掌声和多些来届的选票。

为什么他宁可如此招恶,宁失民心?

失民心者失天下啊!这个最基本的道理难道他都不懂?

他的公共顾问或智囊团到哪里去了?

最大的败笔,就是明明已经答应提供体育馆给净选盟,隔天却又反悔,如此背信弃义,实在不是一国之首所应为也!

纳吉在处理此次的709事件上,看来就是欠缺智慧,可以说毫无头绪,所以立场反复,不知所云。

如果纳吉不反悔,让净选盟到体育馆去,那群众也不会被“逼”走上街头。

看上去,根本就是政府在挑衅人民。

虽然“官逼民反”,但人民并没有乱,反而是政府自己乱了阵脚,狼狈不堪。

可以说,纳吉,甚至是整个国阵,已经输了这一场仗,政府与人民之间的隔阂,恐怕又更远了。

补充:感谢Iris博友通知,我读到的部落格是「玉刚讲懒故」(http://yokekong.blogspot.com/),相关段落如下:

“经过Ampang Park的7-11便利店,约四五十人进入购买食物或饮料,这些主流媒体口中的“暴民”,都非常有次序的排队等付钱!”

谢谢Iris!谢谢玉刚!

Friday, July 8, 2011

如果我是首相,我会让净选盟游行,还要叫警方开路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孔子会说:「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我以为应该是:「无道则现,有道则隐」。

天下无道的时候,不是更应该出来保家卫国,为这块土地打抱不平吗?为什么无道的时候,反而更要躲起来,像贪生怕死?

是不是因为当时豺狼当道,民不聊生,天下动荡不安,令孔子感到彻底失望,所以叫弟子们无道时要隐居,要等到天下有道的时候,才出来为国家作出贡献?

可能孔子的意思是叫弟子要明哲保身,不要助纣为虐。

孔子也感叹说:危险的国家不要去,动乱的国家不要居。

这又让我想起《礼记》里的一个故事。

有一天,孔子和弟子经过泰山脚下,遇到一位躲在深山里的老妇,家里的男丁到山里干活时,都先后被老虎吃掉了,但她还是不愿搬走,她说:因为暴政还比猛虎可怕啊!

孔子还说:当太平的时候,国家还有贫且贱的人,对国家来说,那是一种耻辱;同样,当国家动乱的时候,却还有人大富大贵,那也同样是一种耻辱啊!

此刻,我的心情就是沉重的。

究竟是谁在制造恐慌?

昨天,连亚庇也来一个“逼真”的演习。

地点在哪里?《诗华》这样报导:

“警方今天出动九百名来自各单位的警员,在亚庇市区及多条主要道路,八大策略地点,荷鎗实弹展开「镇压净选盟非法游行」演习。

由警方人员扮演的「净选盟游行者」与荷鎗实弹的镇暴警队「红头兵」,当街发生「肢体冲突」,警方更出动水弹卡车与警用直升机在亚庇上空盘旋,演习接近真实,引起市民紧张,纷纷拨电至报馆查询。”

为什么偏要在繁忙的时刻与地点进行“演习”?让不知情者,信以为真?

真的,不知情者,以为709游行已经提早在亚庇进行了!所造成的严重交通阻塞,让净选盟游行,可能都不会这么糟糕。

要演习,为什么偏要在市中心和一些闹区?就是偏要让民众看见,借以恐吓人民吗?

当局有没有想到,这样做,其实是在为当政者扣分?

人民可以“畏惧”,但肯定不会“屈服”。

上一回的净选盟游行,不是在和平的气氛下进行的吗?

只是警方后来把游行搞砸了。

净选盟只是要求选委会,一个乾净与公平的选举。

那不是朝野政党,也包括百姓们,所乐于见到的一个现象?

政府刻意打压,不等于默认了国家的选举并不乾净?

首相如果聪明,就不应该反悔。

几天前,纳吉不是叫净选盟到体育馆去吗?

可能没有想到净选盟会同意吧,如今却又不给准证,还把责任推给警方。

内长频说净选盟是个非法组织。

好,那就让高庭来审核吧。

安碧嘉说:净选盟不是一个组织,它是由62个NGO成立的一个movement,所以非法的问题并不存在。

我也很诧异,本州领袖对此课题,出奇的沉默。

本州不是有幽灵选民、外来人持有大马卡在大选时投票的事件吗?

难道州领袖不想看到一个乾净公平的选举?

难道州领袖对本州人口不寻常的以倍数比率增长不感到好奇吗?

为什么好像事不关己?

现在的情况,好像国家已经沦为警察国,民选议士们都要靠边站,这还算是民主吗?

如果我是首相,我害怕甚麽?

我会大大方方地让净选盟游行,还要叫警方开路。

因为我认同选举必须是乾净和公平的。这样做,我会嬴取更多民心,何乐不为?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

连一个净选盟都处理不好,还为国家带来难以弥补的破坏。

不是说以民为先吗?

一个大马,为什么在搞分裂?

Thursday, July 7, 2011

沙巴漂白行动不漂白


之前不确定“6P”行动会否包括东马在内,今天读到州移民局总监莫哈末曼迪和州秘书苏卡迪先后发表的言论。

前者说有关运动将在18日展开,为期两个月。

后者说本州只推行“5P”,少了1P,不是“6P”计划。

所谓的“6P”行动,就是登记(Pendaftaran)、合法化(Pemutihan)、特赦(Pengampunan)、监督(Pemantauan)、执法(Penguatkuasaan)和驱逐出境(Pengusiran)六个步骤。

本州少的1P,却是此次行动的主题,就是合法化(Pemutihan)。

州秘书说,非法外劳登记後必须先离境,再通过合法途径进来沙巴。

这是因为本州已经为外劳进行数次合法化运动,但问题并没有解决。

州秘书说的不错,如果将他们合法化,那只将鼓励更多非法移民潜入本州。

但我可以预见,这样的一个漂白行动将无法解决州内的非法移民问题,最后徒劳无功。

何解?就是因为他们非法进来,既要把他们遣送回国,你认为他们还会自动送上门来吗?避之都还不及呢!

而且,回去後若想回来就必须先觅得雇主,他们在自己的国家哪有门路?最后还不是先非法潜入本州,再来慢慢寻找工作?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多此一举,让本州政府送回国後又千方百计潜进来?

我想,为什么过去几次的特赦行动只能“短暂”奏效,原因即在此。

而这次,他们还要自费回国,你觉得他们会愿意花这些冤枉钱吗?回去後,还未必回得来呢!

所以我觉得,这些非法外劳乾脆就不进行登记,继续当非法好了。

与半岛登记行动有异的还有两项。

一是本州的登记行动是免费的,而半岛却是委任中介来登记。

二是在砂拉越和西马漂白的外来人不准来本州工作,这是避免这些外劳走到他州漂白再回来本州工作。

州秘书说这是解决沙巴非法移民一劳永逸的方法。

真的一劳永逸吗?我说未必。

从过去几次的特赦行动来看,非法移民问题将永远存在,因为就算一批送回去了,另一批新的会来,甚至是同样的一批又会偷潜回来。

所以,他们哪会“自投罗网”?

其实,本州更严重的问题,是非法移民取得大马卡而成为我国公民。

这个错综复杂的问题,对当权者来说,成了一个忌讳的课题。

Wednesday, July 6, 2011

一个大马,有黄色的恐惧


警方是不是反应过敏了,连亚庇警方也不能例外?

上周,七个人在本地一家餐厅吃早餐,其中一人穿了净选盟的T恤,结果警方出动50-60人,将他们通通逮捕带回警察局问话。

当时我想,他们犯了甚麽滔天大罪?警方需要那么大阵仗,如临大敌?

今天又在报纸读到州警察总监说:警方将在完成调查工作後,提控这七人。

总监那样肯定吗?

至于该当何罪?总监没有说,可能就是要等到调查完毕後,才知道要控以甚麽罪吧!

对净选盟游行的事件急转直下,也相当令人感到意外。

原本执意要走上街头,最高元首一篇御词,安碧嘉就愿意改在体育馆内举行,那也太戏剧化了吧!

但心里难免有个困惑,安碧嘉是这净选盟的发起人吗?就算是,它也是由各NGO所成立起来的,安碧嘉在觐见元首,或改变计划之前,是否有先通过大家的同意呢?

从媒体的报导看来,好像是个人的决定。

据Raja Petra说,元首的御词,其实是有人代写的。

那也不奇怪,因为最高元首通常不会也不应插手这类事情。

我的看法是,泰国的选绩,是导致事情急转弯的主因。

为让纳吉有个下台阶,故有了元首的御词,然后纳吉态度放软,愿意让净选盟在体育馆里集会。

其实,这里已显现了几个矛盾,也难怪依布拉欣刮刮叫,说既然净选盟是个“非法组织”,安碧嘉就不该获准觐见元首。

同样的,既然是“非法组织”,就算是在体育馆内,也还是个“非法组织”啊!

相信纳吉话说出口後有点后悔,因为原意是要阻止净选盟办活动,千方百计在所不惜,如今改在体育馆,那参与者当天若穿着黄衫步行至体育馆,警方还捉不捉人?

所以过后纳吉又改口说,捉不捉人,由警方决定。

但警方会说:按上头指示。

根据纳吉的说法:如果不是在街头游行的话,活动就可以进行。

但今天有篇报导说,昨晚的一项净选盟汇报会,却因警方的重重包围而被迫取消。

为什么警方还不罢休呢?

例如今早还设路障检查,导致交通严重阻塞。

政府对此事件,如今持的是甚麽立场?我觉得好像有点言行不一哩!

其实,如果首相要显示他一个大马真的“以民为先”,他就应该泱泱大度地让净选盟游行得以进行。

毕竟,净选盟提出的选举改革诉求,不是大家都所愿意见到的吗?

(1)全面清理选举名册;
(2)改善邮寄选举程序;
(3)实施点墨制;
(4)至少有21天竞选期;
(5)每个政党可以公平在媒体曝光;
(6)加强选举法令的执法;
(7)消除贿选;
(8)停止龌龊政治。

政府千方百计的阻止,甚至在709未来到前就展开逮捕行动,制造混乱和恐慌,那可是个亲民的作为吗?

连穿在身上的颜色,也可以忽然变得那么敏感。

别人看来,那已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举动了!

这就是我所感到忧心的地方。

Tuesday, July 5, 2011

魂兮归来(29):两个离奇的窗口


已经有两个星期了!

调查赵明福死因的皇委会两个星期前将调查报告交给国家元首,报告书124页厚;至今,人民依然不知报告里作了甚麽结论,因为皇委会让国家元首决定是否要把报告公开。

不觉得很奇怪吗?既然做了调查,却又不让人民知道调查结果,难道有甚麽不可告人?

冯正仁只说皇委会的五位成员对赵明福的死因看法一致,没有任何异议,但又拒绝透露报告详情,说那是国家元首的权力。

咦,何须劳烦元首,林甘案,不是由内阁公开调查报告的吗?

至于赵明福案,是最高元首还未作出决定,还是已经决定不公开赵明福死因?

至今,人民仍然一无所知。

若未决定,为何迟迟不做决定?

若已决定不公开,那又是为什么不公开?

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最后仍是悬案一宗?

连赵明福的家人,都没有权力知道死因吗?

那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明福案未能了断,那边厢,沙巴尼验尸庭开审进入第二天。

我一直狐疑,从三楼跌至一楼,真的能跌死人吗?

一个人如果要自杀,会选那么“低”的高度去跳吗?不可能吧!

万一跌不死而半身不遂怎么办?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人真的决意要死,他一定是选够高度的高楼去跳的。

选两楼的高度去跳,这还是我头一遭听到。

但,更令人震惊的是,今天读到报导,说沙巴尼是因为“要离开反贪会”,原本是要跳到10尺外羽球场旁的屋顶去,却不慎跌在羽球场上。

这就奇了,要离开反贪会大厦,大可从底层的大厦大门光明正大地离开,为什么要从三楼的窗口跳出去?

而且是想跳到10尺外的屋顶去?除非是long jump冠军,沙巴尼跳得到10尺远吗?

难道沙巴尼被软禁了不成?

然而之前陪同沙巴尼一起的反贪会官员却没有说沙巴尼被扣留了啊!

他原本只是去交一些文件给某位官员,因为那位官员不在,而由另一位官员陪同他,之后这位官员走开一下子,沙巴尼就离奇地卧尸在楼下的羽球场了!

为什么验尸庭没有把这个疑点提出来?

同样和明福案的窗口相似的便是:沙巴尼有可能从那么窄小的窗口爬出去吗?

不止爬出去,他还想跳去10尺外窗口左边的一个屋顶。

太不可置信了!

Monday, July 4, 2011

飞萤 · 马航 · 亚航:要进步就要竞争


上周陪女儿去首都办签证。

由于时间紧促,上亚航网订购来回机票,最便宜的也要500多一人,两个人就要1000多块。

觉得贵了点,於是试上马航和飞萤网站去找。

原本不抱太大希望,出乎意料之外,发现飞萤机票竟然比亚航来得便宜;同样的来回日期只是390元,两个人只要780左右,800都不到。

於是,就订了飞萤机票。

这还是我头一次搭飞萤。

相比之下,飞萤空姐空爷的素质还是比亚航差了点,这点飞萤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举个例子,乘客上机时,机舱里的空姐空爷竟然顾着交谈,未向登机的乘客问好。

这不是基本的礼貌吗?

让我想起马航的简写MAS,当年即被戏称作mana ada service!

服务欠佳,说穿了,都是公务员的官僚心态在作祟。

在那时,complain归complain,有事要飞西马,你还是要搭马航,因为你没有其他选择。

从这点可以看出,不管做甚麽生意,甚至是人与人之间,有竞争才有进步。

犹记得许多年前,亚航还没有出现,马航垄断了东西马航线,做的是独家生意。

那时,亚庇吉隆坡来回机票,我记得是800元左右。

那个时代,800将近1000大元,说来不算便宜,如果没有特别事情,州民都不会随便搭机到半岛去。

东西马交流,可说是件奢侈的事。

州人也不是没有要求过马航降低票价,但马航的答复就是:无法再降价,因为东西马航线本来就亏本,降价会让亏损扩大。

马航还说:因为国际航线赚钱,才能补贴东西马航线的亏损。

言下之意:如果有得选,马航都未必愿意飞来这里呢!

但事实是否如此呢?

当亚航一出现,马航的上述论调就即刻被推翻了!

因为,亚航机票不止便宜过马航,而且还时不时推出超低特价,甚至是0票价,立时把马航竞争力远远抛在后头。

不妨如此想:亚航票价比马航来得低,为何亚航可以赚钱,马航却不能赚钱?

其中原因,不言而喻,这里也不再赘述。

也因为有了这样一个竞争对手,马航不得不作出改变,终于有了maswing和firefly。

当年的马航股价几乎是亚航的三倍,如今却早已被亚航追上,倒过来亚航股价是马航的两倍。

难怪之前有提出是否要先把马航“私有化”,就是先让它从交易所下市,因为股价跌得实在惨不忍睹。

现在反而是靠飞萤来为马航集团赚钱。

因此,也有建议让飞萤取而代之上市。

不过,上述建议,据说已让马航主席慕尼拒绝了。

当年政府调了依德利斯,对了,就是PEMANDU那位依德利斯,希望能为马航大刀阔斧一番。

第一年,马航的确是转亏为盈,盈利却原来是来自脱售本身的大厦。

依德利斯后来获纳吉重任,改以负责PEMANDU,好为国家政府和经济转型。

马航依然无甚表现,上月尾更跌至1.35元,若非出现“私有化”传言,现在恐怕还在谷底徘徊。

看马航的演变史,的确给人许多感慨。

要讲深一点,那也是给当年的NEP所害的。

而幕后“黑”手,又是敦马在搞怪。

否则,马航哪会像现在那样一蹶不振?

所以,要进步就要竞争,否则你只好成为历史。

Friday, July 1, 2011

兴业倒购联昌:公积金变相“拯救”政府?


还是儿戏。

上星期,联昌马银行双双表明不再对兴业有兴趣,洽购因此告吹。

原本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

这星期,却忽然传出兴业反客为主,倒过来要收购联昌!

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导,兴业有意收购联昌,以成为东南亚区最大的金融机构,市值860亿。

这有可能不可能?联昌会愿意被倒购吗?我很怀疑。

《大马局内人》也报导,兴业的最大股东公积金局和Aabar投资(就是向阿布扎比以每股10.8元买过20%兴业股权的姊妹公司)有意为兴业的收购进行融资。

《局内人》说:这将是一项现金交易,如果联昌之大股东国库控股(Khazanah)接受有关献议,它将有200亿元进袋。

等于说,政府将有200亿元进袋。

同时,兴业不介意在并购後,弃用「兴业」,改以「联昌」为名。

另一消息则宣称,合并行动是为了打造全球其中一家最大的回教银行。

此外,布城经对此计划表示赞同,因为如果“脱售”联昌,政府将从公积金直接获得现金,不是贷款。

可以说是公积金无息贷款给政府。

其实,自上周马银行联昌公布取消与兴业洽谈後,兴业也表示无需急着找买家,但在短短一个星期後,忽又提出倒购,显然不是“自愿”。

看样子,幕后推手若非公积金,就是政府本身,更可能是两者联手。

之前马银行联昌洽购兴业,也是国行在背后,因此,政府若通过国行在背后“鼓吹”,那也不奇怪。

其实,当年当公积金持有兴业股权时,已经引起市场与雇员们的不满。

因公积金当年以高价买进兴业,遇到金融风暴导致兴业股价大挫而无法脱手,“被动”地成了兴业大股东至今(48%股权)。

如今理应想法脱售兴业股权,没想到变本加厉,竟想鲸吞联昌,与Aabar联手收购。

政府也想趁此渔翁得利,因国库若能成功把联昌卖给公积金,将有200亿元进账,而不用向公积金贷款。

难道政府手头真的那么紧,宁可变卖联昌股权?

实际上,政府仍然可有“话事权”,因公积金局虽说是雇员的血汗钱,但管理公积金者仍是政府官员,仍“听命”与政府。

敦马时期,不是时常利用公积金来拯救朋党企业吗?

如果没有这些所谓的“拯救”计划,公积金的派息率,恐怕就不会这么低啦!

白糖是统制品,还是垄断产品?


FELDA向公积金借钱来炒自家的股票?

今天读到一篇马新社的新闻。

针对之前曝光的公积金贷给FELDA的65亿元,首相署副部长阿末马斯兰解释说:20亿是用在油棕重植计划上,15亿用来买MSM股票,其余30亿元可能不会动用。

至于用来买MSM股票的15亿,阿末很为FELDA感到自豪。

他说:这是一项赚钱的投资,因为在MSM上市短短的两天内,FELDA已经赚了11亿元!

他也叫FELDA垦殖民不要对举债感到忧心,因为FELDA一向拥有良好的贷款记录。

阿末透露,在公积金的财表上,有关贷款也被当作是项可为公积金会员带来良好报酬的投资。

副部长说公积金借贷给FELDA没有问题,主要是安抚民心,但我对FELDA借钱来买MSM的股票感到不安,这算不算是局内交易?

MSM首日登场即大炒,涨势惊人,幅度高达42%。

阿末透露,头两天FELDA从中即赚了11亿元。

不知这只是帐面盈利,还是FELDA已经从中套利,总之这是一笔可观的盈利。

从今天T+3股价再呈涨势,可见此股仍未退潮。

但是,身为母公司兼大股东,FELDA如此炒作,岂非有利益冲突之嫌?

这点,交易所是不是要质问一下呢?

另一则新闻则报导:政府明年将再把糖价调高20分至2.5元,2013年至2.7元,届时MSM财年净利将分别增长11.7%和8.7%!

不禁叫我疑惑,白糖究竟还是统制品,还是变成了垄断产品?

这不是典型的「官商勾结」吗?

有政府这样来照顾,盈利当然步步高涨。

朋友,不要再吃糖了,既对健康不好,也拒绝让奸商得利。

http://malaysiansmustknowthetruth.blogspot.com/2011/06/felda-spends-rm35bil-from-epf-loan.html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