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0, 2011

所以我是一名社会主义者


709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星期了,但,对内长和警方来说,709已经成了一个梦魇。

英国「经济学人」有关709的文字被当局涂黑的报导,大家也有读到了。

今天读到报导说:警方将向媒体公开709的录影短片与照片。

咦,709的影片照片与文字,媒体不是已经铺天盖地报导了吗?

难道那些报导都作假,警方版本才是正确的版本?

同善医院事件怎么了?卫长调查的结果如何?好像没有动静。

同善医院事件,11位医生看不过眼,出来说话。

此外,还有176位来自怡保的医生,要求政府立刻释放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的六人,包括再也古玛医生(Dr Michael Devaraj Jeyakumar)在内。

昨天,代表全国逾5000名医生的大马私人执业医生联盟(Federation of Private Practitioners' Association Malaysia)致内长希山一封公开信,同样要求内政部释放再也古玛。

警方是在上月25日扣查30名社会主义党党员,隔天,再也古玛连同另外五人在紧急法令下被扣留。

当时的「罪名」是:“怀疑他们企图复辟共产主义”和“企图向国家元首发动战争”。

当时读到有关报导时,也觉得太好笑了!

当今这个时代,还有人相信“共产主义”吗?这不太好笑了吗?

我想,警方会不会把“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划成等号?

前者是“socialism”,后者是“communism”,意义不尽相同。

“企图向国家元首发动战争”,那更是“莫须有”之罪。有可能吗?

之后,根据警方的逮捕令,再也古玛是因为“涉及非法组织净选盟2.0,呼吁公众出席净选盟2.0集会,导致公众害怕(ketakutan)和颤栗(kegentaran),影响社会的日常生活和危害公共秩序”。

如果这样,警方为何又不直接“逮捕”净选盟主席安碧嘉?她才是“祸首”嘛!

社会主义党总秘书阿鲁仄万也质问警方:“再也古玛等6人是6月26日在紧急法令下被扣,政府在本月1日才宣布净选盟为非法组织,两者怎会有关连呢?”

阿鲁仄万也说:“目前全国已有500宗报案,不满政府无理扣留6人,同时也收集到逾万人签名响应释放六人的请愿,尚未包括网上8669个签名。”

大马私人执业医生联盟给内长的公开信促请“尊贵的部长,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运用适当的权力,你的政治敏锐将会获得人民的正面回应”。

最后一句,我觉得最一针见血。

当下政府最欠缺的,就是对人民的需求不够“敏锐”。

之前我就说过,如果纳吉还有一个公关顾问还是智囊团,这个顾问还是智囊团的表现真是非常糟糕。

首相总该听过「太阳和风的故事」吧!

要嬴取人民的支持,你应该嬴取民心,而不是用高压手段来引起人民的反弹。

这叫甚麽“damage control”,根本是“破坏形象”啊!

这样一个基本的道理,难道纳吉还不明白?

昨天,社会主义党发布了再也古玛的一篇文告,里边说到:

“This is not the world that I wish to bequeath my grandchildren. That is why I am a socialist and intend to remain so despite the EO arrest,”

“这不是我要留给我子孙的一个世界。所以我是一名社会主义者,就算在紧急法令下被捕,我仍然相信社会主义。”

是的,你要我们的子孙,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http://national-express-malaysia.blogspot.com/2011/07/behind-bars-jeyakumar-says-remains.html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709,社会主义党比民联还要威风。

小頑童@nottyboy said...

馬來西亞警察讀書不多,青紅皂白分不清,連社會主義跟共產主義指鹿為馬的畫成等號。。。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