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25, 2011

反贪会也要转型?


读到中国快速火车严重相撞意外,上海铁路局三名负责人须免职调查新闻。

看回头,明福案三位反贪会官员事发後安然无事,其中一位还获得升职,这就是我国的问责制度。

事发两年後,随着皇委会调查报告出炉,结论是明福是被那三位官员逼到“自杀”而死的。

《光明》就直截了当的以“赵明福被自杀”做标题。

不管明福到底是被逼“自杀”还是遭人“误杀”,显然的,这三位官员需为明福之死负责。

如今才听到反贪会说要将对明福“激进盘问”的三名官员停职查办;时间上,如林吉祥说的,反贪会做的不够也太迟(too little too late)。

我不相信事发後,反贪会没有做自己的内部调查,如果有做的话,就应该知道事发时的整个来龙去脉。

更荒谬的是,其中一位竟然还能获得升职,这是一个甚麽样的赏罚制度?

如此说来,反贪会高层本身是否也已经失职?是否也应该引咎辞职?

是不是,那样的盘问方式在反贪会是获得上头默许的?所以那三位官员才没有面对内部行动?

难怪意外才会一再发生,一年半後,又发生了沙巴尼事件!

反贪会官员也想制造沙巴尼是自杀或“失足”而死的。

但,好端端的一个人,既然是从正门进来,为什么不能从正门走出去,却要从窗口爬出去?

面对压力之下,反贪会成立了一个以阿布卡欣为首的10人“转型执行委员会”,“以全面研究如何提升反贪委的素质和管理机制等”。

我的首个反应是,不会是依德利斯的建议吧,连反贪会也要转型?

报导说,PEMANDU也会协助“转型执行委员会”。

既然是要研究如何提升本身的素质和管理机制,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独立的委员会,因此,由反贪会主席来担任这个转型委员会的主席,是否恰当?

当然这并不是反贪会第一次转型。

大家如果记得,反贪会(MACC)的前身是反贪局(ACA)。

当时为什么会从反贪局“转型”为反贪会?

如果我的了解和记忆没错,主要是让反贪会独立,有更大的自主权,不必“听命”於总检察署。

没想到“转型”的结果,却让反贪会官员更滥权,更无法无天。

更矛盾的是,拥有更大权力後的反贪会,并没有让大马的贪污指数好转,反而是每况愈下,跌得凄凄惨惨。

去年,当依德利斯宣布GTP(政府转型计划)时,肃贪就已经是GTP其中之一项计划。

但,在这方面,当局究竟采取了多少行动呢?

当你读到有人买了一只价值24百万(不确定是马币还是美金)的钻戒进来,那是她从小养成储蓄的好习惯所得来的,你会相信吗?

然后,又有人用30亿美金买了一艘纯金和白金的游艇,你会相信吗?

是谁叫我们要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呢?

接二连三的挥霍事件,却未闻依德利斯发一言。

原来大马人可有钱得很呢!依德利斯,你肯定国家会在2019年前破产吗?

3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升职,代表反贪会勉励官员严刑逼供。转型,反贪会转型去返贪会就刚了。

Anonymous said...

tell MACC no nid to waste our tax payor money, "Close Shop" straight away!!!

· 康华 · said...

大佬,返贪会,好!

anonym, no, we need a righteous on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