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8, 2011

如果我是首相,我会让净选盟游行,还要叫警方开路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孔子会说:「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我以为应该是:「无道则现,有道则隐」。

天下无道的时候,不是更应该出来保家卫国,为这块土地打抱不平吗?为什么无道的时候,反而更要躲起来,像贪生怕死?

是不是因为当时豺狼当道,民不聊生,天下动荡不安,令孔子感到彻底失望,所以叫弟子们无道时要隐居,要等到天下有道的时候,才出来为国家作出贡献?

可能孔子的意思是叫弟子要明哲保身,不要助纣为虐。

孔子也感叹说:危险的国家不要去,动乱的国家不要居。

这又让我想起《礼记》里的一个故事。

有一天,孔子和弟子经过泰山脚下,遇到一位躲在深山里的老妇,家里的男丁到山里干活时,都先后被老虎吃掉了,但她还是不愿搬走,她说:因为暴政还比猛虎可怕啊!

孔子还说:当太平的时候,国家还有贫且贱的人,对国家来说,那是一种耻辱;同样,当国家动乱的时候,却还有人大富大贵,那也同样是一种耻辱啊!

此刻,我的心情就是沉重的。

究竟是谁在制造恐慌?

昨天,连亚庇也来一个“逼真”的演习。

地点在哪里?《诗华》这样报导:

“警方今天出动九百名来自各单位的警员,在亚庇市区及多条主要道路,八大策略地点,荷鎗实弹展开「镇压净选盟非法游行」演习。

由警方人员扮演的「净选盟游行者」与荷鎗实弹的镇暴警队「红头兵」,当街发生「肢体冲突」,警方更出动水弹卡车与警用直升机在亚庇上空盘旋,演习接近真实,引起市民紧张,纷纷拨电至报馆查询。”

为什么偏要在繁忙的时刻与地点进行“演习”?让不知情者,信以为真?

真的,不知情者,以为709游行已经提早在亚庇进行了!所造成的严重交通阻塞,让净选盟游行,可能都不会这么糟糕。

要演习,为什么偏要在市中心和一些闹区?就是偏要让民众看见,借以恐吓人民吗?

当局有没有想到,这样做,其实是在为当政者扣分?

人民可以“畏惧”,但肯定不会“屈服”。

上一回的净选盟游行,不是在和平的气氛下进行的吗?

只是警方后来把游行搞砸了。

净选盟只是要求选委会,一个乾净与公平的选举。

那不是朝野政党,也包括百姓们,所乐于见到的一个现象?

政府刻意打压,不等于默认了国家的选举并不乾净?

首相如果聪明,就不应该反悔。

几天前,纳吉不是叫净选盟到体育馆去吗?

可能没有想到净选盟会同意吧,如今却又不给准证,还把责任推给警方。

内长频说净选盟是个非法组织。

好,那就让高庭来审核吧。

安碧嘉说:净选盟不是一个组织,它是由62个NGO成立的一个movement,所以非法的问题并不存在。

我也很诧异,本州领袖对此课题,出奇的沉默。

本州不是有幽灵选民、外来人持有大马卡在大选时投票的事件吗?

难道州领袖不想看到一个乾净公平的选举?

难道州领袖对本州人口不寻常的以倍数比率增长不感到好奇吗?

为什么好像事不关己?

现在的情况,好像国家已经沦为警察国,民选议士们都要靠边站,这还算是民主吗?

如果我是首相,我害怕甚麽?

我会大大方方地让净选盟游行,还要叫警方开路。

因为我认同选举必须是乾净和公平的。这样做,我会嬴取更多民心,何乐不为?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

连一个净选盟都处理不好,还为国家带来难以弥补的破坏。

不是说以民为先吗?

一个大马,为什么在搞分裂?

5 comments:

山城客 said...

我也这么说。

防集会像防贼,只能说明他心中有鬼,这一仗,败家实际上这个烂政府,净选盟反而提升了知名度和公信,烂政府可谓得不偿失。

如今,告诉国人和外国,他渐渐转向独裁统治,可以预见,国家会越来越糟。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我也看到那个打压游行演习,搞到Tg. Likas那条路很塞车,还好我驾电单车,真是多此一举劳财伤民的老衰活动。

Fair仔 said...

如果您是首相,我想根本就不会有要求干净选举的集会。

纳吉政府的举动疯狂得让人担忧。。。

Alex Hiew said...

在自由民主的国度里,和平请愿是被允许的!

孩子王 said...

亚庇或沙巴,原来还有很多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其实也不知道"净联盟"是什么东西?后来看到那些警察和兵士紧张兮兮,四处做路障好奇之下才去看看什么“黄”这么厉害可以让政府怕成这样子?

根本就是做贼心虚,人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他们就在自掌嘴巴,可耻...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