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1

白糖传奇:可以取消补贴,也可以不起价


我说的不错吧?白糖起价,是因为要上市!

今天,这家公司终于挂牌上市了。

发售价3.5元,开市即作4.45元,溢价95分,下午再创惊人的新高4.98元。

看样子,还会有一番作为。

财经版这样介绍这家公司:

MSM是大马最大的白糖提炼商,在2010年拥有57%的市场比率。

它是联邦土展局集团的一部分...年产量大约110万公吨。

上市後,Felda Global Ventures持有40%股权,Koperasi Permodalan Felda持有20%股权,MSM将是马股第三大上市农基食品与饮料公司,排在PPB和QL之后。

该公司通过上市筹措8亿资金或2.34亿股,是马股今年最大规模的上市计划。

这个才是重点:

该公司预料将是政府即将开放白糖市场中的潜在受惠者,因为政府在逐步降低白糖津贴。

可能自己不吃糖,当我读到这是今年以来最大规模的上市计划时,心里有点吃惊,因为我以为,白糖不是“高价”产品,所以上市“规模”应该不会很大。

我觉得,发售价3.5元是高了点(散户3.38元),没想到上市还飚了42%。

是不是因为大马人嗜吃糖,造成白糖市场利润可观呢?

配合新股上市,媒体还报导:MSM今年的首季净利飚涨416.5%至6220万元。

MSM Malaysia's net profit for the first quarter ended March 31 increased by 416.5 per cent to RM62.2 million, mainly due to the rise in sales and higher prices of refined sugar products.

2010年的全年净利是2亿3286万元净利。

如果照首季的6220万元净利比率来算,今年的全年净利至少可达2.5亿元以上。

难怪首日上市就受到热捧。

我要带出的,就如我上回说的,政府逐步削减补贴,让白糖起价,主要就是要让MSM上市时取得可观溢价。

看它今天的表现,就知道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

联邦土展局是在去年一月向PPB收购MSM过来的。

不觉得很奇怪吗,自此以后,便时常听到白糖短缺的新闻。

不用问,不用说,谁都知道,那都是人为造成的。

而从此以后,白糖即“定时”起价,一年下来,已经涨了一元多了!

部长的说词是,白糖起价,是因为津贴削减。

部长还说:白糖涨价20分,政府就可以节省一亿元补贴。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MSM去年可赚2.32亿元,就算政府削减一亿元补贴,白糖不起价,MSM仍然可获取1.32亿元净利。

所以我说:取消补贴,不用起价,白糖依然有利可图。

Monday, June 27, 2011

兴业资本:交易所保持缄默


马银行联昌取消洽购,兴业跌了两天,还跌破未涨前的水平,今天终于止跌回升。

至今,未见交易所或证监会对此事发一言,连最起码的不寻常市场活动(UMA)质询都没有。

当然还有数项问题未获得解答,例如国行为何会允许马银行和联昌“争购”同一对象?

数年前,却又不准南方这么做?

南方被逼以低价卖给联昌,如此厚此薄彼,南方能不能要求国行赔偿?

此外,阿布扎比以10.8元高价卖给相关公司Aabar的手法是否恰当呢?

这算不算局内交易?

自己人卖给自己人,借以抬高市价,实在有操纵市价的嫌疑。

以为交易所至少会针对这两件事发表看法或采取行动,至今却依然保持缄默。

如我之前说过的,交易所近来异常低调,不像以前,只要市场有甚麽风吹草动,交易所必会向相关公司发UMA文告。

虽然公司一向给的回答都是一问三不知,那是另外一回事;问题是,交易所的职责,总不能不做啊!

有没有发现,近来的蓝筹股走势,比炒股更像炒股了!

例如云顶走势,近来都是大起大落,一天的高低差异可以相差四、五毛。

如果敢敢在11元以下进场的话,一旦冲破11元以上即卖掉,一天的利润是相当可观的。

云顶为何波动激烈?

不排除与它是综指成份老大股有关。

那些炒综指期货的炒家,只要专注在几只综合成份股就可以了,云顶便是一只最显著的例子。

交易所愈来愈像一个炒家炒作的地方,近来有多少股挂牌上市,数年後又除牌下市。

这是否反映我国上市公司的素质每下愈况?谁还有信心投资马股?

总觉得交易所前CEO尤斯里的成绩麻麻。

记得当年,为了让综指冲破1000点大关,推介了富时综指(FTSE)以取代原本的综指,富时综指很快冲破了1000点,近来更保持在1500点以上。

但,如此人为的数据,是否真的反映实况呢?我很怀疑。

综指为何那么容易冲破1000点?

其实很简单,原本的综指乃以100只蓝筹股组成,现在的富时综指却学美国的道琼斯,只以30只蓝筹股组成。

云顶即是其中之一重量股。

可想而知,有心人只要加重火力在炒作云顶,要操纵综指走势,其实易如反掌。

这样说,大家或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云顶走势犹如过山车,其他炒股恐怕亦望尘莫及。

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别人可能不会同意。

但,云顶变成炒股,却是不容否认的事实。

刚才提到尤斯里是交易所的前CEO,那么谁是现在的CEO?

他叫达祖丁,刚在4月初走马上任。

他未加入交易所前是兴业的董事经理。

这么凑巧!

话虽如此,我觉得他应该对兴业洽购的变化表态。

Friday, June 24, 2011

兴业资本:国行令大家都不开心


听起来真是儿戏。

关于马银行联昌“竞购”兴业一事,当时我就说了:企业界的虚实真假,有时还真难辨别。

马银行联昌原本就表明对兴业没有兴趣,所以不会竞标兴业股权。

但短短两个星期後,国行却批准两者与兴业进行洽谈。

当时我就质疑国行的双重标准,并以南方为例,何以当时国行说银行并购洽谈只可一对一,如今却又同时批准马银行和联昌一起“竞购”兴业。

国行的原则何在?

如今看回头,马银行和联昌当时好像是被“逼”的,因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两者又不约而同地宣布取消并购兴业的计划。

更离谱的是,兴业股价跟着狂泻,昨天跌近60分至9.03元,今天再跌一度55分至8.48元最低,收市8.75元,还低过未涨前的9.22元,叫投资者得不偿失。

何以两家银行都放弃与兴业洽谈?不排除与兴业股东之一阿布扎比最近以每股10.8元卖给姊妹公司Aabar有关。

这个价钱,还高过这期间兴业飚到的最高价钱10.4元。

但,那只是左手卖给右手的一个动作,不排除价钱被蓄意抬高,能不能拿来作准?

若要马银行和联昌以10.8元当作洽购的参考价,我想两者当然会万分不愿意。

我的猜测若对的话,那两者同时宣布与兴业中止洽谈,那也不令人意外了。

我想,此事的发展让各造都不开心。

报导说,国行要公积金(另一大股东)和Aabar支持有关合并,包括如果马银行和联昌提出较低的献购价也要接受。

这叫甚麽民主自由市场?这岂不摆明国行偏心?

这和当年南方被“逼”卖的手法如出一辙,很明显的,国行有心偏向联昌和马银行。

据说公积金和Aabar因此要求也是财长的首相插手。

首相干预的结果如何?便是马银行联昌双双表明不再对兴业有兴趣。

所以我说,国行的自作聪明,导致大家都不开心。

但,最大的输家,是当天高价买进兴业,如今唯有面对惨痛损失的股友们。

Thursday, June 23, 2011

1MDB的账面盈利  


1MDB的发展工程尚未开始,它如何在第一年就取得盈利?

这个问题一直让我感到好奇。

昨天,安华在国会要求公帐会调查,这家神秘兮兮的1MDB与沙地石油(PetroSaudi)之间令人可疑的交易。

至今,未闻纳吉对此作出回应,也未知公帐会是否会进行调查。

其实,这已不是安华第一次对1MDB的操作提出质疑,但,首相就是不回应。

根据安华透露,1MDB首年高达4.25亿元的盈利,只是一项“账面运作”。

首先,1MDB是以35亿现金投资在一个大马机构沙地石油联营公司(1MDB PetroSaudi Ltd),五个月后却以41亿售给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从中赚取6亿。

这41亿却是以11年“分期付款”方式还给1MDB。

安华质疑,1MDB最后是否能够完全收回这41亿?

这6亿的盈利,其实是非常低的回酬。

以hire purchase的利率计算方式,11年,每年的利率仅是区区的1.5%!

如果放存款,目前至少也有3%!

1MDB为什么会愿意接受这么低的回酬?的确值得怀疑。

而且这不是小数目,投资在其他生产领域,肯定可疑取得更高的回酬。

更令人担忧的是,1MDB的本金是50亿,即是说,70%的本金却借了给沙地石油。

1MDB做的不是银行生意,为什么会贷款给沙地石油?

而沙地石油又是它的联营伙伴!

别忘了1MDB元还有一笔50亿元债券,而担保这笔债券的,正是我国政府!

即是说,如果沙地石油停止付款,大马政府就要代1MDB还这笔债!

政府已经负债累累了,赤字高居不下,还有能力担保这笔债吗?

可见安华提出来的问题,不是无的放矢。

政府担保1MDB的50亿债券,又是否有通过内阁批准呢?

Wednesday, June 22, 2011

新布兰河不是河,它是一条大沟渠


谈到“美化新布兰河计划”,我很纳闷,既然是以“美化新布兰河”名之,为什么不是先从美化该河开始?

说实话,之前我只当它是一条大水沟,从几何时,它已“升格”为一条河?

这条河,说有多脏就有多脏,不小心跌下去的话,你不是溺死,而是脏死。

它是一条黑色的河,河面上满是垃圾。

这样的一条河(姑且接受它是河不是沟渠吧!),你觉得你会刻意去沿着河岸漫步,一面欣赏它吗?

当然不会,更何况是要吸引游客前来?

根据报载,这是沙巴发展走廊计划下,将在亚庇落实的三项旅游计划之一。

各位看到的这张插图,是artist impression,与现有状况相差一万八千里。

成本预算是4500万,包括美化新布兰镇和加拉门星河岸。

第一期耗资2500万,预计将在明年竣工。

何谓第一期?应该就是正在加拉门星一带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河边悠闲走道工程。

好,问题来了,原本是一整排,没有100也有50个的泊车位,忽然都没有了!

因为都被拿来改建成宽阔的行人道!

没有了泊车位,车主们都乱乱泊车,包括在唯一的进出口也泊了车,把原本就严重塞车的情况更加恶化!

警察也很有默契似的,不再来这里抄牌。

加拉门星这里最迫切需要的,是增加泊车位,而不是把泊车位改为悠闲走道啊!

所以我说,这里缺乏的就是一个完整的“城市规划”。

唉!这样说,我又不知要得罪多少人了!

Tuesday, June 21, 2011

州立圖書館心血来潮要搬迁


恕我孤陋寡闻。

孩子小时候,时常带他们到亚庇的州立图书馆去看书借书。

很多年前,当加雅学院背后的图书馆大厦建好的时候,我以为市区的图书馆将会搬去那里。

有一次,带了孩子去,入口处的职员却告诉我们,这里是图书馆的办事处和资料库,没有图书供借读。

当时就觉得,这么一个漂亮华丽的大厦,却不对外开放给民众借书,只做办事处,那不太可惜了吗?

孩子逐渐长大,去图书馆的次数也逐渐减少了。

不是孩子不再爱书,而是图书馆的新书不多,很多已破旧不堪,引不起孩子的兴趣。

二来也是我自己逐渐不想去,图书馆应该是个让人安静看书的地方,但每次去,必会遇上一些在里边吵闹、你追我逐的小孩子。

不止小孩如此,一些大人去图书馆不是去看书,而是坐在沙发上高谈阔论。

另一个原因,便是大众在亚庇开了分行,孩子喜欢那里的书香,有了选择,便再也不肯去图书馆了。

这些都是题外话。

上周,读到亚庇图书馆要搬迁到第一海滨去,好让法庭扩建的新闻,倒是觉得有点困惑。

第一,既要鼓励人民多读书,图书馆就应该座落在公众容易去到的地方;搬到丹容亚路去,交通都不方便,不是理想的地方。

第二,第一海滨座落在帆船俱乐部和香格里拉酒店的中间,那也不是理想地点。可供民众游玩的自然沙滩已经不多,再建一座图书馆在那边,岂不又少了一个民众的大自然去处?

第三,觉得应该搬迁的是法庭,因为法庭不是人人都去的地方,搬远一点没关系,但公众图书馆的地点交通应该四通八达,才可以吸引民众前去啊!

第四,我认同黄一鸣说的,与其搬迁,政府应该建更多的图书馆。我觉得理想地点是沙大和小布城一带,那里还有很多可以发展的空间。

总觉得亚庇缺乏一个完整良好长远的市区规划(town planning),常常是一些政治人物的心血来潮,就决定要做者做那,把整个市区规划弄得乱糟糟。

如果没有记错,旧图书馆原本是座落在加雅街店屋的楼上,在80年代初期搬来现址。

即是说,这座“新”图书馆只有短短的30年历史,说来并不算长。

感到诡异的是,原本已决定今年在原址进行,蓝图和拨款也批准下来了,但一个临时变化,就说要搬迁。

而昨天才提出建议,今天就鉴定了地点,这个决定也下得太快了吧!

我随即可以想到当下在进行的甚麽“新布兰河美化计划”。

所谓的新布兰河,其实是一条高度受污染的大沟渠,你若只是美化河边,沟渠依然臭气乌黑的,谁要来欣赏这条河?

下回再谈。

Monday, June 20, 2011

他要絕食至死以赎罪?


我很好奇。

当我看到报导时,我还以为他“绝食”是为了“赎罪”。

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

人民党时代的青年体育部长康诺莫尊丁从上星期五开始绝食,以手写了六大页12大理由:为何他要绝食至死(to go on hunger strike until his last breath)。

是哪12大理由?报纸并没有把康诺的12大理由列举出来。

不过,根据Borneo Post访问他的谈话内容,我帮他算了又算,也只能找到8个理由,如下:

1。退休金被取消。

2。坐牢期间,他发现监狱官的服务与福利未被重视。

3。他已对政府失去信心,政府对非回教徒充满双重标准和偏见。

4。他有两个儿子申请警队和移民局工作都没有被录取。

5。希望政府公平提供教育贷款。

6。促请联邦政府履行沙巴20点契约。

7。希望「神」帮助揭露当年双六坠机的真相。

8。吁求政府撤消《彼得莫尊丁:嘉达山黄金之子》一书禁令。

还有4个理由是甚麽?不得而知。

康诺比喻为“最后一根稻草”,是他的退休金因坐牢而被取消,我相信那才是最大的理由,

其他理由,只不过是拿来加强他“绝食至死”不成理由的理由。

这些理由列举得杂乱无章,有些也无厘头得很,根本无法引起他人的共鸣。

最难以叫人信服的是,当年他也当过内阁部长,长达九年之久,沙巴的20点契约、政府的不公平、双六坠机的真相,当年又未见他提过出来?

好如监狱官员的服务与福利未被重视,要等他进去坐牢後才发现?

他两个儿子申请官职被拒,是因为非回教徒被歧视?

双六坠机悲剧,事隔35年後,才来求「神」揭露真相?

说白一点,就是看不到他对这些吁求的诚意。

我只看到他要“绝食”的唯一理由,就是要政府给回他的退休金。

就看他能维持多久,是不是“绝食至死”。

最好笑的是,他只是躲在他家里的一个祈祷室里绝食。

谁知道他有没有“偷吃”?

说到这位前部长,大家只记得6年前的一宗枪杀案。

警方原本已经宣布破案,总检察长却说没有“目击证人”。

取而代之,却以另一恐吓开枪伤人罪名判监6个月。

另一个青年却因中枪白白送死,至今沉冤未雪。

当晚拿着一把猎枪满街走的人,却只坐牢6个月?

如今却因退休金没了而要“绝食至死”。

他说若他不幸去世,那是圣父圣子圣灵的旨意。

那就let it be吧!

Friday, June 17, 2011

部长喜欢外包,因为对自己的官员没有信心


慕以丁大义凛然地说:旅游部长黄燕燕需亲自向内阁作出解释。

并说:如果有人滥用公款,绝对不会受到包庇。

当下,我正在等待媒体的报导,想知道部长是否已亲自向内阁解释,及内阁是否接受部长的解释。

但,如果部长向内阁作出如同向媒体解释的一样,我想我不会接受。

部长不解释还好,愈解释就愈糟糕。

欲盖弥彰,就是这个意思吧!

昨天读到部长可笑的辩辞,真是可以成为经典。

部长说:旅游部的“面子书专页非常成功,现已获得超过2万4736名粉丝,代表了2万4736名潜在游客”(potential tourists)。

我想部长大概真的对面子书一窍不通,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笑话。

24736名粉丝代表潜在游客?但里边大多是本地人,也有不少是政府机构和官员呢!

如果这些粉丝就是潜在游客,那另一面子书curi curi wang malaysia岂不更成功?

对比旅游部面子书成立了一个多月,这个“偷钱大马:面子书在短短三天就接近了9万名粉丝。

如此说来,旅游部是不是应该把180万交给这个面子书的管理员?

部长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是面子书专家,所以无法回答:为何一般的面子书是免费的,而旅游部的面子书却需要花钱用到开发硬体软体。

看来,部长真的是不知道面子书是免费的,所以才会花巨款请外包(outsource)一家公司来帮旅游部去打造旅游部的“社交媒体品牌”。

至于为什么旅游部不自己来做,部长给的答案,才叫人听了目瞪口呆!

部长说:本身对旅游部官员没有信心,因为这些官员都没有使用社交媒体的专业!

既然旅游部里没有人懂,那就请外人就最直截了当。

难怪给人报了大数!

不止面子书,连旅游部的网站翻译也是外包的。

部长告诉媒体说:旅游部的“我的第二家园计划”中文版网站翻译出错,不是由旅游部负责的,而是外包出去的计划。

但,那明明是google translate,也是免费来的!

难道旅游部又花了上百万元外包给一家公司上google去翻译?

旅游部是不是也要公布一下,到底花了多少钱给这家翻译公司?

翻译得好也吧,却翻译到如此狗屁不通,不知所谓!

知耻近乎勇。

如果是我,早就下台一鞠躬了。

Thursday, June 16, 2011

国家财富 被理得一塌糊涂


随着物价升涨,首相要我们改变生活方式来应变。

政府雪上加霜,不想办法控制物价,却还削减津贴,让物价升涨恶化。

首相要人民节俭,却没有要部长们以身作则,超支超额报大数工程此起彼落,不然就是签署不平等合约、做无谓的赔偿和让中介赚取巨额佣金。

钱永远都不够用,提呈附加供应法案已经成了例行公事,要求国会通过附加拨款。

说要减赤,那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

因为未见任何一个部门首长真的带头力行减少开销,见到的却是:几乎每个部门都要求增加拨款。

部长本身都没有一个好榜样,却要人民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叫人民如何服气?

看看最近一个接一个的花费,包括5000万元的大马电邮、140万的精明消费者网站、180万的旅游部面子书等等....。

相信还有甚多未曝光的浪费,比市价高出数十倍的价钱,甚至应该是免费的,都心甘情愿将人民的纳税钱双手奉上给对方。

有人说,当然啦,都是阿公的钱,花起来当然不心疼。

部长们不心疼,身为一名爱国公民,每天看到这些不是很“光荣”的新闻,却让我心疼不已。

当然我可以跳过不看这些新闻,但我不可以假装这些事情没有发生。

而且是发生在这个国度里。

这不是国耻,我国的耻辱吗?

有些课题,真的不想再提了,因为不要让它影响我的心情。

今天早上,读到部长还在强词夺理,忍不住又再写了有关面子书的事件。

但一波未了一波又起。

能源部长陈华贵透露,拿笃的煤电厂计划取消後,必须赔偿中国承包商2250万美元,或马币6814万元。

你看,承包商根本不需动工,就有近7000万元进袋。

大马政府的钱,是这么的容易赚。

而且这已不是第一单了,政府就是喜欢这样,常常朝三暮四,宣布了计划後又宣布停工。

然后就作出巨额赔偿给对方。

说回拿笃的煤电厂,其实,如果政府真的有听取民意,或者稍有一点环保意识,那就可以把这笔钱省下。

而且程序也不对。

政府是先和承包商签约後才来进行环境评估报告(EIA),根本是本末倒置。

否则,至少合约里要有一个条文,说通过EIA是先决条件之一,那合约就自动失效。

所以我说,政府就是喜欢签对己不利的合约。

看样子,我们的政府官员,个个都很会花钱,就是没有一个会省钱。

要人民做个精明的消费者,政府却没有一个精明的理财官员。

国家财富,就这样被搞得一塌糊涂!

不是面子书,是Social Media Branding


本来不要再提旅游部面子书这事件了,但今天读报,读到黄燕燕部长说:有关180万,不是花在面子书上,而是在social media branding上。

甚麽是social media branding?中文报把它译为“社交媒体宣传”。

那甚麽是“社交媒体宣传”?我仍觉得这个名称很抽象,不知所谓。

我上网去找资料,大约知道它的意思,就是通过网络媒体做宣传、打造品牌。

“Using networks like LinkedIn, Facebook and Twitter to brand yourself or your company.”

即是说,面子书也是属于“社交媒体”的其中一项。

好,既然部长现在改口同意“面子书”不需一分钱,为什么“社交媒体”就要180万?前者根本就是后者的一部分啊!

而且,部长的说词与副部长三天前在国会报告的根本就不一致。

副部长当时亲口透露,说旅游部设立了六个面子书,每个花费RM293,072,总额RM1,758,432。

这可不是反对党“误导”人民乱乱讲的。

要怪,就怪副部长在国会误导人民了。

现在部长说这笔款项不是用在面子书上,而是用在“社交媒体宣传”上。

但那不是同样的东西吗?改一个名称就可以瞒天过海?

那就请正副部长来当面对质吧,看谁说的才是真话。

如果不是花在面子书上,就请部长一一列出来,这180万是花在哪些“社交媒体”。

部长不忘透露,其他国家花更多钱在“社交媒体”上。

此外,180万原来只是一项3000万合约一部分,取得这合约的Impact Creations负责国内旅游业的宣传。

以下几段是从「当今大马」转载过来的:

「尽管盛传Impact Creations公司的顾问余祖妮(译音,Juni Ewe)是黄燕燕的密友,但这位马华副总会长矢口否认,余祖妮是攀关系才赢得这份合约。

“我身为政治人物已45年之久,任何人都是我的朋友。”

她强调,Impact Creations公司是通过公开招标与近40家公司竞争下,赢取合约。

根据沙巴报章《每日快递》在今年2月的报导指出,余祖妮是Impact Challenger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经理,但她为了避嫌,决定以Impact Creations公司来竞标。」

Wednesday, June 15, 2011

旅游部长应该笑自己,为自己感到悲哀


有句静思语:为自己找借口的人,永远不会进步。

不懂得反省,拒绝反省的人,同样也不会进步。

所以,当我读到旅游部长针对“面子书”的答复时,我更肯定自己的想法,这个国家真是无可救药了。

无可救药,是因为我们的国家领袖,从他们的谈话,从他们的应对,从他们的行为,在在显示着,原来不止他们的IQ有问题,连EQ也有问题。

你还会放心让有这样IQ和EQ的领袖来领导这个国家吗?

部长是如何回应这件事的?她说:我感到好笑,也感到悲哀。

她的好笑与悲哀,是因为行动党说“一个六岁小孩都可以设立面子书”。

但,这不是事实吗?谁都可以开自己的面子书,而且完全免费,不用一分钱。

旅游部的面子书,为何要用到180万?

它也不像副部长James说的需要维修。面子书,需要甚麽维修?

就算是聘请一家公司来“创意工作、概念、设计、动画程序编制和识别、测试与程序调整、上载及推行应用程式、系统服务器调动”等等,那需要用到180万吗?

这点,部长应该好好的解释,而不是嘲笑行动党的说法。

说不定,一个六岁小孩子设立的面子书,比旅游部的面子书,能够吸引更多人浏览呢!

更好笑的是,部长还自夸旅游部的面子书是个“专业和全球运作并获得良好管理的社交网络”。

“Our professional and globally run well-monitored social network。”

让我痛心的说,我们的部长可以大言不惭到这个地步,人民还能说甚麽?

人民要知道的不是你的专业性全球性和良好管理,人民要知道的只是很简单的一个答案:为什么一个免费的面子书,旅游部却要花180万来设立啊!

而这样“价值”180万元的面子书,今天开始,竟然不再接受网友的评论(comments)了。

网友的评论,竟在一夜之间完全消失了。

新的评论,也很快被删除掉。

为什么?原因不言而喻。

这还叫甚麽专业性和全球性啊?如此不友善,连网友的评论都不能够接受,那还能做甚麽大事啊!

既然如此“恶评如潮”,又不肯接受评论,那就乾脆把整个面子书页面删掉算了。

http://www.malaysia-chronicle.com/index.php?option=com_k2&view=item&id=14133:yen-yen-defends-facebook-splurge-i-feel-so-sad-for-dap&Itemid=2

Tuesday, June 14, 2011

哈!旅游部竟然不知面子书是免费的


这个国家,真是无可救药了。

或者可以这样说,这个国家的钱,实在是太好赚了。

我们有太多的领袖,是真懂还是真不懂?

天,是无知还是笨啊!

或者应该这样问,为什么人民可以接受政府削减惠及人民的补贴,另一边却任由高官们这样的奢侈浪费?

继依德利斯的“一个大马电邮”、贸消部的“一个精明消费者网站”和首相署的“一个第10大马计划”之后,现在轮到旅游部登场了!

今天,旅游副部长James Dawos Mamit在国会透露,旅游部花了180万元来设计facebook。

有没有搞错,facebook不是免费的吗?这连小孩子都懂啦!为什么旅游部的facebook要花钱?

副部长还很骄傲的说,其中一个Citrawarna 1Malaysia Facebook,至今已有20,292粉丝“like”了。

根据副部长的报告,旅游部委任一家叫Impact Creations的公司设计六个面子书页面,如下:

a) Cuti-Cuti 1Malaysia
b) Citrawarna 1Malaysia
c) Karnival Jualan Mega 1Malaysia and Karnival Jualan Akhir Tahun
d) Festival Pelancongan Seni Kontemporari 1Malaysia
e) Kempen 1Malaysia Bersih, 1Malaysia
f) Fabulous Food 1Malaysia

每个花费RM293,072,总额RM1,758,432。

不知这是不是政府的新政策,便是每个部门都要开设一个网站或面子书,如果每个都要花费百万元以上,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

下一个,不知轮到哪个部门呢?

这些乱用公款设立原本免费的网站和面子书的部门首长们,是不是应该引咎辞职来谢罪?

难怪国家钱不够用,还有三个月就要提呈明年的预算案,财政部今天又提呈132亿元的附加供应法案。

还说要减赤?

你叫人民怎能不忧心?让这些人来理国家财?你会有信心吗?

依德利斯,你自己也明知故犯?

两则大马气闻:


今天又读到了两则气闻,也不知是该气还是好笑。

你看,我们高官的IQ就只能达到这个程度,你还能指望国家达到甚麽先进国水准?

对2020年,我一点寄望都没有。

1。超支2550万元的百万青年集会

第一则气闻,就是由青体部长阿末沙比里透露,上个月尾在布城举办的“百万青年集会”,共花了2700万元。

预算150万,即是说超支2550万元!

部长还大言不惭:其中大部分是由私人界赞助的,没有动用到政府额外拨款。

那是由哪些个人和哪些公司赞助的呢?部长没有公布名单。

再来,150万如何飚升至2700万?部长也没有披露。

当天只是100万青年到布城站一站,就花了2700万?这也太难以叫人信服吧!

难道说因为有私人赞助,那就可以挥霍无度吗?

我甚至对这100万青年人数感到怀疑,有没有报大数?

部长还说集会办得非常成功,因为“除了青年受益外,各大政府机构也动员出席,一起庆祝国家青年日”。

我不知青年们如何受益,各政府机构也动员出席,那是多少人力资源被浪费掉?

更好笑的是,首相竟然喊出“捍卫布城”口号,好像布城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外来攻击似的。

但最笑死人的,首相竟然引述埃及例子,说有100万埃及青年聚集起来推翻了埃及政府。

但他却是叫当天的100万大马青年一起来捍卫大马政府。

100万青年集会,变成了一个政治集会?

这2700万元,就在一天内花光光。

2。人才是国货,外流是外销

第二则气闻,就是针对人才外流现象,首相署将之比喻为国货外销,是好现象来的!

然后,它就叙述人才外流的好处:

1。可以吸引许多在国外的专才回国。(天,这是甚麽逻辑?)

2。可以建立市场网络,有助将本地国货与服务推销至国外。

这些也能算是好处?太荒谬了吧!

那我也可以想到第三个好处,便是:让「人才机构」有事做。

提到人才机构,这个年初成立的机构,成绩究竟怎么了?是否也要顺带报告一下?

既然人才外流等同国货外销,那我们也不必急着要这些人才回国了,反正是国货外销嘛!但,外销起码也要有资金回流啊!这些回流的资金呢?

一大清早就读到这些气闻,我欲哭无泪!

Monday, June 13, 2011

再来一个:“my plan-你的第10大马计划”登场


真笑死人了!

贸消部不否认其网站已被骇客入侵。

“但是,至今并没有任何投报指有任何资料不见。”

我不敢说我对网络操作很在行,但,贸消部官员对网络的知识,未免太低智了吧!

贸消部官员竟然以为用户资料还在,就证明没有被骇客盗取。

这位官员一定没有听过copy这个字吧!

大家都会在网上copy & paste,同样,骇客可以用copy的方式把资料取走,用户资料当然安然还在,但骇客可以用copy的方式盗取啊!

根据报导,用户注册时需提供姓名、地址、出生日期、銀行或公司等資料。我可以接受提供姓名和电话联络等基本资料,但我不理解为什么连银行或公司等资料也要给。

其实,有关网站只是为消费者提供报价,有必要注册才可登录吗?贸消部要这些资料来做甚麽?

这样一个保安系统疏漏的网站,值得140万吗?

想一想,政府部门的钱可真好赚呢!

有了「一个大马电邮」的“教训”,这次这个政府部门学乖了,只说这个网站有通过公开招标,但未透露得标的设计公司。

而这之后,相信后续有来。

因为,首相又宣布了一个“myplan-您的第十大马计划”,“以让人民更容易明白我国未来五年发展大计的好处”。

你说,这是不是通过网络来呈现?

首相说:myplan将通过电子媒体、印刷媒体、myplan官网及广告牌加以推广。

所以不久就会又有一个讲述myplan的官方网站,这还不止,它还会通过电子媒体、印刷媒体和广告牌来呈现。

可想而知,取得此计划的承包商,价码肯定不止140万,上千万也说不定。

但,首相也学乖了,这次他未透露这个计划将花费多少,也未透露谁得此竞标。

这个brilliant idea,又是谁想出来的呢?

纳吉说:是经济策划单位(EPU)想出来的。

纳吉也说:这个myplan将简化官方文件,以让人民更容易了解其内容。

但,有这个必要吗?

只要开个媒体招待会,把重点告诉媒体,让媒体自己去向人民报告,不就省了一笔吗?

所以我一直不了解,这边说要节省开销削减补贴,那边却一直在搞新花样要花钱。

政府不可以认真一点吗?

这些花费,都是必要的吗?

Sunday, June 12, 2011

州民要的只是一个真相而已


联邦即将在下月展开的6P“漂白”行动,州领袖一直都没有作出反应。

今天才在报纸读到东博的回应。

他说:这全国性的漂白行动只能解决本州部分非法移民问题,并非一劳永逸的长期解决方案。

我同意他的说法。

之前我就说了,这个行动并未把东马尤其是沙巴包括在内,否则本州的菲籍移民,不可能连提都不提。

本州的非法移民课题,就像个忌讳课题,不止联邦领袖避而不谈,连本州领袖(除了在野领袖)都顾左右而言他。

为什么那样怕谈?

丰收节期间,我到KDCA去,看到挂在大门口上方的历届Huguan Siau(民族英雄)照片,发现百林仍是嘉杜籍的民族英雄。

他不止还是嘉杜籍的民族英雄,他还做过两届的州首长,目前还是副首长之一。

当年所发生的事件,他应该还历历在目,没有忘记。

对移民课题,我觉得他最有资格发言;但,他选择了沉默,好像此事完全与他无关。

反而现今是民统党主席的东博,近来对一些与本州有关的课题,他比百林说的还多。

东博也是联邦种植及原产业部长,他坚持设立一个皇委会来彻查本州的非法移民问题。

尤其是M计划。

这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但联邦选择不听不闻。

包括最近自封苏丹的阿克占,也与M计划大有关系,州警方在调查之后,却也宁可让总检察长去决定是否要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总检察长也来自本州,难道他对此事不够关心吗?

叫我想起数年前,一名前部长涉嫌射杀一名青年的命案,当时媒体大事报导,人证物证,警方已经宣布破案,但,总检察长却出乎意料地宣布无证据证明。

是的,半岛的非法移民情况与本州的情况不同,本州过去也进行过特赦计划,但问题并没有因此解决。

东博也提到此次的漂白行动主要只是处理西马的问题。

针对沙巴的情况,其实,已有许多相关的“证据”,包括出书和报案。

其实,我觉得根本都不需再设立什么皇委会,所有的“证据”和“证人”都有了,但,当局都没有去采取行动。

若有,也从未对外宣布调查结果。

州民唯有“逆来顺受”。

庄永谅医生甚至连那些涉及人物都一一指名道姓了出来,若不是真的话,怎么不见这些人告他诽谤?

州民要的只是一个真相而已,真的有那么难吗?

Friday, June 10, 2011

一个大马精明消费者网站登场


闹得满城风雨的“一个大马电邮”尚未登场,却让“一个大马精明消费者网站”捷足先登。

这个由贸消部“创立”的网站,是为了让消费者在未购物前,先上网查询价钱。

但,它能发挥多大的功能呢?

昨天我上了这个网站(www.1pengguna.com),可能我没有耐心,觉得它不够user friendly,看几下就不想再看下去了。

它看来更像在为商家打广告,将来若向各商家收费以刊登它们的商品与价钱,那也不出奇。

那样的话,它还能保持中立吗?

再进一步发展的话,它可能也会变成一个“线上购物”的网站。

报导说贸消部花了140万来成立这个网站。

140万?这个价钱,比一个大马电邮的5,000万便宜好多,但,值得这个价钱吗?

部长说,这140万,是“包括网站的设立、发展、维修、资讯转载、短讯系统、宣传、购买设施等,价钱非常合理”。

然后,刚刚在《大马局内人》读到,这个在星期二开放的网站,存在着严重的保安漏洞,可让骇客轻易入侵,盗取登记者的资料。

目前,已有两千名消费者登记为用户,他们的个人资料,已经暴露无遗。

既然是要给消费者查询价钱,应该随时就可以上网,为什么还要登记成为用户?

所以我说,这个网站不够user friendly。

部长说,这个网站通过公开招标,其部门选择了最好的网站设计。

如果消费者反应好,政府打算推出第二阶段,就是把杂货店和小商店也包括在内。

然后,贸消部将派出1200名官员,每天检查参与商家,是否依据网站报价来出售。

我有一点怀疑,这1200名官员,真的可以做到每天到各商家去检查价钱?

网站列出的价钱,真的可以每天都更新吗?

恕我负面,这样一个网站,我不看好。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1pengguna-site-hit-by-security-breach-2000-accounts-exposed/

Thursday, June 9, 2011

国油只向一个人负责


上回提到分析家说:原油价格每涨一美元,国库收入就增加马币4至5亿元。

如今国油财绩出炉,便证实了这点。

国油营业额从去年的2,108亿涨14.4%至今年2,412亿,税前盈利从去年673亿元扬34.5%至905亿,净利从403亿增36%至548亿元。

除了付给政府的300亿股息,国油还付税给政府,税前盈利扣掉净利,便是国油的税额,去年是270亿元,今年达356亿,比去年多86亿。

假设原油平均价一年来涨了20美元(每桶80涨至100),就相当接近上述的86亿额外税收。

不过,在国油的汇报会上,国油CEO只把重点放在付给政府的股息,即从后年开始,订在净利的30%。

过去几年来,国油付给政府的股息都是300亿元。

意即今后若要保持300亿元股息的话,国油的净利必须上涨至1000亿元,等于是今年净利的一倍,那可不容易。

若以今年548亿净利的30%来算,政府今年的股息仅是区区164亿元而已。

减少至少一半以上。

纳吉为何会同意这30%派息率?相当耐人寻味。

根据报告,国油的股息和税务,过去占了国家预算案的30%,如果少了这部分,国家赤字恐怕将更恶化。

既然已经“入不敷出”,首相却愿意接受国油股息减少的可能性,我觉得不合常理,相信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安排。

说到此,我对国油如何处理拖欠吉兰丹的石油税感到好奇。

此外,登加楼所应得的部分也去了1MDB的户口。

还有东马两州所应得的数额是多少呢?

我们无从得知,因为国油只需向一个人负责,就是首相。

要不要公布这些数据给人民,还要首相点头才可以。

石油法令给了首相无比的权力,记得阿都拉如何把沙巴离岸的两块大油田送了给汶莱吗?

这些亏损,就算首相将国油财报公睹於世,你也无法看到。

你也无法看到,在处理国家财政方面,我们是如何的愚昧和无知。

Wednesday, June 8, 2011

特赦还要罚款


非法移民的特赦行动,报导说,那些欲留下的非法移民必须缴付300元罚款和100元特别逗留证,共400元。

我不知这400元对这些外来移民来说算不算多,他们可负担得起?

既然是特赦,为何还要罚款?不觉得有点自相矛盾吗?

他们会不会认为,反正都要罚款,也都当了那么多年的非法,那我就继续当非法移民好了。

从200万这惊人的数据就可知道,当局在过去取缔非法的效率有多高。

这个数据,相信还不包括东马尤其是沙巴的数字在内。

而且,这也不是当局第一次展开的特赦行动,如果有效率的话,那也不会有200万的人数了。

今天读到报纸,那些违法代理公司,却向非法外劳收取800元费用,比政府的400元还贵了一倍。

或者,额外的400元就是这些“代理”的酬劳吧。

这些“代理”的做事效率可真高,政府都还没有鉴定是否委任他们,他们就先“自告奋勇”,预先为这些非法外劳们登记资料。

这些登记工作,为什么不能由移民局来处理呢?

部长说,移民局的工作已经够多,为免加重移民局的负担,所以将交由私人公司去做。

我很怀疑,当局至今都还未委任这些“代理”,那些“预早”就进行登记工作的代理又将被列入黑名单,当局有可能在重重繁文缛节中,赶在本月底完成委任的工作吗?

我不知部长所提的“电子指纹识别系统”是不是和银行现今所用的一样,若是,那应该不难用。

但,部长说移民局的相关仪器出现了问题,那这些即将被委任的代理们,又会不会用呢?

也很奇怪为何内政部只给三个星期的时间来进行登记。

三个星期登记200万名移民,就算把星期天也算进去,这些代理们每天需为至少95,000人进行登记工作。

不知当局打算委任多少家代理,假设是100家吧,那就是每家每天950份。

那这些登记处理完後,是否还是要倒回移民局去储存资料?可见,最后还是回到移民局的瓶颈。

Tuesday, June 7, 2011

外来移民问题,我们选择视而不见


内政部将在下月展开的“6P”行动,难免让人联想起早先“外劳取得公民权”的事件。

民联指其执政州属有非法移民获登记为公民和选民,应该与此“6P”行动无关。

所谓的“6P”行动,就是登记(Pendaftaran)、合法化(Pemutihan)、特赦(Pengampunan)、监督(Pemantauan)、执法(Penguatkuasaan)和驱逐出境(Pengusiran)六个步骤。

内长强调说:此“合法化非法移民”行动,不等同让他们成为大马公民;只是让他们合法居住,确保没有人口贩卖问题。

内政部秘书长则叫大家不要上当,因为政府并未作出定夺,也未委任处理此计划之代理。

叫人一时感到糊涂,这“6P”计划,究竟敲定了没有,不要到了下个月,又产生变数。

不过,看来已经有人看到牟利的机会,冒称获委政府代理,向雇主和非法外劳们征收费用。

但也很奇怪,这本该是属于内政部的工作,内长希山慕丁担任“外勞及非法移民內閣委員會”主席,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为什么却是由副首相慕以丁来担任?

根据移民局的数据,“我国约有200万名非法外劳,他们来自印尼、缅甸等其他国家”。

相信这个数据并不把东马包括在内,否则菲籍移民应该占大多数,不可能连提都不提。

还是执意不提?

说到这,“6P”行动会包括东马在内吗?

说到非法移民的登记运动,本州过去也进行过。

至于有多成功?那就看你从哪方面来看。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沙巴人口从70年代的60万人激增5倍至目前320万人。

这其中,逾半以上是外来人,真正的本地人口,只有150万。

这就要拜Project M所赐。

以前,嘉达山杜顺等本地土著占人口最大多数,约三分一,他们多是基督徒。

现在,回教徒即占了人口的三分二。

而根据国家宪法,你只要是回教徒,你就可被定义为马来人。

这些非法移民,从非法住成“合法”,把异乡住成故乡,许多已在此落地生根,你根本无从辨别。

最大的隐忧,却是相当棘手的街童问题。

这些无国籍街童大多是外来移民的孩子,他们无法上学,在无人看管的情形下,已经造成社会的困扰。

虽说他们生来无辜,但不获得照顾,难免会被不法分子利用,干起非法勾当,制造治安问题。

长大後,更不堪设想。

看来政府对他们也束手无策。

这何尝不又是另一颗计时炸弹,我们却选择视而不见....。

Monday, June 6, 2011

1MDB代JPA颁500份奖学金


我仍然对一个大马发展机构(1MDB)充满好奇。

它是一家用登加楼石油税成立的联邦投资机构,根据首相透露,它将发展ETP大蓝图中的吉隆坡国际金融区(KLIFD)和大马城(Bandar Malaysia)。

但,自成立以来,它却似乎更热衷於行善助贫与教育。

去年,1MDB应该是首家破天荒颁发奖学金给50名独中生的GLC。

据说,每年都将有50名独中生获得1MDB的奖学金。

到了去年底,1MDB又颁发奖学金给30名STPM和300名SPM的优异生。

为显公平,相信这也将是1MDB的yearly affair。

也就是说,1MDB去年共提供了360份奖学金。

此外,今年年初,它又成立了“一个青年创业基金”,供各族青年申请创业。

首相还打算通过1MDB举办类似“Malaysian Idol”之类的真人秀,让年轻人发挥创意。

可见1MDB更像一个社会福利部的臂膀。

令人纳闷的是,1MDB的工程至今还未展开,其奖学金和青年创业基金的金额何来?

今天,又读到有关奖学金的新闻。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说:1MDB将发出500份奖学金给那些被JPA拒绝的优异生在国内深造。

马青教育局较早时也透露说:该局将会开会讨论有关1MDB奖学金的遴选制度,并将提交一份500人名单给1MDB。

不过,根据纳兹里的说法,这500份1MDB奖学金将以60:40比例颁出,即300名土著生和200名非土著。

此外,沙砂学生将获得特别考虑,意即东马学生无需获得8A+也将获考虑。

因此,马华提呈的500人名单,获奖者将少於200人,别忘了印裔学生也属于非土著。

Sunday, June 5, 2011

经济策划单位(EPU)济富劫贫


觉得首相不适也不应兼当财长。

看敦马时代,当年炒汇亏了至少300亿马币;阿都拉时代,一夜间把油价涨了80分,人民叫苦连天。

纳吉呢?一边是数不尽的mega超级发展工程,一边要削减人民补贴,我看不到两者如何相辅相成,只看到此“削”彼长。

或者说,自敦马兼任财长以来,国家就没有了财政部,财长职也变得可有可无。

为何这样讲?因为所有的财政职务,都由首相自己决定。

首相署还有一个经济策划单位(EPU),这个单位,其实应该属于财政部,但却归首相署管。

所以兼任财长的首相根本不必到财政部去上班,因为,所有的财政决策,在首相署里就可以敲定。

记得三美时期吗?每当大道酝酿收费起价的时候,大家就怪责三美,当时的工程部长。

某日,他忽然“爆料”说,他并没有权力批准及发出任何工程投标。

原来,所有的大道工程投标和合约内容,都是由首相署的EPU所批准和制定的。

EPU甚至可以不需经过招标,就可以决定把工程计划交给它所属意的公司去做。

为什么大道合约都偏向对方,却对政府大大不利,就是这个原因了。

你看,原来这么多年来,我们都错怪三美了,真正的culprit,原来来自首相署的EPU。

IPP的购电合约,原来也是如此。

上周,国能前主席阿尼揭露:倾向IPP的购电合约,也是由首相署的EPU决定合约里的条款,国能只是签合约而已。

他说,由于他不同意合约内容,敦马逼他辞职。

可见首相署的EPU权力过人。

说EPU济富劫贫,相信也不为过。

但,与其说是EPU的权力大,倒不如说首相的权力太大。

EPU是首相署里的一个单位,它所制订的合约条款,自然还要首相通过。

首相为什么要兼任财长,从这点也一目了然。

否则,假设财长反对,那首相就很难做了。

大家不妨想下,安华和达因当财长的时候,为何最后都与敦马意见不合。

后来敦马乾脆自任财长,开了不好的先例。

因此,能源部长表示国能和IPP签署的购电合约与政府无关,所以无法公开合约内容,那样的说法是不确实的。

至今,未闻EPU或能源部长或敦马或纳吉否认阿尼的指责,既有大道合约为例,我相信购电合约也是一样。

经济策划单位(EPU),原来就是新经济政策(NEP)的执行单位。

诺雅谷是现在负责EPU的首相署部长,他曾担任第二财长,也曾是国行的高级官员。

当年炒汇造成338亿巨额亏损的时候,他正是国行外汇交易部的主管,后为炒汇亏损事件辞职,敦马又委他为政府经济顾问。

阿都拉时代,他受委为第二财长。

针对此次前国能主席阿尼的指责,身为负责EPU的首相署部长,诺雅谷或许应该站出来证实一下。

Friday, June 3, 2011

国家缺乏经济学家和理财专才


有时我会觉得,政府如果拥有一些真正的经济学家和理财专才,我国的经济情况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乱糟糟。

近来物价四起,听到高官们针对物价所发表的伟论,就知道他们对财务的认知有多肤浅。

让这些人来管理国家财政?我想我国很快就要向津巴布韦看齐了。

以电费为例,能源部长不知是无知,还是想愚弄人民,竟然说政府并没有津贴IPP。

昨天读回几天前的新闻报导时,我又发现,电费涨价始末的顛倒。

有没有发现,政府是先宣布电费起价後,才宣布卖给IPP的天然气价格也“将”涨价,从每MMBTU单位10.7元调涨至13.7元的?

如果有读经济学的,懂得经济原理,当知价格上涨,主要是由需求拉动(demand pull)或成本推动(cost push)所造成的。

那电费起价,是由甚麽造成的呢?

即不是demand pull,也非cost push造成,而是因果颠倒,先起价,再来起成本。

这个由高官制定的价格,但又没有服人的basis。

我在上周就指出部长自相矛盾的言论,他说:“政府为IPP制订每mmbtu单位10.7元的低收费价格,使电供不会面对高成本的冲击。”

我当时就指出来,既然“成本低”,电供“不会面对高成本的冲击”,那电费起价的理由在哪里?

在宣布电费起价的当儿,首相署部长诺雅谷也宣布天然气起价,以让电费起价合理化。

这不又是愚民的一个诡计吗?

IPP卖给国能的电供价格,是根据“未来21年预期平均通膨率”来制订的,完全与国能卖给IPP的津贴天然气价格无关。

因此,部长说因为天然气价格涨了,所以电费不得不起,那样说是具有误导性的。

何况,天然气价格是在宣布电费起价後才跟着起的,那不是低级的骗人技俩吗?

要把人民骗得服贴一些,至少先让天然气价格调涨一段时间後,再来宣布电费起,那也不迟吧!

Thursday, June 2, 2011

经济转型计划:一个bail out计划


经济转型计划给我一个感觉,就是它更像一个朋党bail out计划。

一个大马电邮,当时就曾质疑,为什么这个计划不是给大马邮政(Pos Malaysia)去做,而是给一家面对财困的GN3公司。

让大马邮政从传统邮政“转型”至电子邮政,那才是名符其实、顺理成章啊!

何况大马邮政也竞标有关计划,应该最有资格取得有关计划,但得标者却是家名不见经传的tcubes?

更甚的是,这家GN3公司亏损累累,如果无法在年底前提呈重组计划,或重组计划不获交易所接受,就得面对暂停交易的厄运。

针对此事,大马邮政两周前才作出抗议,要PEMANDU和大马行政机构现代化管理计划单位(MAMPU)作出解释。

一个大马电邮计划是首相在4月初宣布的一个ETP计划,大马邮政迟至5月底才质问PEMANDU,未免反应迟钝。

另一个在转型计划下受益的便是加拉布奈。

这家公司,纳吉至少提了三次,两次是在ETP的汇报会,一次是在去年的预算案里,每报一次,加拉布奈股就热一次。

值得注意的是,此度假村计划,第一次公布的预算成本30亿,第二次是65亿,到了最近一次,也就是在4月的时候,已经飚至96亿元。

有趣的是,此计划根本就未开工,但成本预算已经涨了三倍。

但,如我上回说的,有没有那样大的市场?这样一个超级mega成本,要多久才能回本?

别忘了,加拉布奈也是一家亏损公司。

昨天,加拉布奈公布了最新财报,其利润从去年的0.357亿亏损挫跌至今年的3.465亿亏损。

那是严重的10X跌幅!

其过去两年的营运收入分别只有1.396亿(2010)和1.255亿(2011);今年还比去年跌了10.1%。

96亿的成本预算,岂非至少96年以上才能够回本?

但,这成本资金从何而来?

首相在去年的预算案宣布政府将拨一亿元做部分融资,那其余的95亿成本呢?

这么一个high gearing,风险不太高了吗?

最基本的问题还是回到,这可是个可行(viable)的计划?

本州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游客,何况可供旅游的地方,并不止於它一个地方,何以首相独钟加拉布奈?

96年後,或许很难讲吧!

不过,那时候,你我都不在了。

或许要这样来看ETP,它应该是个百年计划,就像NEP那样,是个永无绝期的计划。

Wednesday, June 1, 2011

南方银行:国行的双重标准


企业界的虚实真假,有时还真难辨别。

两个星期前,才读到联昌CEO纳西尔说:不会竞标兴业股权,因为要专注在海外的区域收购。

马银行也表明无兴趣。

两个星期後,国行却“忽然”批准联昌与后者洽并。

不止如此,国行也一并批准马银行与兴业洽谈。

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要两虎相争,胜者为王?

慢着,国行此举,好像不大对呢!

大家还记得数年前的南方银行吗?

当时,有关方面硬硬要南方与联昌合并,南方不愿意,认为出价太低,转而要和马银行洽谈,但不获国行批准。

国行的答复是:银行每次只可和一家银行洽购,不可同时和多家银行洽谈。

至于是基于甚麽原因,则不得而知。

此次,国行却批准联昌和马银行同时和兴业洽谈,对当时的南方来说,是不是很不公平?

有竞争才有进步,有竟购价钱才会高一点,为什么当年国行不允许南方同时和马银行洽谈?这其中是否存在着利益冲突?

国行必须解释的是,这一次,为什么可以例外?

尤其是,联昌在短短半个月内就改变了主意,偏要和马银行争一杯羹,纳西尔不是说要攻海外市场吗?

或许,国行不想兴业股权落入外资手里,所以找了联昌来配合演戏?

问题是,马银行联昌分别是国内银行老大与老二,收购兴业,究竟能够为自己增值多少呢?

我有一个怀疑,国行允许国内银行老大老二同时竟购兴业,是希望能够提高兴业的市价。

今天,兴业股价就一度飚涨1.18元至10.4元。

基于相对的理由,当年国行不批准南方与第三者(马银行)洽谈,是因为不想提高南方的“筹码”。

因为有政治势力的介入,当局已经“内定”由联昌收购南方,这样一来,南方就无法提高卖价。

那为什么这次要提高兴业卖价?

我想到两个可能性。

一是让外资“知难而退”,二是公积金局是大股东,持有兴业45%股权。

但,我要带出来的是,国行的双重标准。

国行如此因“人”而异,外资岂不更却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