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1, 2011

阿克占这场被“政治化”的闹剧


阿克占这场闹剧,原本就不值得大家去浪费时间。

但昨天读到内长叫大家以泠静理智的态度来处理此事,不要再炒作这课题,不要发表可带来憎恨的言论,就觉得很滑稽,也觉得内长不知所云。

州民只要知道那是甚麽回事,阿克占为何会自封苏丹?为何警方不公布调查结果,却说让总检察长去做决定?

这种种谜团,让州民好像身陷五里雾中。

高官未能为州民解惑,却还叫大家要冷静理智,好像大家都为了此事变得很冲动似的。

又叫大家不要炒作,不要发表憎恨的言论,州民只要知道真相啊,到底是谁在发表憎恨言论呢?

内长丰富的自我想像力,真叫人感到莫名其妙。

内长大概把前锋报和州民混淆了,整天在发表憎恨言论,在那里煽风点火的是前锋报和土权啊!

内长为何不提醒前锋报不要发表煽动言论,还为它辩说,每家媒体都曾发表敏感言论,“这次轮到它”而已?

本州人民都是乖乖的,只会逆来顺受,哪会发表甚麽憎恨的言论呢!

州民只要一个真相,难道内长都给不到吗?

而且,明明警方的调查已经完毕了,为什么不要公告天下?

身为内长,警方把报告交给总检察长之前,相信希山应该已先详细读过了报告内容。

内长却说:警方将鉴定阿克占是否持有双重国籍。

奇怪,警方在进行调查阿克占背景的时候,这么一个重点,难道还会漏了?

记得当阿克占自封苏丹时,报导说他在苏禄出生,幼年随叔叔过来沙巴。

但当人家质疑他是非法偷渡时,报导又改称他是在古达出生,是大马公民。

所以,若说警方没有调查阿克占的背景,现在在内长的指示下才要调查,那就很不专业了。

是的,为什么高官,包括首长在内,对此课题都闪烁其辞,避而不答?

阿克占说他已向首相解释一切,那是甚麽解释?为什么首相也不发一言?

内长还为阿克占辩护说:“他也有个人的基本权利,这不应该被政治化。”

好啦,近来只要是招架不了的课题,就说课题已被政治化。

但,那原本就是一项政治课题啊!

其实,课题政治化与否,那并不重要,问题在於高官无法解决,或无法给予一个圆满的答案,人民自然狐疑。

他也说:“若调查结果发现阿克占触犯任何法律,该部门将会采取法律提控行动。”

言下之意,阿克占自封苏丹,显然没有触犯法律,所以未受提控。

这场闹剧,既然高官不愿多谈,州民也不要再“咄咄逼人”了,以免被指为“政治化”,引起“憎恨”。

Sunday, May 29, 2011

电费起价,没有人出声


国家经济理事会周五开会,最后还是决定调高电费。

有点奇怪,不像油价那样,电费起价,没有人出声,似乎接受这个事实。

好,这不是谣言了吧!

但,这是否justified的呢?

不起价的时候,就说体恤民心,起价的时候,就说逼不得已。

但真是逼不得已的事吗?

能源部长重复之前的辩解,驳斥反对党的指责不确实。

但,他又自相矛盾说道:“政府为IPP制订低收费价格每mmbtu为10.7元,使电供在生产过程中,不会面对高成本的冲击。”

这不是自打嘴巴了吗?

既然不会面对高成本的冲击,哪为何电费非涨不可呢?

这个价格,如蔡细历说的,根据购电合约不可更改,那就是说成本应该不会升涨,为何消费者的电费却要调涨呢?

能源部长还不打自招:10.70元的收费成本远比国际市场的49元便宜许多,既然成本这么低,调涨电费的理由又在哪里呢?

这10.7元和49元的差距,不就是给这些IPP们的津贴吗?

何以部长还要辩说那不是津贴?

如果不叫津贴,那就叫它特价吧!

总之,IPP通过国能向国油购买的天然气价格,就是比市场便宜近乎80%。

而如我之前说的,这些IPP却以比国能电费高的价格卖电给国能。

为什么会如此?因为IPP的卖电价格,是以“未来21年预期平均通膨率”来制订的。

假设合约里预测的通膨率是每年平均5%的话,不用20年,通膨率就已涨了一倍!

真是荒谬透顶的合约。

也因为这样,IPP卖给国能的电费还比国能卖给消费者的电费高,难怪国能说不赚钱。

所以,在调高消费者的电费之前,国油卖给IPP的天然气价格是否也要调高?

那样才合理呀!

说到国家经济理事会,华文媒体强调蔡细历是成员之一。

忽然想到,蔡细历是以什么名堂成为理事会成员呢?

他不是民选代表,不是部长,没有担任任何部门职位,更别说任何与经济或财政有关的部门。

他只是马华总会长,但,经济理事会不是以政党来做代表,否则,国大党是否也要有一个代表?

Friday, May 27, 2011

高官害怕油价涨


上周我说:汽油可以不用起价,因为汽油补贴,原本就是随着油价增减的。

今天分别在《星洲》和《中国报》读到:油价每涨一美元,国库收入增加马币4至5亿元。

《星洲》还加了一句:津贴则增加约3亿5千万元。

意思就是说,油价增加,并没有加重政府负担,反而还增加国库的收入。

如果我的理解没错,每涨一美元,国库收入增加马币5亿,扣掉3.5亿补贴,国库仍然取得额外1.5亿马币。

这其实是一个官民双嬴的局面,所以我不明白为何高官一直喊吃不消。

为什么分析家们一直都没有强调这项事实呢?

人家其他产油国巴不得油价上涨,唯我国高官竟然害怕油价涨,根本不合常理。

高官只告诉百姓:津贴随油价增加所以不得不削减津贴,却未告诉百姓国库收入也随之增加。

这不又是另一愚民政策,蓄意隐瞒人民事实,以让涨价行动合理化吗?

给人民的补贴部分,让人民受益,但进了国库那部分,又用去了哪里呢?那就没有人知道了。

高官只告诉百姓,津贴超出了预算。

我只能说,财政部的预算很糟糕,每年的预算案,有哪个项目是没有超出预算的?

贸消部长宣布“暂不起价”後,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才开口说:若油价飚至110-120美元,政府“或”将检讨补贴。

之前怎么不说呢?

为什么要让“人心惶惶”,制造一个非涨不可的假象呢?

同时读到吉兰丹政府上诉遭驳回的新闻。

吉兰丹的上诉是要求阻止中央政府介入它起诉国油违约的官司。

吉兰丹只是要求国油履行协议,支付5%石油税给吉兰丹政府。

可想而知,假设沙巴有日也与吉兰丹情况一样,别说要求增加至20%,可能连现有的5%都拿不到。

州领袖们,还不振作起来。

http://biz.sinchew-i.com/node/47675?tid=5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219819

Thursday, May 26, 2011

从“三人成虎”到“狼来了”


三人成虎,还是成了“狼来了”?

感觉到莫名其妙,叫人民要有心理准备的是他,如今叫人民不要听信反对党谎言的也是他。

当时副首相也说不保证不涨价,首相更把补贴比喻为鸦片。

这哪里是反对党炒的,当时把补贴课题炒得如火如荼的不正是他们自己吗?

如今却说那都是谎言和谣言,真是吹涨!

不是我要帮反对党说话,但部长们请不要贼喊捉贼,把人民都当作愚民好不好?

昨天才提到能源部长发表政府从未补贴IPP的谬论,今天又读到贸消部长责怪反对党撒谎的报导。

是谁先挑起有关课题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用拿别人来当替死鬼。

好,那假设燃油下个月真的起价了,那还叫不叫谣言呢?

我不知道,那时部长该如何自圆其说?

而报导又说,内阁没有做决定,留给周五召开的国家经济理事会去定夺。

去年首相公布国家经济理事会的名单如下:

1. 首相纳吉(主席)
2. 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
3. 首相署部长丹斯里诺莫哈末
4.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
5. 第二財长拿督斯里胡斯尼
6.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
7. 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丹斯里西迪哈山
8. 国家经济諮询理事会主席丹斯里阿米尔山
9. 財政部秘书长丹斯里旺阿都阿兹
10. 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
11. 经济策划单位总监拿督诺丽雅
12. 经济理事会秘书长拿督哥温旦

这12名成员里,似乎没有一位华裔或印裔代表。

但,令人不解的是,华文媒体今次却特别强调蔡细历也是成员之一。

难怪国能股价昨天猛挫今天又回升,因为“谣言”现在又说国家经济理事会明天会决定电费调涨课题。

之前不是“谣传”说政府将从电费或RON95选其一吗?

那假设理事会决定调涨的不是电费而是RON95呢?部长又该如何自圆?

虽然贸消部长否认,但我怀疑燃油暂时不会起价,电费也暂时不会调涨,因为首相打算延至大选举行过后才来一一起价。

如果在大选前让这些物价一涨再涨,难道不怕输掉大选吗?

因此,领袖们先高声透露这些统制品不得不起,然后再以体恤民心为先宣布不起价,人民听到後就会很感激,还不向领袖歌功颂德。

但愿这些只是我的一派胡言。

Wednesday, May 25, 2011

能源部长:政府没有补贴IPP


上周,依德利斯透露政府也将削减独立发电厂(IPP)的天然气津贴,并且正与一些IPP检讨有关购电合约,能源部长将在适当时候宣布详情云云。

今天读报,却读到能源部长陈华贵说:政府并没有提供津贴给IPP,很多人误解了政府津贴这些IPP,但事实并非如此。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部长与依德利斯早先的说词不一样?

老实说,我对能源部长的解释并不很明白,要读了好几遍,我才大约了解,所谓IPP天然气津贴的来龙去脉(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

根据部长的说法,我的理解是:有关津贴不是直接给IPP,而是国油以每百万热量单位(MMBTU)10.7元的价钱卖给国能,国能再以同样的价钱卖给IPP。

目前的市场价格是40元,因此,两者的差距则由政府津贴。

也就是说:政府目前的津贴是每单位29.3元。

但部长却辩说:IPP从未接受政府的天然气津贴。

IPP有没有获得政府的津贴?这我就让读者自己去判断了。

假设国油是以协议价10.7元卖给国能,但国能却以市价40元卖给各IPP,那我可以说,政府的津贴进了国能的口袋。

但,国能仍以同样的协议价转卖给IPP,这么一来,政府的津贴难道不是进了IPP的口袋吗?

没有从津贴受益的应该是国能,不是如部长所说的是这些IPP。

更甚的是,在有关购电合约下,不管需不需要,国能必须向这些IPP收购所有的电能,对国能来说,这些都是不必要的成本开销。

对IPP来说,却是一门必赚的生意。

记得之前曾读到报导说,国能的剩余储电量(excess power capacity)高达40%。

倪可敏最近透露,多余的储电量已高达52%。

即是说,这剩余的52%是浪费掉了的,国能供过于求,国家用电量没有那么多。

问题是,就算没有那样多的需求,国能仍然被迫向这些IPP购电。

因此,国能是不是被迫也将这些额外成本转嫁给消费者?

整体看来,国能和消费者都是输家,IPP才是最大的赢家。

所以部长说IPP没有从天然气津贴中受益,那是不确实的。

而根据国能和IPP签署的购电合约,这些IPP卖给国能的电能价格的价格,是以“未来21年预期平均通膨率”来制定的。

也因为这样,IPP的电费,还比国能的电费高。

以这样偏高价钱卖电给国能,而国能又必须照单全收,这些IPP还不稳赚,笑逐颜开吗?

是谁这么厉害,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电费的计算法?

未来21年的通膨率?又有谁这么厉害可以预算可以计算出来?

可以说,这样的算法是很可笑的。

但当你知道这样的算法只对IPP有利,对政府却大大不利,而最后要承担起这个成本的,还是身为消费者的百姓们,你就不觉得可笑,而是可悲、可恨了!

是的,当时的敦马政府,就是喜欢签署这些长达几十年、又只对商家有利而对政府不利的合约。

敦马是当时的首相,他不可能对这些一面倒的合约不知情。

敦马啊敦马,是不是该打他100大板?

Tuesday, May 24, 2011

白糖起价,因为要上市


两天前读到一则可笑的新闻。

贸消副部长陈莲花警告商家说:不要趁政府宣布白糖起价後,擅自把饮料价格调涨20或50分。

首先,觉得副部长的话有语病,为什么起20分或50分才受警告?是不是说起10分、30分或40分就没有问题?副部长特别强调20分50分,让人感到莫名。

此外,那些在宣布白糖起价前就已调涨价格的商家们,应不应受到警告呢?

因为在这里,除了饮料,还有很多物价,包括经济饭菜在内,自农历新年过后就自动起价了。

对这些无良商家们,贸消部该如何处理?

当然在一个自由市场里,你可以选择不买对方的东西,但在一个垄断市场里,消费者实在没甚麽选择。

我要说的就是白糖。

政府控制白糖价格,称之为统制品,但自从政府逐减补贴,白糖价格不断地调涨以来,可能你没有察觉到,白糖已经成了一个垄断产品。

自从郭氏集团把白糖公司Malayan Sugar Manufacturing (MSM)卖掉给联邦土地局(FELDA)的商业臂膀Felda Global Ventures (FGV),白糖价格即逐渐上扬。

你能说那是巧合吗?

在今年的“投资大马”大会上,首相宣布,MSM将在七月挂牌上市。

当时我就怀疑,政府借削减补贴之名让白糖起价,其实是要让MSM的盈利增长,好让它上市时抢手,以取得骄人溢价。

果然,林冠英说得没错:如果MSM去年能够赚两亿元以上,今次白糖涨价20分,却只让政府节省一亿元补贴,那为甚麽不能让MSM承担这一亿元呢?

扣掉一亿,MSM仍赚一亿,还绰绰有余呢!

所以说,每个国家的政治体系必须要有两党制,让朝野互起制衡作用,不让对方乱来,那人民的眼睛也能够睁亮一点。

从另一个角度看,让白糖起价,不等于变相“资助”MSM,让它盈余增长吗?

想一想,为何当糖王仍持有MSM的时候,政府不让白糖起价?

自从FGV买了过去,白糖价格即不断调涨?

据说糖王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让出白糖生意的。

我很奇怪糖王仍被列为大马首富,其实,他长年住在海外,还可算是大马人吗?

糖王,不也是人才外流另一例吗?

「苏禄苏丹」无条件获释


两周前,警方说无法找到自封苏丹的阿克占,说他下落不明,不知他身在国内还是海外。

一周前,警方却出乎意料地在阿克占的里卡士住家找到了他,并将他扣押七天以进行调查。

前天,七天限期已到,阿克占无条件获释,警方说完成调查工作,并交由总检察长决定是否采取进一步行动。

警方没有公布调查结果,就像性片案那样,人民被蒙在鼓里,由总检察长去决定是否要公布。

可见总检察长的权力是多么的大,一个人有没有罪,不是让法庭去审判,而是先由总检察长决定後再说。

而且他不像部长或议员们需面对人民改选,总检察长是个终身职位,他可说是国内最有权力的人。

我就是时常离题。好啦,言归正传。

阿克占是在星期天早上10时被释放出来的。

觉得很吊诡,因为平面媒体竟然错过了这则新闻,没有在昨天的报纸上报导,反而是由网络媒体先报导,而平面媒体迟至今天才见报。

与之前阿克占下落不明和后来又在住家找到的大事报导有异,这次竟然是静悄悄,没有惊动到媒体的情形下被释放,那就叫人大惑不解了。

如我之前所说的,这件案,最后将不了了之。

报导说他曾写信,向首相作出解释。

非夷所思的是,他被捕时辩称,他自愿当苏禄苏丹,是为了要使菲律宾放弃索取沙巴领土要求,他这么做是为了国家利益着想,不是为了自己。

菲律宾这么容易“骗”,还是人民这么容易“骗”?就凭你自封“苏丹”,菲律宾就放弃索土?

这我一点都不相信,我相信另外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议程,他只是其中一枚棋子。

他说他对党对国忠心耿耿,也曾为巫统立下不少功劳。

那是甚麽功劳?他又向首相作出了甚麽解释?

可能就是如上面所说的。

真的那么伟大?

既然如此,那大马政府事前怎么不知情呢?

还是知情而保持缄默?

那人民就不得而知了。

人民只知道的是,他当年曾因大马卡事件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了两年。

报导说,他从吉隆坡飞回亚庇时,被发现其公事包里藏了约2000张身份证。

据说这些身份证是以每张500至3000元卖给菲籍移民。

明显的,那就是所谓的M计划。

据说有几十万菲籍移民在M计划下取得了大马卡,成为了合法公民。

也就是说,他们取得的不是伪造的大马卡,而是货真价实的大马卡。

两年後获释,阿克占竟然“平步青云”,还取得不少政府工程,包括一项在京那律耗资2.15亿元的房屋计划,但这计划在短短一年後即被搁置。

有了这样的背景,对他的调查竟然如此虎头蛇尾,要如何叫人民信服呢?

在总检察署里,这或又是另一被归类为X档案的案子吧!

Monday, May 23, 2011

沙巴是联邦的定存,要重视这项“荣誉”!


慕沙首长对州国阵领袖说:不要把沙巴视为理所当然的定存州。

读到这则《东方》新闻时,着实有点愕然。

因为,把沙巴视为定存州的,不是本州领袖,而是一国之首纳吉说的。

而今慕沙却叫州领袖不要把州当成定存,此话显得不合理。

难道慕沙是说给首相听的,这么大胆?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29JL0SyJ14131HZi0mNe5bj62cO13My5

满腹疑惑之下,我去找了英文版的新闻。

在Borneo Post一则标题“Don’t take fixed deposit for granted”的新闻读到:

Umno leaders and members in the state are reminded that they should not take for granted the recognition of the top leadership that Sabah is a ‘fixed deposit’ for the Barisan Nasional (BN).

意思其实完全不一样。

让我尝试将之译成中文:

“高层领袖视沙巴为「定存州」,首长提醒州国阵领袖与成员不要以为那是理所当然的。”

“高层”领袖,指的当然是“联邦”领袖。

听起来有点“无厘头”,首长想表达甚麽?但英文版新闻的确是那样写的。

除非是我自己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首长接着说:“We should not be too happy with the recognition but should treat it as a responsibility that we must shoulder together to protect it forever,”

“我们不应对这项荣誉感到自满,反之应该将它视为一个重任,共同来捍卫这个荣誉。”

http://www.theborneopost.com/?p=132067

原来首长是叫州领袖接受我们是联邦定存的事实,不止如此,还要捍卫这项“荣誉”,将它视为重任。

言下之意,难道是要州领袖向联邦领袖们“叩头”?

可见《东方》的标题“不要视沙巴为定存州”已译错了,州首长的意思其实是:“不要以为联邦领袖视沙巴为定存州是理所当然的”。

发现本州的《华侨》也做了同样错误的报导,应该是从《东方》转载过去的。

但我很不明白,本州被联邦视为定存州,这算是一项“荣誉”吗?

还是一项“耻辱”?

何谓定存?就是fixed deposit。

本州有丰富的“定存”,让联邦慢慢的取,州领袖竟然“甘之如饴”?

听起来真不可思议。

这个定存,就像本州丰富的油藏,自70年代以来,本州仅能从中获得区区的5%,至今依然沦为全国最穷的一州,却也是物价最高的一州。

如果是我,我会引以为“耻”,而非引以为“荣”。

联邦领袖当然把本州当作定存州,因为若非沙砂两州选民的支持,国阵就不可能在308後成立联邦政府。

但,这个对东马两州有利的因素,未见州领袖充分利用来向联邦争取权益,反见到州领袖们对联邦唯唯诺诺,真不懂是为何?

如近来因苏禄苏丹课题而被重新提起的M计划,州领袖们当作没一回事般,连提都不敢提。

庄永谅医生甚至指名道姓,但这些被指名道姓的重量级国阵领袖,至今依然保持缄默。

这么一个严重指控,等同是叛国行为,为什么不敢为自己讨回一个清白?

记得敦马当年说要国家达到7千万人口的2020年宏愿吗?

当时的全国人口只有两千多万左右,有可能在三四十年内翻3、4倍吗?

稍有动脑的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如果你用的是旁门左道的话,那就有可能做到了。

比如说,M计划!

Friday, May 20, 2011

其实,电费汽油可以不用起价


人民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电费和油价,你要哪个起?两者之间,必须选其一。

与其说是人民做决定,应该说是内阁,因为,人民根本没有机会做选择。

根据国能透露,调涨电费的建议已经提出很久了,甚至有消息说,可能下个月就开始生效。

国能股周三就应声大起。

但,RON95也要调涨,如果两者齐涨,那更加重人民负担,通膨再进一步恶化,人民哪还受得了?

所以有了两者选其一之说。

但别忘了,政府曾经敢敢五合一调涨价格的记录,因此,这次如果二合一,对高官来说,那也算不了甚麽。

根据PEMANDU去年“合理化津贴实验室”的建议,近来的统制品一件随着一件宣布起价,如此百上加斤,完全无视这将造成通膨率的恶化,以及人民是否承受得了。

如果政府必须依照依德利斯的建议,每半年就涨价一次,意即逐步削减相关补贴一次,那国家赤字就能相对地削减吗?

我想未必。

因为另一边,我看到的仍然是无止尽的奢侈开销、超支工程、不必要的部门与职位,那些才是造成高赤字的真正原因啊!

要减赤,不是该从大处着手吗?

如白糖再起价20分时,部长说,为政府节省了一亿元的补贴。

仅仅一亿?不觉得那很可笑吗?

为什么不检讨那些数百亿的商业补贴或不平等的赔偿合约?

依德利斯的建议,有没有把削减补贴所造成的社会成本包括物价调涨所带来的高通膨计算在内呢?

否则此消彼长,岂不功亏一篑?

高官只提到要削减人民的180亿补贴,却未提到国内独立发电厂的190亿补贴。

依德利斯终于回应说:政府已经完成检讨部分的购电合约,能源部长将在适当时候公布详情。

其实,电费可以不用起价,如果这些IPP的购电合约可以获得解决。

其实,汽油也可以不用起价,因为汽油补贴,原本就是随着油价增减的,除非原本保留给汽油补贴的国油收入用到了别处,那又另当别论。

一分錢,可以助减通膨?


今天读到一则有趣新闻:副首相向国行建议,重新使用一分硬币。

慕以丁的逻辑是这样的:由于停用一分钱,商家在考虑涨价的时候,“就必须凑整价格至5分或10分,无形中给消费者带来更高的消费压力”。

因此,如果重新用回一分钱,商家们就不需进位至5分或10分。

这样的想法,倒是很新鲜。

但是,商家们在涨价的时候,真的是以一分两分的涨幅为考量的吗?

我想未必吧!个人经验告诉我,别说五分,最低的涨幅起码是一毛以上。

别说一分钱,连五分钱,商家都嫌麻烦要找五分钱给你呢!

所以,就算副首相的建议获得国行接受,国行也将之落实,但会起多大的效应呢?

在助减通膨方面,可以说,是无济於事的。

因为,商家要涨价,总不会一分一分的起吧!

现在的五分一毛算甚麽?更别说一分钱了。

拿一个最实际的例子吧!政府在考虑涨油价的时候,可有一分一分地涨?不都是一毛两毛地涨吗?

如果要实际一点,倒不如先从政府自己做起,让油价一分一分地起,而不要一涨就是两、三毛,人民可消受不起啊!

不过,倒是有点不明,副首相负责教育,为何最近也谈起油价来,那是由贸消部长所管,现在又向国行建议让一分硬币流通,那不是兼任财长的首相的范围吗?

上周,慕以丁更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他说:物价飚涨,不可怪政府不关心民瘼。

觉得身为一名副首相,说这番话是不恰当的。

今年以来,通膨率每月升高,谁不知是因为政府削减补贴,让必需品价格高涨所致。

通膨率升高,却说政府无需负责任?

副首相怎可推得一乾二净?

Thursday, May 19, 2011

投资大马的十大理由(但亚航说要搬去印尼)


若非民联议员提起,倒真的忘了。

去年这个时候,当PEMANDU的依德利斯在提呈他的“合理化津贴实验室”时,除了公布政府将逐步削减各津贴否则国家将在2019年前破产外,他也提到给予人民的现金回扣等缓解措施。

这一年来,各必需品补贴不错是在逐步削减中,最显著的便是看到白糖和燃油价格的调涨,但,说好的现金回扣却被搁在一边,人民也忘了有这回事。

纳吉说:递减补贴是为了控制赤字预算。

但,赤字是个长年问题,不是最近一夜之间才出现的问题,何以现在才显得这么迫切?

而且,如我昨天说的,国际油价并未如上回那样飚到150美元,真的到了非涨不可的地步吗?

若真有诚意要减赤,之前所宣布的各大超级巨型工程计划,是否应该押後或乾脆取消呢?

四月的通膨率刚刚出炉,是3.2%,比三月的3%又高了少许。

今年首季经济成长率4.6%,比早先所预估的4.8%低。

若把通膨率算进去,简单的算法显示,国家的实际成长率(real growth)仅得1.4%!

可以说是停滞不前。

可以说,财政部的KPI肯定不及格!

是不是要找一个更精明的人才来理财?

我们还敢跑到国外去告诉人家,我们的经济转型有多成功吗?

如果国家的党报整天只在玩弄种族宗教课题,甚至恫言要发动浴血圣战,你想投资者会要进来吗?

你再有10大投资我国的理由,但那也不见得是甚麽强点,在我看来,就像ETP那样,也不过是一些纸上谈兵,难道他国的投资理由不比我们强吗?

你如何炫耀你的ETP有多成功,当国家在全球竞争力排名中,从去年的第10名跌了6名至今年的16名?

(瑞士洛桑管理学院的全球竞争力排行榜是从各国的“经济表现”、“政府效能”、“基础建设”和“企业效能”4项指标评定。)

连亚航都说要把区域办事处搬去印尼了。

内资都留不住了,还说要吸引外资进来吗?

就像留住人才那样,不要等到人才都往外流了,才说要把人才招回来。

可能不久,我们的人才也要流往印尼了。

那时候,你要拿甚麽来吸引人才回流?你能拿甚麽来吸引人才回流?

讲到此,我国的人才机构成立至今成果如何?

你如何一边说不分种族不分信仰,另一边又任党报和种族主义份子在那里发表狭隘的种族与宗教言论,而不必受到对付?

而我们的部长竟然说:那是我国的社会常态,所以不必受到对付!?

你到底要释放甚麽讯息给人家呢?

Wednesday, May 18, 2011

大马变成鸦片国?


首相说:补贴对人民来说就像鸦片。

林冠英答得好,要取消人民的“小鸦片”,就应该先取消每年给予独立发电厂的“大鸦片”。

如我上文说的,这些IPP获得的190亿元补贴,比人民的180亿汽油补贴还多。

是的,与其尽向人民开刀,政府自己应该以身作则,减少不必要的开销赔偿佣金企业补贴与超级工程计划等等。

喜欢孔子说的: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说的多么贴切。

领袖们应该先从自己做起,以身作则,你做得好,不用你下命令,人民也会服从你,你行为不正,人民睬你都傻。

早上提到的贸消部长,名字叫伊斯迈(Ismail Sabri)。

三天前,他却公开叫巫统党员支持《前锋报》,因为该报“捍卫马来人的利益”。

《前锋报》在作出深具争论性的煽动报导之际,贸消部长作出如此公开的呼吁是不恰当的。

言下之意,他岂不等于认同该报有关“基督教国”的报导?

但你又不能怪他,因为我们的内长更加强词夺理。

我怀疑内政部发给《前锋报》的那封斥责信,是未经过内长同意的。

因为隔天内长就说:前锋报的报导是有根据的。

如果有根有据,那就向牧师们采取行动吧!斥责《前锋报》,岂不冤枉了《前锋报》?

当被问及何以不向该报采取行动,内长的答复听得人目瞪口呆。

他说:每家报纸或多或少都曾在报导敏感课题时越界,只是如今轮到《前锋报》吧了!

这是甚麽话啊?

是不是说,今后各媒体都可以尽量“轮流”煽动读者,内政部都不会向你们采取行动。

和《前锋报》一唱一和的,还要一个依布拉欣,他连发动「浴血圣战」都提出来了!这还不够煽动吗?但,至今他依然“相安无事”。

有时言论很“大义凛然”的纳兹里,这回却说:政府不能向依布拉欣采取行动。

为何?

“因为类似的偏激言论广泛地出现在网上,已成为一种社会常态(norm)。”

原来如此。

根据这样的逻辑,即是说,今后大家都可以发表各自的偏激敏感煽动的言论,而不怕会被对付。

因为,这已成了一种社会常态。

但,为何大马的全球新闻自由排名仍然下跌呢?

纳吉、慕以丁和贸消部长三人成虎


汽油价格课题,让我想起「曾参杀人」的故事。

曾参就是孔子的一名学生。

据说有位与曾参同名同姓的人在城外杀了人,有人跑去告诉他的母亲:「曾参杀人。」

他母亲说:「我儿子是不会杀人的。」

后来,又有人跑去告诉他母亲:「曾参杀人。」他母亲仍然不信,若无其事地织布。

不久,另一个人又去告诉她:「曾参杀了人。」

这次,曾参的母亲害怕了,丢下梭子就逃。

这故事与「三人成虎」的故事相似,那便是:你原本觉得不可能的事,但当你听了三人以上都在说同样的事情时,你不得不相信故事的可靠性。

「三人成虎」,不如说「三人成真」。

在汽油价格课题上,这三人分别是贸消部长、副首相和首相三人。

在短短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内,三人先后叫人民要有所心理准备,可见RON95涨价,已经势在必行了。

当RON97两周前再涨20分至2.9元时,与RON95价格1.9元相差整整一块钱,当时心里就觉得这个差距太大了,政府调整RON95价格,只是迟早的问题。

当时贸消部长还说:在现今阶段不会调涨RON95,但他很快就改口说:不保证油价永远保持不变。

然后,慕以丁也插上一口说:政府的补贴今年来已经增加了一倍,政府无法保证RON95不涨价。

首相说的话最经典,他说:人民享受补贴如同吸食鸦片那样,政府必须逐步消减补贴,才能控制财赤,因此,政府必须逐步调涨油价。

我想,国家财务状况一定是来到了非常糟糕的地步了,才会导致正副首相加上贸消部长三人都如此严正看待油价调涨的课题。

但,汽油补贴真的高过往年吗?我想未必。

虽然手头上没有当年数据,我相信当年的汽油补贴,应该不止於当前的180亿元。

即是说,目前的补贴数额比当年低,为什么政府仍然负荷不了?

(给独立发电厂的津贴却是190亿,高过给人民的补贴。)

不要忘了,我国也是石油出产国,油价攀升,国油收入也跟着攀升;所增加的补贴,也来自石油收入,为何会入不敷出呢?

国际油价目前在100美元徘徊,比当年的150美元还低了三分一;照理来说,油价调涨的压力,应该不会大於当年。

觉得国家真的理财能力,还真的需要大大的提高。

但靠首相兼任财长一职是不足够的,老实说,我也看不出他在这方面的才能。

贸消部长还说:所省下来的补贴,可以用在教育、建路和组屋计划上。

听来似曾相识,当年,阿都拉不也说过相似的话吗!

Monday, May 16, 2011

原应在10日停牌的6家上市公司


由于没有在限期内提呈财报,交易所在月初公布六家上市公司将从5月10日起暂停交易。

这5家公司分别是:辉德(fitters)、无比(mobif)、利佳(atis)、H显示器(HDisplay)、嘉金(GPlus)和益果(efuture)。

辉德在5月6号提呈财报,因此逃过被停牌命运,其红色警报(Investors Alert)解除,转成绿色。

无比无法提呈财报,在10日当天开始暂停交易,停牌价格一分钱。

嘉金其实早自2009年8月停牌至今,不明交易所为何仍说要将之停牌。

益果赶在9日提呈财报,10日当天仅暂停交易一小时,复牌时价格从3.5分倍涨至6分。

最离奇的是H显示器。

此股与益果同样在9日提呈财报,当天的价格已跌至1.5分。

第二天,H显示器无需暂停交易,交易所将H显示器的投资警报解除,从红色转为绿色,交投大热走高,其股价也飚涨4倍,当天收市价5.5分。

但在当天收市後,公司却发布文告,公布其审核与未审核的税后亏损出现近153%差距(deviations),未审核税后亏损170万,经审核後却扩大至430万元。

第三天,H显示器又从绿色转回红色警报,股价也跌至4分。

今天,H显示器已跌至2分钱,离之前的1.5分不远。

利佳也在10日当天暂停交易,但在13日提呈财报,因此今天复牌交易,投资警报跟着从红转绿。

不过,此股不像H显示器那样交投炽热,至目前为止仅作68500股,最高涨17分作1.2元。

交投不热,有可能它的价格比较高,也有可能投资者从H显示器「上」了一次「当」,所以今次学了一次乖,不敢再冒然进场。

我也同样担心,它会不会像H显示器那样,仅转绿一天,隔天又因财报数据上的差距而转回红色,让投资者空欢喜一场?

为对投资者公平,交易所是不是应该在公司提呈财报的同时也将财报公布出来,同时不要那么快将投资警报解除。

否则就像H显示器那样,仅解除一天第二天又变回红色警报,对那些因警报解除而一窝蜂跳进去买它的股友们,岂不有上当的感觉?

Saturday, May 14, 2011

敦马:因为政府很弱,巫统很弱.....


昨天的报纸铺天盖地报导首相与教会领袖会面的新闻。

首相欣慰地说:大马基督教会领袖表示无意挑战回教做为国家官方宗教的地位。

咦,好像有点不对喔!

首先,是《前锋报》以耸人听闻的手法,在头版以头条标题打了一个问号:Kristian agama rasmi?

“基督教成为官方宗教?”

这样的标题,够耸动够煽动了吧?

但,在这个极端回教的国家里,有可能吗?

有头脑的人根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答案了。

该报大幅引述两名博客文章,但有没有先查清楚再登?

答案是没有。

而且,不是说平面媒体不可引述网络报导吗?

那是教会领袖们的聚会,两名马来博客不可能进到里面,那,他们的消息何来?

首相的说话,却好像是有关报导是正确的,而这些教会领袖在见过首相後,同意收回新闻里所报导的话。

但,事实是这样吗?

其中一名博客后来吧他的所有贴文拿掉,但,那位叫大狗(BigDog)的仍要牧师们解释为何“要求一个大马基督教徒首相,和「或许」要将基督教变为官方宗教”。

我想,就算牧师们在祈祷词里那样说,那算是犯下了甚麽滔天大罪吗?

明知大马不可能成为基督国,但宪法并没有规定首相非回教徒不可,所以,《前锋报》何须如此大惊小怪,唯恐天下不乱?

读了几家的新闻报导,首相从头到尾都没有谴责《前锋报》,这是不是本末倒置了呢?

还是他有什么顾忌呢?

难道首相还看不出,《前锋报》一直在帮倒忙吗?

倒是发现凯里在这起事件上,几次要求当局惩罚大狗。

失意的凯里,已经久未露面,也久未发言。

原本奇怪,何以凯里会对此事件发言。

后来发现,原来大狗是巫统知名的网络打手,也是敦马多年的“心腹”,对敦马忠心耿耿。

那也难怪凯里会特别针对他,暗地里是在针对敦马。

有关新闻见报那天,敦马说了一些话,相当耐人寻味,包括今年不适宜大选,因为种族主义气氛太浓,而且现在的政府很弱,巫统也很弱,导致人民拒绝巫统等等。

他也说:“許多巫統領袖已经乖離要為國家民族鬥爭的宗旨,反而是為了權力利益,這已引起黨員討厭而放棄巫統....。”

敦马是否别有所指,还是刻意要说给谁听?我不得而知。

但无可否认,敦马的谈话,与大狗的文章前呼后应。

因为政府很弱,巫统很弱,所以基督教徒才敢作出挑战,要将基督教变为国教,基督教徒当首相....。

也就是说,《前锋报》的新闻,和敦马的谈话,其实是说给纳吉听的。

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纳吉不敢公开谴责《前锋报》?

纳吉若要为自己加分,就应该勇敢地对付《前锋报》,像之前对付其他报纸那样,不要让人民觉得政府有双重标准。

《前锋报》的做法,一次比一次放肆,一次比一次大胆,但从来没有受到对付,也没有受到警告。

相比之下,之前其他报纸的报导,对比《前锋报》的作风,根本是小儿科。

但,纳吉顾忌甚麽呢?

也许背后的故事,不是你我所能知道的。

宗教,又再一次被拿来“借刀杀人"。

这些教会领袖,会不会在不知觉中被利用了呢?

Thursday, May 12, 2011

回教不是官方宗教?


这不是我说的,是大马律师公会宪法小组主任沙列占(Syahredzan Johan)说的。

他说,宪法仅阐明回教是联邦宗教,但从未阐明回教是官方宗教。

關鍵字在“Federal”是不是指“offical”。

沙列占的解讀是:憲法并沒有說明這是官方或非官方的宗教,因此,回教并不是官方宗教。

“In terms of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there’s only one religion for the federation, no official or unofficial. The Constitution is clear on this. Islam is not the official religion,”

土权的依布拉欣对此大表不满,他叫沙列占不要做回教叛徒。

依布拉欣說沙列占那樣說,是為了討好律師公會里的成員,因為律師公會里的成員多數不是馬來人。

他说:虽然宪法没有明文规定回教是官方宗教,但因只有回教被定为联邦宗教,它自然是官方宗教。

這件事,叫我想起佛教里有说到:“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为何“不立文字”?因为有些教法,是连文字都无法贴切地描述出来的,“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就是这个意思吧!

就像有些话,不用说出来,但大家都心領神會,那或就是所谓的默契吧!

不立文字,大家又都能明白,以心传心,在佛教,那应该是很高的悟道境界了!

问题是,对凡夫俗子来说,不立文字,又不言传,鲁纯的我们又如何能够悟解呢?

另外有一个形容词“非笔墨所能形容的”,有時我們想不出適當的文字,那或是因為我们书读得不多,字也识不多,所以“词不达意”吧!

所以有时候也会觉得,有些文章,只要了解它的意思就好,无必要去逐个咬文嚼字,往雞蛋里挑骨頭。

有些人就爱在文字上打转,喜欢抓人家的语病,钻牛角尖,最后钻到自己都钻不出来。

有时想想甚是,同样的文字,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解读,人人喜欢各执一词。

就好像这宪法的第3(1)條,“聯邦宗教”的意思是不是“國家宗教”或“國教”呢?如今就已經有了分歧。

Art 3(1) Islam is the religion of the Federation; but other religions may be practised in Peace and harmony in any part of the Federation.

如果律師的見解都不一樣,更何況是我們這些laymen?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malaysia-has-no-official-religion-says-constitutional-expert/

Wednesday, May 11, 2011

Project M re-Revisited(这次在雪州)?


当读到有关某巫统区部主席向内长建议发公民权予两千名印尼外劳的报导时,我的直觉就是:这根本就是当年Project M的翻版嘛!

甚麽是Project M?拙文里已经提过很多次了。

在这个计划下,很多外来人获得了大马卡,成了合法的大马人,本州人口也在短短的廿、卅年内翻了几倍,从70年代70多万人激增到去年的三百多万人。

有人出书、也有人报警,指名道姓,但至今都没有下文。

不久前,庄永谅医生直指慕沙首长和耶雅副首长也涉及当年的M计划,但两人都没有回应。

不管反对党是在州议会或国会动议讨论有个课题,皆被议长以非紧急动议而驳回。

新上任的州议长沙礼甚至乱说一通,指非法移民是联邦政府的权力范围,而且联邦已有处理有关事件的策略与方针。

沙礼是本州前首长,先不说他为何愿意“屈就”当议长,对他竟然不知东马两州拥有本身的移民权力,那就叫人感到意外。

当杰菲里在报纸上指正时,才有一议员说:联邦已在处理移民课题,所以本州不需再插手。

这个说法也令人质疑,如果联邦有着手处理,何以这困扰本州卅、四十年来的非法移民问题,一直无法解决?反而还大大增加了本州的人口?

难道联邦解决非法移民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取得大马卡成为合法公民吗?

当反对党批评州政府没有着手处理非法移民问题时,首长改口说:其实州政府一直很努力地与联邦合作,并未忽视非法移民课题。

唉!我又扯远了!我要带出的是,历史又重演了。

如果上述新闻是真的话,那当年为沙巴增加百多万人口的M计划,可能就在雪州重演。

纳吉不是不断强调吗,他将不计任何代价夺回雪州政权?

写到此,我脑海浮起的是赵明福事件,还有这几年来等等无所不尽其极的手段。

这就是大马的沟渠政治(gutter politics)!

根据《当今大马》报导,该区部办事处原本证实曾向内政部发出一封“支持信”。

(又是支持信?)

隔天再问时却又否认该区部主席有签那封信。

从事件的发展,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该区部的确出了一封信,推荐发公民权予两千名外来移民,但签信者不是该区部主席。

既然“支持信”的确存在,那签信的是谁呢?

也要在此澄清,我不是对外劳或移民存有偏见,而是不屑政客以这种非法手段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他们这种行为,不等同叛国行为吗?

Tuesday, May 10, 2011

非巫裔当首相,有甚麽问题吗?


东博说得没错,联邦宪法并没有阐明首相必须是马来人或回教徒,他只要获得国会大部分议员(majority)的信任,他就可以当首相。

过去50多年以来的惯例,首相都是回教徒,那是因为过去50多年来都是由国阵做政府,而国阵老大是巫统,首相人选来自巫统,所以他是一名马来回教徒。

但,假设有一天一名非巫裔当上了大马首相,那有甚麽问题吗?

虽然机率很小,那不表示它不会发生。

就像奥巴马那样,50年前,谁会想到,甚至接受,美国总统是一名黑人呢?

美国要在独立200多年後才有一位黑人总统,可能大马人民也要等多150年後,才能接受一名非巫裔做首相。

我只是感到奇怪,如果我们可以接受一些非巫裔当州首长,为什么不能接受非巫裔当首相呢?

(除非获得苏丹豁免,那些有苏丹的州属大臣则必须是马来回教徒。)

觉得巫统近来的言行,真的是比回教党愈来愈极端了。

可怕的是,它任其喉舌《前锋报》尽在那里兴风作浪,不给予阻止。

身为内长的希山忘了他是全民的内长,很明显地帮《前锋报》说话。

宪法没有阐明首相必须是马来人或回教徒,仅阐明回教是联邦宗教,但人民也能在联邦内自由和谐地信仰其他宗教。

Art 3(1) Islam is the religion of the Federation; but other religions may be practised in Peace and harmony in any part of the Federation.

既有联邦宪法的保护,竟说回教地位已受到威胁,行政事务由非回教徒担任违宪的说法,是非夷所思的。

如此煽风点火,还不够煽动吗?

内长不止不警告或采取行动对付《前锋报》,还煞有其事地说要严正看待“有关全马牧师在槟城开会以讨论官方宗教改为基督教的议程”。

你不说先查清楚新闻真伪,就先入为主说有个改基督教为国教的议程。

用逻辑思考吧!有可能吗?

就凭牧师们这样子开会,就能将基督教改为国教吗?

如果这样子就信以为真,那也太好骗了,也太好笑了吧!

也就凭这些牧师们这样开会,就说自己的宗教已经受到威胁?

这不太卑视自己的宗教,不对自己的宗教具有信心吗?

老实说,对这样的一个心态,我真的感到可悲,也觉得对方很可怜。

首相口口声声说政府要转型(GTP),经济要转型(ETP),但我觉得,思维也要转型。

首要先转型的,应该是这些人的思维吧!

要先改变一个人的思维,那他的心态才会改变;心态改变,态度才会改变。

否则,我们的GTP、ETP甚麽的,也不过是一场空谈,永远在原地踏步而已。

首相如果真的相信“一个大马”理念,为什么能够容忍《前锋报》如此搞分裂,唯恐天下不乱呢?

听其言、观其行,你叫我如何能够相信?

Monday, May 9, 2011

警方查到下落不明?


阿克占自封苏丹,警方说是项特殊与严重的课题,需要多一些时间来调查。

但,事隔三个月後,警方忽然爆说:阿克占下落不明!

这你会意外吗?我想,我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

当时只从媒体读到,警方已传召了18人,包括阿克占家人与该事件相关的人士和证人来调查次事。

那时就很纳闷,要录取口供,为何阿克占不是第一个呢?

尤其是一个因有贩卖大马卡背景而在内安法令下坐过牢的人,此次更狂妄自大地自封苏丹,警方好整以暇的态度,叫人完全不解。

事情闹大後,他宣布退出加入逾20年的巫统,在其文告中,他说他曾为党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他会在适当时机交代整件事情,同时事情也让他看清楚敌友。

然后,他吁求有关方面不要把开除他党籍的课题带上最高理事会去讨论。

很耐人寻味是不是?

所以我说,如果警方迟迟没有行动,那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那期间,阿克占的支持者也出面为阿克占发言。

如今,警方却说找不到阿克占?

可见警方的做事效率,还真需要大大的提升。

连他是在境内还是逃亡海外也不知道。

咦,我们的移民局是怎么啦?进出国境,竟然能够如此神不知鬼不觉,没有记录?

使我想起了著名的蒙女案。

我想,这起案,如我之前所说的,最后亦将不了了之。

既然找不到相关人士,这件案,要如何查下去呢?

最近在根地咬发生的监狱官率众殴打谢姓青年案,该监狱官只是被召回总部接受内部调查。

这些暴徒在众目睽睽下打人,也被店里的CCTV拍下,既然人证物证,为何只是调回总部接受内部调查?

还有与他一起殴人的暴徒朋友呢?为什么没有被扣留?

不要说过了一段时间後,这位监狱官只是被调职了事,而他那群暴徒朋友却“下落不明”啊!

Friday, May 6, 2011

一个大马电邮计划刊登广告


首先,我不觉得依德利斯有必要花钱在各语文报章刊登全版广告,来为一个大马电邮计划辩驳,有需要那样大阵仗吗?

那样做,只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而已。

广告以“有关MyEmail的真相与谎言”为题,但内容仍然重复之前已经透露过的,并没有甚麽新意。

最起码,我觉得依德利斯应该解答以下三个问题:

1。为什么是这家公司?

是的,五家投标公司中,为什么选中一家陷困公司?

广告说该公司符合评估标准,难道其他公司就不符合吗?

不过,广告透露,tcubes是由国家人力发展局(MAMPU)和政府综合通讯网络(GITN)“挑选出来”的,言下之意,tcubes被选,无关依德利斯PEMANDU的事。

那是不是要请MAMPU和GITN出来解答一下,为什么会看中一家陷困公司?

2。电邮计划是自愿性质,政府没有强迫人民必须使用这项服务。

广告说:每封政府或各公共机构的通讯邮件平均成本一元,如果改用电邮,则可节省一半的费用。

但,如果人民不愿使用一个大马电邮服务,政府机构是否还是要用邮寄?那这个计划岂不失败?

3。没花政府的钱。

其实,这句话是首相说的。

而真相是,只要使用MyEmail,这些政府机构就将根据收费率付钱给tcubes。

如果使用其他电邮服务,这些政府机构根本就不需付费。依德利斯没有解答的是,既然有得选择,为什么选择要付费?

依德利斯也强调,政府不是为了拯救一家朋党公司。

必须一提的是,CTV,便是tcubes的第二大股东,已在消息出炉股价大涨的连续三天大量脱售股权。

CTV,便是联昌的子公司。其CEO是纳西尔。

如果公司前景一片大好,为什么要在股价飚涨时赶快抛售?

一周下来,股价已经跌了将近一半。

公司未从一个大马电邮计划受益,先从股市里获利。

CTV脱售了总共1450万股,目前仅持有4.6%股权,不再是公司的大股东。

就算最后没有落实有关电邮计划的话,公司(也包括其大股东)的财困已解决了一半。

要不要也请CTV来解释一下,如果公司因标得电邮计划而有望解困,为什么还要脱售股票?

Thursday, May 5, 2011

大马的性与政治(12):为两餐乜都肯制....


有部70年代电影「鬼马双星」,许多人应该都有印象。

里边的主题歌与插曲风靡一时,开头就有这么一句:为两餐乜都肯制....

一个人,真的为了两餐而甚麽都肯做吗?包括出卖自己的道德良知?

今天,忽然想起了这首歌,所以有感而发。

这几天,拿督T特别高调,上周到警局提供DNA後,过两天又到回教堂发誓,然后又说自己未曾指控安华“通奸”,又否认自己为安华召妓.....等等等。

总之,拿督T不再故作神秘,大大方方地对媒体有问必达,合作得很。

但,说得多,疑问也就更多,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甚麽药。

短片事件之前,拿督T正向半弯桥发展商索取2000万元赔偿金,作为协助该公司取得工程的佣金。

但,半弯桥工程在阿都拉时代已经停工。

今天,高庭裁决拿督T无权索取又关费用,原因就是半弯桥计划已经中止。

2000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看,我们的国家,就有不少靠佣金发达的NEP受益者。

拿督T是其中一个,蒙女案的巴金达是另外一个。

谁说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谁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NEP即是一个,所以,受益者哪会愿意放弃,死都要捍卫到底!

有关性片的完整版,相信大家都有看过了。

拿督T说有关性片只有一套,他已连同奥米加手表交给了警方。

既然影片已在警方手中,那又如何窜了出去,又被人上载到You Tube去呢?

拿督T的“口供”疑点重重,他说他出现在影片里,想当然他不会承认自己是男主角,那他应该是只看到半身穿着像保安人员的那个吧!

那他怎会出现在影片里?

媒体问难道他帮安华召妓女吗?他当然否认。

但他还是没有解释为什么他会出现在影片,只说他不能够披露,因为警方已在调查中。

既然警方已在调查,那你为什么又一直对外发言?

他说妓女在安华进了浴室时偷了安华的手表。

但从影片所见,像安华的男子的衣服是放在左手边一旁,放在床边柜面上的是妓女的衣服,女子只是在她自己的衣堆上找东西,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手表出现,拿督T为何那么肯定女子偷了安华的手表?

从房间摆设及房门所见,那应该是service apartment之类的房间,拿督T为什么说是酒店?

还有一点疑惑,是与赛夫案有关的,便是:

如果安华戴套召妓,为什么在召赛夫的时候,却是真刀真枪上阵,以致留下精液在赛夫的肛门里?好像不怎么逻辑嘛!

难道安华不怕中爱滋?

单是这点,就可见到两案之间的自相矛盾了。

然后,警方要拿督T的DNA,根据拿督T的解释,是因为他把手表交给警方,所以警方要确认手表上的DNA是他的。

请问警方这样做是不是多此一举?既然是拿督T亲手交手表给警方,为何还要确定DNA是他的?

就算是他的,那对鉴定影片里的主角身份有关连吗?

如果当晚是拿督T带安华去召妓,而事后安华叫他回去拿他的手表,而他在那时候发现了CCTV,进而发现安华召妓,於是,他把CCTV拆了下来....。

根本是在胡说八道,语无伦次嘛!既然你自己都出现在影片里,也看到安华和女子在一起了,你怎么还会感到“震惊”呢!

如果你可以和安华好到可以陪他去叫妓,当你发现他被人偷拍後,你却还可以静悄悄,当作没有一回事,然后一个月後,找了三位一体来公睹於世?

我无法想象他在“找不到”安华的手表却“意外”发现CCTV後,他如何向安华交代?

相信还有很多是拿督T还没有爆出来的,但,怎么他爆得愈多,却就有更多的疑点浮现上来?

Wednesday, May 4, 2011

大马官府的华文水平


原本不想写这个题材的,但当看到印尼致温家宝简单明了的欢迎词:

“热烈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再对比大马给温家宝文句不通的欢迎词:

“正式欢迎仪式,与他一起温家宝阁下的正式访问马来西亚”

还是忍不住要大骂一顿。

大马的欢迎词,不管是写或读起来都一样拗口,我们到底要表达甚麽?

这样的华文,我们竟敢拿出来献给一名来自外国的贵宾。

身为大马人,让我感到无地自容。

这也让我得到一个结论:我国人才外流,比想象中的严重。

单单在看板的用词造句上,就可以看到,印尼做得比我们好,也比我们用心。

在很多方面,我们也看到印尼比我们努力。

我们自己再不努力,很快就来输在印尼的后头了。

我们连最起码的外交礼节都没有做到。

温家宝是何许人也?他是中国总理,但看板上连这最基本的称呼都没有。

还是我们的首相署官员对“中国”两字特别敏感?

我不知温家宝有没有读到看板上的华文字,若有,相信他也会好气又好笑。

“正式欢迎仪式,与他一起温家宝阁下的正式访问马来西亚”

读到如此一个无厘头的欢迎词,就知道它一定是从英文直接翻译过来的。

但也翻译得太差了吧!这样的文字,竟然也出得到大场面?

我想到一定是从谷歌直接翻译过来的。

我曾经尝试去google translate我的博文,的确是翻译到很好笑。

这样的一个翻译器,搞笑还好,但不要当真,否则真是害人不浅。

问题是,大家都知道谷歌的翻译不可靠,为什么还有人把它当万能翻译器?

当时我还以为是马大生的杰作,因为我把温家宝和马大生交流的新闻混淆了。

而且,年轻人比较没有见过世面,才会这么“无知”吧!

没想到,这样无知而闹出笑话的,竟然是来自布城的首相署。

咦!首相署里不是有个懂中文的许子根,还有位来自独中的神童胡博士吗?

难道他们都没有事先受到咨询,或先看过有关看板?

当我读到以下报导,更叫我感到汗颜:

“.....随行的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陈雨露和中国马来西亚研究中心主任吴宗玉教授都不忘称赞马来西亚的中文水平高,是中国、台湾、香港和澳门之外中文保存得最好的地方。”

陈校长和吴教授可真够幽默,当他们看到看板上的中文字样,会不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许子根说要追究责任,但相信到最後也不了了之。

Tuesday, May 3, 2011

马华不入阁,有甚麽问题吗?


前锋报提出“1Melayu 1Bumi”论,明赞行动党,实则在指桑骂槐。

众所周知,前锋报是巫统的喉舌,愿意公开对行动党“青睐”,甚是少见,所以上周我就打趣:「不如叫行动党加入国阵?」

虽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叫行动党加入国阵,那是难如登天的事。

至少以当下的行动党领导阵容来看,那更加是不可能的。

不过,公正党和回教党,就难以保证能够百年不变。

没有安华的公正党和没有聂阿兹的回教党,情况可能会不一样。

君不见308後之跳槽议员,除了一个许月凤,皆是公正党回教党成员?

而在阿都拉时代,巫统打着“马来人大团结”的名堂,与回教党做了几次密谈,包括献议与回教党共掌雪州政权。

而今次,纳吉再次作出呼吁回教党离开民联加入国阵,“以维护民族、宗教和国家议程的斗争”。

纳吉“挑拨离间”说,民联组合只令行动党受惠,回教党只是被行动党用来平衡种族色彩的工具。

纳吉公开呼吁回教党加入国阵,相信与巫统回教党之密谈一样,其他国阵成员党事前并不知情。

而马华领袖现在却以“不入阁”来要挟华社,这岂不等于认同前锋报的“1Melayu 1Bumi”论,让一党坐大?

我觉得是件荒谬透顶的做法。

如我之前说过,“不入阁”,对中选的议员来说是不公平的,毕竟他还是受到他的选民支持才中选的啊!

不入阁,如何把百姓声音带进内阁?

如果选民是选人不选党的话,为什么这位中选的议员要受到不入阁的“惩罚”?

这不等于鼓励这些中选却未被受委的议员跳槽?

或者可以这样说,高调表明不入阁将弄巧反拙,在来届大选恐怕获票更少,也没有多少人愿意以马华旗帜竞选。

总会长那样说,可能太高估己党了。

如果总会长以为那样说,华社就会舍弃民联而改投马华,那就太低估华社的智慧了。

一个好的人民官,他的肤色和信仰真的那么重要吗?

一个好的人民领袖,他是否在朝,也真的那么重要吗?

至少对我来说,那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要是一个好政府。

种族不是问题,问题在於个人的品德修养和诚意。

只要他诚心为民服务,只要他正直清廉,我都会投他。

如果他贪生怕死,只会阿谀逢迎,就算他是一名华裔,我选他来做甚麽?

可见总会长和他的成员们已经本末倒置了。

他们应该问的是,这些年来,他们为人民的贡献是甚麽。

为甚麽会在308後惨败?难道他们还没有反省出来麽?

看看现在吧,入阁与不入阁,有甚麽分别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