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9, 2011

电费起价,没有人出声


国家经济理事会周五开会,最后还是决定调高电费。

有点奇怪,不像油价那样,电费起价,没有人出声,似乎接受这个事实。

好,这不是谣言了吧!

但,这是否justified的呢?

不起价的时候,就说体恤民心,起价的时候,就说逼不得已。

但真是逼不得已的事吗?

能源部长重复之前的辩解,驳斥反对党的指责不确实。

但,他又自相矛盾说道:“政府为IPP制订低收费价格每mmbtu为10.7元,使电供在生产过程中,不会面对高成本的冲击。”

这不是自打嘴巴了吗?

既然不会面对高成本的冲击,哪为何电费非涨不可呢?

这个价格,如蔡细历说的,根据购电合约不可更改,那就是说成本应该不会升涨,为何消费者的电费却要调涨呢?

能源部长还不打自招:10.70元的收费成本远比国际市场的49元便宜许多,既然成本这么低,调涨电费的理由又在哪里呢?

这10.7元和49元的差距,不就是给这些IPP们的津贴吗?

何以部长还要辩说那不是津贴?

如果不叫津贴,那就叫它特价吧!

总之,IPP通过国能向国油购买的天然气价格,就是比市场便宜近乎80%。

而如我之前说的,这些IPP却以比国能电费高的价格卖电给国能。

为什么会如此?因为IPP的卖电价格,是以“未来21年预期平均通膨率”来制订的。

假设合约里预测的通膨率是每年平均5%的话,不用20年,通膨率就已涨了一倍!

真是荒谬透顶的合约。

也因为这样,IPP卖给国能的电费还比国能卖给消费者的电费高,难怪国能说不赚钱。

所以,在调高消费者的电费之前,国油卖给IPP的天然气价格是否也要调高?

那样才合理呀!

说到国家经济理事会,华文媒体强调蔡细历是成员之一。

忽然想到,蔡细历是以什么名堂成为理事会成员呢?

他不是民选代表,不是部长,没有担任任何部门职位,更别说任何与经济或财政有关的部门。

他只是马华总会长,但,经济理事会不是以政党来做代表,否则,国大党是否也要有一个代表?

3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电费一个月还一次,汽油一个星期要两三次也。

Mister Leaf said...

与汽油相比,电费起价没有那么明显,
有得起价就赶快起咯。

Alex Hiew said...

什么都起价,收入却不起;不懂政府叫人民该如何面对日常生活呢?又是那句“能省则省,束紧腰带”?恐怕也没有多少空间可以再紧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