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1, 2010

南北大道:有利可图的生意


公积金连同友乃德(简称公友)收购南北大道一事,原已尘埃落定,并将在本周开特大通过。

如今却杀出另一个程咬金。

便是一家叫Jelas Ulung的公司,建议以5.2元或总值260亿元现金,收购南北大道。

建议价比公友的4.6元或总值230亿元每股高出60分或总值30亿。

在商言商,自然是价高者得,南北大道是否应该改以接受Jelas Ulung的献议?

这已是近来第四家对收购南北大道有兴趣的公司。

之前便有Asas Serba和MMC,当国库表明接受公友的献议後,曾传出Asas Serba将作出反收购建议(counter offer),至今未见下文,反而是杀出了这家前所未闻的Jelas Ulung。

前所未闻,是因为这是一家特别成立来收购大道的公司。

其来头并不小,因背后股东是阿马集团的其中一名董事Ibrahim bin Mohd Zain,另一名则是AISB主席Ghazali Bin Mat Ariff。

至于他们背后又是否另有其人,那就不得而知了(我相信是有的)。

Jelas之献议比公友献议来得更吸引人,除了献购价比公友来得更高,还包括以下三个优点:

1。保证不会调涨大道收费(公友则保证前5年不调涨)。

2。不要求政府进行赔偿或津贴(5年不调涨期间,公友可根据合约获得50亿元赔偿)。

3。不要求豁免税务(公友要求豁免税务直到2030年为止)。

既然条件样样都比公友来得好,作为卖家,政府是否更应该接受Jelas的献议?

至少政府可以省下最少50亿的赔偿,那等于是省下了一座百层高楼的建筑成本啊!

不豁免每年大约4.4亿的税务,20年期间就是88亿。

总之,相比之下,Jelas的献议除了高出30亿元外,也将为政府省下前后一共138亿元(50+88)。

如果Jelas的献购是真诚的,但政府还是拒绝的话,那这个政府真的是无可救药了。

由此可见,就算不要求政府赔偿、不要求加价、不豁免税务,大道还是一盘有利可图的生意。

想当年敦马如何为大道公司“着想”,不是调涨过路费就是让政府作出赔偿,年年拿人民的血汗钱来倒贴大道,而且这样的合约一签就是二、三十年。

这样的NEP形式,难怪他们不愿舍弃。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该公司私底下有给烂天坪政客好处吗?

· 康华 · said...

不能说的秘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