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3, 2010

吉隆坡捷运:一个注定失败的超级亏损计划


国家到底有多少个GLC?恐怕已难以计数。

但可以肯定,十之八九皆管理不当与严重亏损。

读到国家基建(Prasarana)将负责承建吉隆坡捷运时,觉得这个名字很熟。

上网去查,发现原来这家公司便是几年前遭柏特拉揭发,报废了上千辆巴士并把这些巴士废弃的公司。

根据后来的总稽查司报告,这家公司连年蒙受净亏损,真是做甚麽亏甚麽,还要政府为其承担债券利息。

公帐会今年也调查了这家公司,结论也是公司管理不当和出现舞弊问题,包括:

1。买进亏损公司股票造成2000万元亏损;

2。没能力赎回84.7亿元债券;

3。接管两家轻快铁公司耗资82.5亿元,导致公司债券高达100.47亿元。

4。高价购买吉隆坡蕉赖地段,比产业估价局及私人估价师的价格高出10.8至50%;

5。价值6834万元的巴士,却以440万元贱卖。

如此一家GLC的“不良”记录一箩箩,根本就没有经营能力,政府早就应该把它清盘掉算了。

问题是,公帐会报告出炉後,政府并未像对森那美那样对这家GLC的管理层采取行动,首相竟然还把成本高达460亿元的吉隆坡捷运工程交给这家GLC去营运。

我想起依德利斯的破产论,我想,这些GLC,才是加速国家破产的最大导因。

当推出NEM和ETP计划时,首相曾说,将确保所有大型工程计划是以公开透明方式进行。

但,他也不忘补充说,除非出现特别情况,不然所有计划都会公开招标。

这个成本估计460亿元的吉隆坡捷运工程一定是出现了特别情况,所以会由一家亏损连连没有管理能力的GLC去运作。

不过,政府声明在先,政府将承担所有营运上的亏损。

有了这样一个损失的「担保」,你认为国家基建管理层会去认真经营吗?

我敢担保,这个460亿元成本计划未开跑,已经先注定失败下场了。

政府把工程颁给MMC和金务大,这也是为何两家上市公司日前交投大热的原因。

市场传言,金务大拿到合约,与当年霹雳夺权事件有关。

金务大的一名董事,是霹雳苏丹的公主,另一名执行董事,则是她的叔叔。

这样子讲,大家明白吧!

所以,不管NEM或ETP或其其他他英文字母计划呈现得有多堂皇,当官的如果没有转型的意愿,到头来甚麽也不会转型到。

纳吉所实行的,还是50年来所一路承袭下来的朋党形式。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