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4, 2010

艾京生追杀末沙烈


还真没想到,为纪念亚庇当年第一任总督艾京生而建的钟楼,竟然和当年的民族英雄末沙烈扯上了关系。

这是沙巴档案局总监迪加柏拉斯说的。

他说,根据只有在档案局可买到的“史书”《沙巴英雄末沙烈》,艾京生担任Jesselton(亚庇旧称)总督时,曾是哈灵顿攻打末沙烈部队成员之一,他在河里下毒,也参与追杀末沙烈,而末沙烈却是我们的民族英雄。

言下之意,一个追杀我们民族英雄的人,值得我们去纪念他吗?

当然迪加柏拉斯没有这样讲,这是我自己想到的一个问题。

当年艾京生英年早逝,他母亲为了纪念他,便在现址上建了一座钟楼。

对本州历史,知道的不是很多。我的历史不是很好,因为很难去背那些年份日期等。

小时候读的历史,东马部分,好像重点大都放在砂拉越,尤其是拉者布洛克的故事。

对北婆罗州的历史印象不深,更都不记得有提过末沙烈或艾京生这两人。

末沙烈的故事,是后来工作时听友族同事们提起,才知道的。

成王败寇,人类历史记载一向如此,但看是谁写的历史而已。

对当时的英国人来讲,末沙烈可能是个流氓盗寇,但对当地土著来说,他却是位民族大英雄。

但,总监的几点说法,我却不能苟同。

他主要提出的要点是:艾京生钟楼若阻碍发展,可以考虑搬迁。

他的理由是因为现址没有历史价值,因为艾京生并不是死在那里,也不是在那里建立他的家或办公。

他说,当时只是为了方便让当地的居民看到,所以就选择了那里。

我想,应该不止如此吧!

别忘了当年还没有大量填海的时候,亚庇市区只有加雅街和海傍街两条街道,海傍街所以称为Beach Street,就因为它前面就是一个海港。

现在的西加麦区,是70年代填海建起来的。

因此,艾京生钟楼建在升旗山的山坡上,主要也是给船只一个进入港口辨别方向的标志。

从这点看来,钟楼现址是有其历史价值的,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它已被埋没在高楼大厦之中。

除了建议搬迁,迪加柏拉斯也提出见解说,由于钟楼是木制的,不能够长久,若能够以水泥重建,但保留原有风格,外国人会更喜欢。

但是,如果搬迁又以水泥重建,那还是原本的钟楼吗?它的存在价值还在吗?

如果搬迁钟楼的目的,只是为了让毗邻的16层商场能够建起来,那问题的症结还是没有解决。

问题的症结是在该16层商场,不是钟楼本身。

档案局总监的建议,已经本末倒置了!

市民反对的是在已经够稠密的市区中心再建另一座16层楼商场,与钟楼移不移没有关系。

这点必须要搞清楚,以免他日被转移了焦点,当局真的把钟楼移往他处,就在该地把16层高楼建了起来。

3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這些人的腦袋應該是被蟲蛀壞了
最近有說柔佛kota gelanggi沒有被挖掘是因為那時興度教的遺址,在這種族主義,宗教主義掛帥的政府,什麼都能講成有理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只要是历史古迹,而且有百年历史,就应该保存,还有那一带是城市森林,难道不值得保存?市政府有没有想过。

· 康华 · said...

小顽童,其实若真有其事,更应该大事宣导,肯定对旅游业大有帮助。

大佬,我想他们头脑有点....不一样。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