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4, 2010

利益当头,谁会看到历史?


针对明年的预算案,MIER(大马经济研究院)说,政府如果不正视高企的家庭债务(household debts)和房地产投机课题,美国雷门兄弟破产事件可能在我国重演。

众所周知,美国雷门兄弟破产,是毫无节制的房屋次贷造成的。

房屋次贷危机爆发,一发不可收拾,进而蔓延成一个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尤其是一些经济大国更不可幸免。

大马不算大国,经济原本就让政治的贪腐拖慢了脚步,寸步难行。

当时纳吉刚接过财长要职,就赶紧在2008年底提出了70亿元振兴经济配套。

隔年三月,纳吉又提出了被称为迷你预算案的600亿元第二振兴经济配套。

上个月,总稽查司报告揭露说,国防部、工程部、乡村区域发展部,官联国家基建公司都滥用了振兴经济配套的拨款。

举个例子,国防部用拨款来购买不必要的奢侈品!

倒觉得当时大马并未面对如西方大国所面对的严重经济危机,我国所面对的,其实是严重的贪腐危机!

当时的经济振兴配套,并未被好好的利用,反而只是让有关部门获得更多的款项去滥用去挥金如土。

而这次的预算案,只看到了准备“大使大用”,打算在许多超级工程计划上“大兴土木”,至于能够使多少百姓受益?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能预见到的,是使更多百姓受苦。

关于房贷课题,预算案里提到,政府将确保月入3000元以下者,购买22万以下的房屋,将可获得100%房屋贷款。

我不知半岛情况如何,但在本州,22万以下的房屋,好像不是很多了吧?

此外,更令人困惑的是关于公务员的房贷,上限由36万增至45万。

45万贷款,除非是100%贷款吧,否则,屋价起码都要50万吧!

50万元的屋子,不是只有那些高级或部长级的公务员才买得起?

那些中下级的公务员,岂非只有望“房”兴叹的份?

房屋愈来愈贵,近来的游资泛滥也是一个原因。

游资除了把股市推高,也把屋价推高。

昂贵的屋价,百姓如何有购买能力?

房屋地方发展部长曹智雄想出了一个brilliant idea。

他叫银行推行两代房屋贷款计划,让下一代共同承担上一代的房贷。

即是“父债子还”。

如果没有记错,十多年前,阿马银行也推行过这样一个房贷概念,但最后无疾而终。

毕竟,孩子将来长大,他可能在别的地方工作,他未必要住在“祖屋”,或他也有自己的房子要买,或收入根本就入不敷出,要孩子帮父母还债,太“残忍”了吧!

曹智雄美其名说:「这是一项长期性的投资。」

要下一代年纪轻轻就负债,恐怕只会制造更多家庭经济问题和破产年轻化的问题。

游资泛滥,银行争着借贷,势必使房贷泡沫问题恶化。

国行不得不宣布,购买第三间房屋者,贷款顶限只能是70%。

由此可见,当下购买房屋者,不止是供自己居住,很多都购买两间三间甚至更多,不用说,当然是因为“炒楼”。

那也无可厚非。但,房地产泡沫在逐渐扩大,若不遏制的话,最后的下场就会像西方大国那样。

当然,那些从事房地产业者,不会认同上述的说法。

前车可鉴,但利益当头,谁还会看到历史?

7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都門一帶的房子已經接近60萬以上了,現在發展商都不推出低價的屋子,全部都主打兩層半的Luxury home,連condo都要四十萬以上了,便宜的話要去到巴生,芙蓉,等偏遠的市鎮了。。。

那些公務員,身上已經是爛帳了,還可以借錢,到時候真正問題來了,還是要其他人埋單,可憐的是我們這些所謂的中產階級,不上不下,也許洗牌的那一天不遠了。。。

· 康华 · said...

离谱!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人如其名,糟智雄,这样父债子还的方法也想得出来,是因为智力糟糕还是有心祸害百姓。

· 康华 · said...

有智力的多在反对党...

moot said...

多印的钞票, 还没涌进股市。 楼市的泡沫已经被国家银行的白痴政策证实了。 房子的泡沫会更大, 然后就到股市。在这心态下, 大家都认为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接泡沫棒的人。

还有, 外国货币已经打得很热闹了。马来西亚也偷偷利用媒体封锁这个消息。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kaiecon/archives/368488.aspx

历史重演的机会很高。

Anonymous said...

小市民是不是时候买点金来垫底了呢?

· 康华 · said...

moot, 历史总是不断重演。谢谢您的link。

无名,现在买太高了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