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 2010

闭门的种族主义


我在想,如果我们不去回应那些种族主义者的言论,他们会不会就自讨没趣?

毕竟一个巴掌打不响,你不理他,他就无法玩下去,你愈理他,就等於你愈鼓励他。

当我们回应他们的时候,我们会不会也成了另一边的种族主义者?

最近,我就有这样的疑惑。

干训局发布文告说,其副总监哈敏胡先否认他在与巫统女青年团进行闭门对话会时,曾经发表侮辱他族的“单眼皮”和“酒鬼”言论。

空穴来风必有其因。你没说,别人岂会无中生有?

干训局自相矛盾,说该巫统女青年团活动属于闭门形式,因此记者可能是在没有获得主办当局的许可下偷偷潜入。

难道所有的记者都偷偷摸摸潜入窃听?

我记得媒体也有报导女青年团团长罗丝娜在会上发表的种族言论。

她应该是回应敦马之前的言论。敦马说:如果民联嬴了大选,将由华人担任首相。

她说:如果非马来人当首相,马来人的地位将会受到威胁。

我会记得,因为罗丝娜来自沙巴,是吧巴区国会议员。

她和敦马都忘了,当年沙巴国阵实行首长轮任制,由三大民族领袖轮流做首长,各自两年。

这个轮任制概念,还是敦马提出的,所以华裔领袖才有机会出任首长。

请问敦马和罗丝娜,当杨德利和章家杰先后出任沙巴首长期间,你们是否心不甘情不愿呢?

但既然向选民作出了承诺,又不得不让他们做首长?

那么在他们出任首长期间,请问州内马来人的地位有受到威胁了吗?

如果没有,你们凭甚麽说如果非马来人担任首相的话,马来人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你们发表这样的言论,是不是又想煽动种族情绪?

说离题了!

谈谈所谓的“闭门”会议,是不是就甚麽话都可以讲,包括羞辱他族的言论?

应该是在年初吧,也有一位巫统部长(我都忘了他是谁了)到了英国伦敦,与那边的大马学生聚会时,也发表了侮辱他族的言论。

当被爆出来的时候,他还自我辩护说,那是一个闭门聚会,不能阻止他要说甚麽。

不过他也承认,有时在那样的场合,你很难不说那些话(大意)。

言下之意,那都是剧情需要。

大家只说要对付两位发表种族歧视言论的校长,但,大家所谓对付的方式,似乎只是把他们调职而已。

只是调职,就可以达到“对付”的效果吗?

之前我曾提过,其中一位校长之前也是因为对学生发表过类似的种族歧视言论,才被调来他现在执教的学校。

可见调职,并不能达到“对付”的效果,那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据说学校老师校长和公务员一样,都需要去上干训局的课。

如果干训局副总监本身都认同种族歧视言论,我不会奇怪这些校长也会抱有同样的看法。

这些被送去干训局上课的公务员一个一个被洗脑,这两位校长只是其中两位而已。

够讽刺的是,干训局属于首相署部门,所灌输的概念却与首相推动的“一个大马”背道而驰。

对这,首相如何能够放任不理?

4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闭门会议已经成为它们发表侮辱非马来人言论可行通的借口。

Anonymous said...

哎呀,

在法庭上供出偷冰毒的警察也已经没有给他们升职加薪了,我们还在调查实情。

说煽动言论的校长其中一个给他调职了,因为级别太高的关系,副首相无法对付。

没有集会准证,在场焚烧照片及喊口号的Perkasa是合作之群,所以警察没有采取行动对付。

除了“闭门”,我们还有更多不论到你说的“标准”。

Alex Hiew said...

这就是所谓的双重标准了!

· 康华 · said...

大佬,關上門,講甚麼沒有人知道。

無名,不必關上門,這些都是你知我知大家知的公開秘密了。

Alex,不是雙重,是多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