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9, 2010

从学者转型成政客


原本就很奇怪,为何那些宗教青年迟迟没有对政府要开夜总会和SPA的课题作出反应。

前天,土权青年团长作出反应,出乎意料之外,他对上述计划不是反对而是表示赞同,还出主意说特设一个专区,以方便政府监督和管制。

言犹在耳,土权青年团长在短短不到24小时内,忽然改弦易辙,表明反对ETP,甚至准备办一场抗议活动。

所以昨天我就质疑,他们原先赞同,是不是以为ETP里所提的夜总会,只是一些演唱会,或是呈现一些本土的传统舞蹈表演而已?

这位青年团长叫Arman Azha Abu Hanifah,他说土权将“坚持捍卫宗教、民族及国家的议程原则,绝对不好作出妥协”。

至于为什么在短短一天内就改变立场,他没有作出解释。

我相信前天他开口太快了,昨天才发现自己失言,因此赶快改口。

他担心上述ETP将破坏大马在其他回教国家及回教大会组织的形象,所以他希望首相能够针对这课题与相关的NGO举行会谈。

依德利斯的确把ETP塑造得太理想了,要在2020年前成为先进高收入国,国家具备了种种先决条件了吗?是不是单凭兴建或落实各超级奢华的工程计划,就能达到了呢?

包括上述夜总会SPA等综合休闲娱乐专门区计划?

当这些一一落成之后,有没有那个市场呢?

这些超级奢华的工程计划,是否需要付出代价呢?

从依德利斯的ETP中,我们看到的只是spend! spend! spend!

但钱从何来?只是简单的一行字:来自私人界。

依德利斯那么肯定私人界将按照ETP里的描述去实行有关计划吗?

在这一点上,依德利斯似乎想得太天真了!

从一个学者来讲,这些都很理想,但有多practical呢?

国家不是将在2019年前破产吗?这是依德利斯自己说的,但我看不到他有采取或建议甚麽措施来减少政府不必要的开支,反而更多更大更mega的大工程大计划。

这样下去,国家不提早破产都几难。

更难令人相信的是,针对国家每下愈况的贪污指数,依德利斯竟然这样子说:

“政府在打击贪污努力上已取得进展,只是没有反映在贪污指数中。”

等于是否定我国惨不忍睹的贪污指数,既然不敢正视甚至否定,国家如何进步?

预算案後,紧接着出炉的就是总稽查司的年度报告和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指数。

今年,我都懒得提这两项报告了。

总稽查司的报告照例曝露各部门的不当开支,但,如果没有跟进行动,同样的问题年年还是在发生,根本不当一回事,这样的稽查报告又有甚麽作用?

虽然排名保持不变在第56名,大马今年的贪污指数其实仍然下跌,从去年的4.5恶化至4.4,这样子可以说取得“进展”吗?

这样的狡辩,可有多可笑啊!

依德利斯这番话,根本是骗自己,人民哪会相信呢?

原本还觉得他像一名学者,现在倒觉得他愈来愈像一名政客了。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土权的后生仔,开夜总会又关宗教、民族及国家什么懒事,很多国家有宗教有民族又有开夜总会,那又怎样。

· 康华 · said...

真是有点同情他们,一个言行意充满矛盾的种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