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9, 2010

人民永被蒙在“股”里


怪市场?这是我不能同意的。

曾在读者文摘读到一篇文章说:经济好时,还是有公司倒闭有人破产;经济坏的时候,也有公司获利有人赚钱(大意)。

同样,在提到Crisis的中文字「危机」时,外国人爱说:有人看到「危险」,有人看到「机会」。

我同意市场多少会有影响,但不是100%。

否则,经济风暴一来,公司岂不全部要倒闭,人人都要破产?

如今各说各话,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有几点事实是不容否认的。

1。当年沙巴信托基金拿马船务换北婆股票。岂有拿蓝筹股换炒股之理?好好的BMW却拿去换Perodua,当年我曾写了一篇《宝马换零鹿》,写的即是这个。

2。北婆已经停牌除牌。除非信托已经从其帐簿里write off,否则应该还留在其帐簿里。因此,说信托在当年股市崩溃之前就已脱售北婆是不确实的。

3。北婆从7元炒至一度最高64.5元。信托应该是在其40多元左右买进。

4。当信托在95年推售时,有政治领袖保证其一元股值。

5。当信托在98年大幅滑落时,当时首长是杨德利。

6。信托有个信托局,投资决策应由信托局决定,不应该受局外人(首长)所影响。

7。北婆不是单一造成信托挫跌的股票,除了北婆,还有repco等炒股。投资者应该责问的是,何以信托不投资蓝筹股,反而投资在这些没有实质的炒股?关于这点,证监会也要负责。

8。信托不投资蓝筹股,投资许多沙巴股。证监会没有干预,因为接受州政府的解释,说是为了支持本地公司。

当年团结党在野,进步党在朝。于墨斋对信托一事紧咬着杨德利,杨德利也因此事起诉于墨斋。

如今团结党在朝,进步党在野。矛盾的是,如今两人角色也跟着大掉换,杨德利要政府发表白皮书,于墨斋却反指杨德利不愿透露真相。

当年于墨斋敢公开指责杨德利,相信他掌握了事情的真相才敢指名道姓。

同样,杨德利只一味要求政府发表白皮书,想当然他也知道事情的真相。

既然大家都知道真相,那就把真相说出来好了,为何把责任推给对方?

难道真的有甚麽不可告人的地方?连州议会都不敢谈?

于是,人民也永远被蒙在“股”里?

州政府拒绝调查及发表白皮书。陈树杰在州议会说,若要知道信托挫跌的相关资料,大可透过书信向州政府索取。

言下之意,州政府早就知道信托挫跌的原因,那为何又不愿让人民知道真相?

5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什麼時候來換個政府,報大鍋。。。

Super Saiyan 3 said...

我非常認同你的BMW換Perodua論,換股荒謬。也認同沙巴信託管理不當等等。

至於始作俑者,相信他們都不敢得罪他,才互相推諉。

誰是「沙巴翁詩傑」?

· 康华 · said...

小顽童,an incovenient truth?

Saiyan, “誰是「沙巴翁詩傑」?”愿闻其详。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不少朋友中招,给大佬我的训示,不要买国阵政府所发出的任何基金。

Super Saiyan 3 said...

寓意敢敢揭露弊案之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