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 2010

人类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人类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没有人可以摧毁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这是我昨天在面子书的留言。

今天读到几则令人百思不解的新闻。

1。第一则还是有关支持信。

“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遭人冒签支持信的案件似乎越演越烈,除了警方开始着手调查此案之外,行动党纪律委员会更传召牵涉在内的刘天球、巴生区市议员郑文福和中委邓章钦出席听证会。”

既然郑文福已经被开除党籍,现在才来传召他,何止程序颠倒,也多此一举。

正确的做法,不是应该先传召他,听他解释後,才来做决定?

觉得整件事情的进展程序都本末倒置,如刘天球先前陪同开记者会时不发一言,等于支持郑文福的说法,但在郑文福被开除后又改口证实说有伪造信,并表示是在纪委会的劝告下而向警方报案。

为什么是在纪委会的劝告下才报案?

而其他行动党领袖力挺开除行动,可说是愈挺愈难令人信服。

如当被问及郑文福是“冒签”还是“代签”时,郭素沁说,由于郑文福和刘天球各执一词,因此纪委会将召开听证会,以进一步确定此事。

这又是程序颠倒的做法,先判後审,先开除了郑文福,後才来召开听政会,如果郑文福是无辜的,“真凶逍遥法外”,行动党该如何还他一个公道和清白?

比较恰当的做法,应该是暂停郑文福党籍,直至听证会完毕为止。

“郭素沁强调该党当机立断的作风,获得许多人士的嘉许。”

是真的吗?我看到的,却是双重标准。


2。第二则是有关阿拉课题。

“副首相慕尤丁批评,马华不应该重新挑起“阿拉”字眼的课题,并不解这个国阵成员党在此事的立场,竟然与行动党口径一致。”

且慢。先重新挑起阿拉课题的,不是内长希山吗?

三天前,是希山先提起阿拉课题,说前内长赛哈密不应该“禁止天主教会在其马来文期刊《先驱报》使用“阿拉”字眼。这项课题将会“长时间”纠缠著他的部门。”

既然内长都这样说,马华只是跟进要求内长撤销有关禁令,何错之有?

慕以丁却指马华重新挑起“阿拉”课题,真是乱赖!

他说那是一个旧课题,政府仍然坚持有关禁令。

既然如此,他只把矛头指向马华,却对希山的评论只字不提,那就有欠公平。

希山提阿拉没事,马华提阿拉被责怪。

我看到的也是双重标准。


3。第三则有关PKFZ。

如潘俭伟所提的,这边厢交长江作汉指示港务局还钱,那边厢前前前交长林良实却为当年因“欺骗”内阁而被告,将来江作汉会不会也步林良实后尘,被控欺骗内阁?

交长指示港务局还钱,是自己做的决定,还是有征询过财政部?

不像去年,翁诗杰与港务局站在同一阵线,拒绝付款给KBSB,但在财政部的指示下,说拒绝付款将影响政府的信用评级,港务局才付款。

财政部指示港务局付款,去年有媒体的白纸黑字报导,此次却是交长指示港务局,报导没说是财政部的指示,那将来有事,岂不要由江作汉负责?

就算有征询财政部的意见或获得内阁同意,将来会不会重演“内阁或财政部被误导”的剧本?

还是,一切只是一场戏?

2 comments: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火箭在沙巴就是多次用错人,现在也发生在雪州了。

· 康华 · said...

树大有枯枝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