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6, 2010

一个种族歧视主义者


很久没有写敦马。

前天他又在他的部落格强词夺理,说只有种族主义者才会支持绩效制。

为什么?他的逻辑是,绩效制对马来人不利。

他有那样的想法,等于承认马来人能力不如人。

对此,再益毫不客气回应,指绩效制能让马来人更积极进取,敦马根本是在贬低马来人。

其实,敦马的言论也自相矛盾。

他不讳言本身是个种族主义者,土权也是种族主义,但他又说只有种族主义者才会支持绩效制。

对此,他又自圆其说:那些支持绩效制者比他和土权更种族主义。

既然大家都种族主义,谁比谁更种族主义,也不过是50步和100步之差,那还有甚麽好吵?

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还是不甘寂寞想引人注意,觉得敦马言论愈来愈不可理喻。

林吉祥就问他,难道他忘了当年推出2020宏愿时,他曾要大马崛起成为一个大马国族(Bangsa Malaysia)?

他现在更热衷於推动马来民族(Bangsa Melayu)。

现在他反而批评李光耀当年因为要推动大马人的大马(Malaysian Malaysia),所以给东姑驱逐出大马。

他忘了他也曾被东姑逐出巫统。

敦马现在的言行举止,实在不像一位前首相所应有。

还和土权的依布拉欣“狼狈为奸”,更是自贬身份。

我觉得,敦马有这样的举动,如果看回头,其实也不会令人出奇。

他在东姑时代写了「马来人的困境」,当时曾被列为禁书,后来他就被东姑逐出巫统。

可见他当年就有了偏激思想,只是后来当了首相,不得不把偏激思想放在一边。

如今恢复了“自由身”,敦马再次露出真面目,承认自己是个种族主义者。

他忘了他自己的拐杖论,也忘了他曾说过,如果没有华人,国家不会像今天那样繁荣进步。

或者他真的认为,马来人的确是弱势族群,所以继续需要拐杖,继续需要受到保护,继续需要NEP。

这样想,岂不等于是对自己马来族群的一种歧视?

敦马说,在宪法下,他是个马来人。

记得他曾叫国内的印裔回教徒放弃祖籍,做马来人吗?

可能他就是陷入了这样一个困境,对自己的祖籍和族别的认知产生混淆。

促使他当年写了那本书。

他憎恨那样的同化,又不能不接受自己的同化。

这就是敦马本身的困境。

是的,敦马并没有变,他只是做回他当年的自己。

与其说他是个种族主义者,其实他是个种族歧视主义者。

6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也許他老人癡呆了。。。

anakmalaysia said...

Forget about this OLD FART, is a waste of time.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它临老还要风光,给人屌也要搏出位。

Anonymous said...

老不死!

绿草

· 康华 · said...

小顽童,我也这样怀疑.....

am, may be he just wants some publicity.

大佬,晚节不保。

无名,...是为贼。

Anonymous said...

还有许多贱种华人与这老而不狼狈为奸。隆华堂那班以出卖华人权益,分化华人为己任的贱人即是听命于这老而不而成立隆华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