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 2015

被縱恿的馬來主義

達祖丁(Tajuddin Abdul Rahman)是副農長,是六名參與916紅衣集會的巫統議員/部長/副部長之一,一向以發表種族主義言論聞名,曾在1995年涉及金錢政治而被巫統開除。

這也不是他第一次口出狂言,甫在上個月,他就叫馬華民政若無法在來屆大選勝出,就不應受委入閣。

早在2008年,他也發表過大馬是馬來人的土地,其他種族是外來者,對建國沒有貢獻等等言論。

他曾在國會罵過行動黨議員古拉是“雜種”,後只是道歉了事。

昨天,他再次發表種族言論,警告大馬華人膽敢向外人投訴問題,他就將掌摑他們云云。

可能知道自己說的太過分,短短幾個小時後,他就澄清說他只是針對“行動黨華人”,但根據記者錄音,他的確是指“大馬華人”。

過後他又改口說他只是在開玩笑。這個玩笑,開得也太大了吧!

知道他過往記錄,我不認為他是在開玩笑,我只覺得他這段言論很煽動,很得人討厭。

今天,他不道歉也罷,還恫言要告人。

納吉怎會委任這麼多擁有極端種族主義的部長?不譴責他們也罷,還放任他們如此放肆。

讓我想起在敦馬時代,當時的新聞部長莫哈末拉末,他就是最近升官當副內長的諾阿茲蘭的父親,在1999年時忽然宣佈突出政壇。

他已在五年前去世,在去世前三個月,他出了一本書《Umno: Akhir Sebuah Impian》,他在書裡爆料,原來他不是自願退位,而是被敦馬“開除”的。

他原本對敦馬忠心耿耿,怎會被敦馬“開除”?

那時是烈火莫熄時代,安華被判入獄,旺阿茲莎當起了公正黨主席。

那一年也是大選年。在一次柔佛巫統集會上,拉末貶旺阿茲莎,說因為她擁有華人血統,而且她在新加坡長大和受教育,所以她沒有權力“領導”馬來人。

據說敦馬對他這番話大感不悅,他(拉末)在書裡說,敦馬把他叫到辦公室里去,直接告訴他:他已被“開除”。

照理,敦馬應該不會阻止他的部長批評反對黨成員,更何況對象是安華太太旺阿茲莎。

而且敦馬也是一名馬來主義者,爲什麽會對拉末指旺阿茲莎有華人血統動怒?

我覺得有兩個原因。一是他不想反對黨借這個機會指他(敦馬)也不是純馬來人血統,二是因為拉末指旺阿茲莎在新加坡受教育(所以不能領導馬來人),而敦馬也是在新加坡讀大學的。

其實,拉末這樣指責旺阿茲莎也很奇怪,因為他的母親和妻子都是華人,算起來他自己也擁有一半華人血統。

如此說來,諾阿茲蘭也算是有四分之三的華人血統。

如果有注意到,那些整天要突出本身“馬來性”(Malayness)者,有很多並不是100%純馬來人,仔細看一看,他們多是所謂的嘛嘛,就是印裔回教徒。

在我國特有的憲法下,你只要符合三樣條件:信奉回教、會說馬來語和遵行馬來習俗,你就可自稱馬來人了。

敦馬當年不就呼籲那些印裔回教徒放棄祖籍當馬來人嗎?

本州旅遊部長馬西迪是杜順族回教徒,最近讀到一則新聞,說他把自己當成馬來人而不是杜順人。

原本,一個人的族別,怎會因為宗教信仰而改變?兩者不應混為一談,但,我國憲法的確是如此定義的。

可能也因為如此,種族和宗教的爭議,成了我國一個永遠無法解決的議題,現在是這樣,將來也是,永遠不會改變。

而時常,這爭議多是單方面的。

4 comments:

Yen said...

沒有骨氣的馬華既沒有政績也沒有維護華社,只會任由這些種族主義極端分子盡情侮辱自己和大馬華裔,還要不斷向巫統獻媚搖尾乞憐

· 康華 · said...

Anonymous said...

针对打华人一把的闹剧,其他的华裔领袖都好像没出声。

· 康華 · said...

何止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