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3, 2015

MARA醜聞在澳洲曝光

古人說「人死留名、豹死留皮」。

世上人口這麼多,也不見得每個人死後都能讓後人記得他。重要的是,人生在世,不要做壞事就好了!

偏偏有人抱持著這個想法:「不能流芳百世,那就遺臭萬年」。總之好事不做也罷,卻爲了讓人能夠記得他,他就壞事做盡,留下臭名。

這是我今天得到的感觸。

上周(18日),《華爾街報》報導1MDB在2012年以馬幣23億向雲頂收購成本僅4億的雲頂杉原電力(Genting Sanyen),讓雲頂淨賺了19億。

而後,雲頂種植即捐獻了1000萬美元(約當時馬幣3200萬元)給一馬人民基金(Yayasan Rakyat 1Malaysia ),納吉首相正是該基金主席。

其實,這不是納吉“我幫你、你幫我”的一貫作風嗎?

(也請參閱拙稿《1MDB: 大選之後誰主皇朝?》2012.09.20)

YR1M的成立原本是“通過教育和體育來協助貧困人士,但在上屆大選,基金的捐款卻被注入檳城的競選活動,以期奪回濱州政權”。

(記得那年江南大叔PSY來檳盛情演出嗎?)

至今,未聞納吉針對報導作出任何解釋,除了首相署發文告說報導毫無根據。

倒是近來頻出風頭的旅遊部長納茲里護主心切,竟然語無倫次,說如果報導是真的,那就證明1MDB的錢并沒有不見,因為它又倒回人民去,那有什麽問題?

納茲里避重就輕,不對為何1MDB願意以高出5倍的價錢向雲頂收購發電廠置評,反而強詞奪理,說1MDB將錢用在人民身上是好事。

但是,用政府的錢收買人民選票,恰當嗎?

選委會即刻“做賊心虛”,反問爲什麽大選已過了這麼久,現在才來挑起舊課題?並要《華爾街報》提供證據。

其實,國內企業捐獻政治獻金給國內政黨,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問題是政府通過1MDB高價收購雲頂發電廠以換取獻金的做法是否恰當?

當時媒體在評述雲頂的財政年報時,就曾指出裡邊有一條神秘的開支,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就是《華爾街報》所提的3200萬元“entertainment”開支,并質疑是什麽應酬,需要這麼大筆的開支?

如此的“吃錢”手法層出不窮。

上樑不正下樑歪,今天就讀到澳洲報紙《The Age》報導,我國瑪拉(Majlis Amanah Rakyat)在澳洲投資1780萬澳元產業,卻要求對方將價錢提高至2250萬澳元,對方再將475萬澳元“回扣”給對方。

涉及其中的人物除了瑪拉里的三位高官,還有一名前高級部長。

這位前高級部長是誰?真是令人好奇。

瑪拉投資澳洲產業牟取私利的手法,與1MDB雲頂的交易方式可說是如出一轍。

沒發現近來有很多GLC都轉到海外投資嗎?多到可說至不勝數,有多少也是利用上述的手法來牟取私利?我相信這只是冰山一角吧了。

立刻就讓我想到聯土局,本身資金周轉已經有問題了,FGV股價更是從上市當年的5.4元跌至目前淒淒慘慘的1.70元,叫那些還抓股票在手裡的墾殖民們欲哭無淚。

但是,聯土局近年來仍頻頻往海外收購資產,除了之前投資英國產業,最近又欲高價收購印尼油棕。

國家還剩下什麽未被變賣未被搜刮呢?我不敢再想像下去。

這樣的名聲,不留也罷。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FGV股價更是從上市當年的5.4元跌至目前淒淒慘慘的1.70元,叫那些還抓股票在手裡的墾殖民們欲哭無淚。"
那些殖民给我感觉是,他们都不当一回事,只要土地还是属于他们的,股价都是bonus.

· 康華 · said...

他們不懂,更是可悲。

Anonymous said...

他們不懂,还会支持国阵,那才可悲。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