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9, 2015

這個國家 窮到只看到錢

台灣前總統陳水扁被關在看守所時,兒子陳致中去探監,帶了一本書《窮得只剩下錢》給老爸讀,媒體報導了出來,讓這本書頓時爆紅,書也賣到斷市。

從此,“窮到只剩下錢”這句話,就被用來調侃那些開口閉口只是錢的有錢人。

那是一個形容詞。

但是,最近看到津巴布韋宣佈棄用本國貨幣,國民拿著一捆又一捆的鈔票到銀行排隊,將鈔票兌換成美元,而175萬億津元以下則只能兌換到5美元。

平時,津國人民出外購物,都要帶著一大疊鈔票,鈔票面值都是億億聲,叫人歎為觀止。

而這些,都是津國幾十年來高度貪污腐敗又無能的單一政府所造成。

情況可也和我國政情很相似呢!所以我說,希望我國不要有一天步其後塵。

尤其是最近,被揭發的貪腐案件千瘡百孔,也愈趨猖獗;馬幣已滑落至當年金融風暴的固匯制水平,但高官們可鎮定得很,不斷安撫人民說還在可管理水平,人民收入穩定增長,國家正邁向2020年先進國行列云云。

如果你還不懂,高收入不等於高生活水平,高生活水平和高生活成本也是兩回事,只要看看津巴布韋,你大概就會明白了。

津國人民的收入,不都是億億聲嗎?但,他們可以算很有錢嗎?如果你每個月的億億元薪水,只夠你買兩片麵包,你可以說你是富人嗎?

在津國,“窮到只剩下錢”,它不是形容詞,而是很實在很殘酷的一個現象,津國人民除了滿屋子的鈔票,他們窮到連兩片麵包都買不起。

你要看到有一天,這個現象也在我國發生嗎?

或者可以說,我國現在的現象是:“窮到只看到錢”。這話怎說?隨著GLC一樁又一樁的可疑交易曝光,從上至下,幾乎無不涉嫌其中。

一個1MDB,就已曝露政府的腐敗,雖說是GLC,政府擔保數百億貸款,加上日愈趨高的國債,教我國信評水平降級,外資外逃,馬幣貶值。

1MDB是個典型個案,相比之下,其他GLC,也不過是仿其modus operandi而襲之。

例如上周曝光的瑪拉在澳洲炒樓案,其案情變化之快,更叫人瞠目咋舌。

首先是瑪拉主席安奴亞透露購樓一案是獲得納吉批准,在納吉表示安奴亞言論被扭曲後,相隔兩天,安奴亞就改口說納吉並不批准瑪拉在澳洲買樓的建議。

這就奇怪了,如果未獲批准,瑪拉哪敢買樓?

安奴亞繼續解釋說,不過,在瑪拉和鄉村發展部提出上訴後,有關獻購終在經濟理事會上獲得通過。

經濟理事會主席也是納吉,不等於說,最後納吉還是批准了有關獻購嗎?

安奴亞幾乎語無倫次,一下又說買樓案不是在他就任期間發生,一下又說收購價錢低於市價(但澳洲賣方已經證實被迫賣高價哩!),一下又說他無需為此案辭職,因為還有兩個星期他的任期就屆滿了......。

但,這些都好像不是重點,重點不是應該是,如澳洲報紙所提的,是否有“回扣”這回事?

掌管瑪拉的鄉村部長莎菲宜也為納吉護航,說買樓計劃未涉及納吉,卻又強調買樓是通過合法程序進行的。

他也把國行拖下水,說瑪拉買樓投資也需要經過國行的批准。不知國行總裁潔蒂是否依然繼續保持她優雅的沉默?

莎菲宜還說瑪拉並沒有因此蒙虧,因為該樓目前市價已高達2600萬澳元(7540萬馬幣)。

增長得那麼快?但根據澳洲報導,當時市價只有1800萬澳元(5200萬馬幣),而成交價2250萬澳元(6500萬馬幣),買貴了25%。

而他還是沒有澄清,這475萬澳元(1370萬馬幣)的溢價,是否進入了幾位董事與高官的口袋?

警方反應也挺快的,今天就看到IGP卡立宣佈,警方已經鑒定,“此案並未涉及任何刑事失信(CBT),因此不會開檔調查。

既未調查,如何鑒定它未涉及刑事失信?

卡立說,有沒有貪污成份在內,就讓反貪會去查。

我孤陋寡聞,原來刑事失信和貪污是兩回事的。

我看到,我們這個國家好貧窮,窮到人民生活叫苦連天,窮到高官們只看到錢。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台湾前总统陳水扁 -《窮得只剩下錢》

马来西亚人民 -《窮得只剩下GST》

· 康華 · said...

也對

Anonymous said...

几年前他们也说金钱政治和贪污是两回事。能的国家可以出版自己的字典。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