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30, 2015

1MDB:國家昏亂出忠臣

小時候看古裝戲,看到皇帝身邊忠臣奸臣兩邊站,心裡就很不解,爲什麽皇帝愛聽奸臣的話,而忠臣總是被人陷害?

有一次看台灣的歌仔戲,聽到戲裡人物在唱:“做忠臣不如做良臣”,覺得所唱甚是;如果遇到明君,做忠臣還可以,但如果遇到的是個昏君庸君或暴君,忠臣的愚忠,不與選擇做一個濫好人無異?

老子說:「國家昏亂有忠臣」,或許指的就是這一類的“忠臣”?

要做個敢向皇帝進諫的良臣也不容易,皇帝若聽不進耳或被激怒,隨時都有被砍頭的份。

難怪戲裡一向只有忠奸臣之分,或也是爲了方便觀眾辨別吧!不是沒有良臣,而是寥寥無幾。

我覺得,要先有明君,才會有良臣。孔子就說了,「天下有道則現,無道則隱」,應該就是接近這個意思。

來到六月的最後一天,忽然想到,總稽查司的調查報告不是應該出爐了嗎?爲什麽還不見安比林出來說話?

爲顯示他們的“效忠”,最近看到很多忠臣輪流站出來“保護”首相,就算說的話有多麼弱智多麼牽強。

較早的就不再提了,只是一個週末,隨著沙地石油高層祖斯多被泰國警方“逮捕”,就讀到幾位政府部長似是而非可笑的言論。讓我列舉如下:

1. 內長阿末扎希第一個跳出來,說《The Edge》和《砂拉越報告》的報導是不確實的,因此當局將會採取行動對付它們。

2. 通訊部長阿末沙比里也說要對兩者展開調查。

他也知道沙地石油已經針對《砂拉越報告》在英國報警備案,并相信該負責人已經被逮捕,當地警方在調查有關文件是否經過繤改。

《砂拉越報告》負責人若已被逮捕,媒體怎麼沒有報導?其網站為何又一直在更新?

3. 而副內長旺朱乃迪,當被問及如何確定祖斯多繤改公司電郵內容時,他答說是根據“邏輯推斷”,“因為祖斯多是唯一擁有信件的人,如今被捕,所以也有理由懷疑他繤改郵件後再外泄”。

原來是根據“邏輯推斷”,這與1MDB以高於五倍的價格向雲頂購買發電廠,價錢是根據“長期價值”來鑒定的理論一樣。

但,在瑪拉買樓課題上,首相不是才說,“不可根據猜疑或媒體審判就把他們“定罪”;一切必須依法行事,在還未被定罪前,一個人還是清白的”嗎?

4. 第二財長阿末胡斯尼更絕,他說,隨著祖斯多被捕,證明1MDB所面對的醜聞是不存在的,也證明公司正處於正確的軌道上,也因此,政府沒有計劃更換1MDB的董事成員。

5. 很快就斷定瑪拉案不涉及CBT的總警長卡立在1MDB課題上就不敢草率,他主動向泰國警方提出盤問祖斯多的要求,并將在週四會見泰國警方。

他們都忽略了一項事實,如敦馬說的,不管祖斯多有沒有繤改沙地石油和1MDB之間的郵件內容,1MDB和石油沙地間的可疑交易仍然未獲解答,開曼群島的資金依然下落不明,公司疑雲依舊未解。

更不解的是,公司已經沒有錢還債了,卻還有錢捐2000萬元給一所甘邦回教堂進行“重建”,然後首相說,這證明1MDB在推動國內回教發展的貢獻。

我不知這所重建後的回教堂有多大,真的需要用到2000萬元嗎?

回教黨瑪夫茲看不過眼,呼籲納吉在齋戒月期間停止玩弄宗教情緒,不要傳達錯誤訊息給人民,不是以為以“行善”之名就可以犯錯!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