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5, 2014

卡立誠信有問題?

針對賽夫丁的指控,卡立并沒有太大的反應,這點令人相當意外。

他反而挑戰賽夫丁向反貪會、警方及國行報案,以證明他的誠信是否真的有問題。

卡立為何對相關指控“無動於衷”?難道他早就料到賽夫丁會做此指責,還是他認為他和銀行庭外和解純屬他個人的事,不能混為一談?

但據說有人因為安排了他和銀行的庭外和解而得到了利益,這點,他要如何辯解?

根據報告,麗陽(Tropicana)以低於市價向雪州政府收購一塊土地,然後將部份土地售予EcoWorld,隨後,EcoWorld再獲得卡立批准的兩項工程。

因此,賽夫丁說,這些交易讓卡立的誠信受到質疑。

問題在於雪州政府是否真的以低價賣地給麗陽,讓麗陽從中牟利?

根據當時新聞報導,麗陽老闆陳志遠透露,與EcoWorld的土地買賣讓公司賺了1.7億元。

整塊128公頃的土地售價4.7億元,1.7億利潤等於36%的賺幅,麗陽這樣轉一轉手就賺了1.7億元。

而且那只是128公頃土地,麗陽向雪州政府購地474公頃,意即還有346公頃土地未賣。假設保持36%賺幅的話,麗陽總共可以獲取高達6.3億元的利潤呢!

如果雪州政府直接將有關土地賣給EcoWorld,那這筆可觀的利潤,就可直接進入雪州州庫了!

關於這點,卡立可能要做些解釋。

但,這宗土地買賣,難道是由卡立個人說了算?不是有個雪州發展機構(PKNS)做的決定嗎?

就如最近與聯邦簽的水供合約,與上次一樣,看見有其他州議員包括鄧章欽在場見證有關儀式,PKR為何把帳都算在卡立一人身上呢?

更奇異的是,鄧章欽等人似乎也未站出來為卡立辯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如今雙方已經撕破臉,面對這樣的指責,卡立更不會要辭職,若真的辭職,豈非等於承認所有的罪狀?

如之前說過,PKR應該在州議會動議投不信任票,這才是民主的做法,而不是由PKR一黨說了算。

說到這,我又可以理解為何PKR不敢或不願在州議會里解決這個問題,最簡單的答案,就是它沒有那樣的勝算。

回教黨的朱迪已經提出他的“分析”,一旦他的分析成真,說不定PKR撤換大臣不成,還要把政權拱手讓給回教黨和巫統共組的聯合政府,豈非賠了夫人又折兵?

或者卡立先下手為強宣佈解散州議會重新舉行州選舉,民聯三黨已經有了心結,這個聯盟還盟得下去嗎?

就算盟得下去,能不能再取得大多數議席贏回政權也很難說。

最好笑的是,“候任”大臣旺阿茲莎還未上任就承認安華將垂簾聽政,這樣子說,如何教雪州人民對她的領導能力有信心呢?

她說,如果安華可以擔任外國的經濟顧問,她為何不能聽取他的意見?

其實安華已擔任著雪州的經濟顧問,當然可以繼續當她的顧問,但她這樣的回應,難免讓人質疑,她是事事都聽,還是大事才聽取安華的意見?

旺阿茲莎要當大臣,當然還有回教黨這一關要過。

據說回教黨要卡立繼續當大臣的原因,主要是因為旺阿茲莎是女性而不接受由她當大臣,所以才會有由其他人選包括阿茲敏代替的傳言。

一個大臣課題,拖了大半年還未解決,笑得最開心和最後得利的,恐怕還是一直虎視眈眈的納吉首相。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