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5, 2014

這個大臣當得很無癮

本來都不想再寫雪州的鬧劇。

事情已經拖了這麼久了,至今仍然沒有解決的法子,真叫人難以置信。

這不是一個有法可循的國家嗎?爲什麽大家好似束手無策的樣子?

最可笑的是,這樣一個局勢居然可以拖延到現在,成為一個世界笑柄,而且是發生在一個所謂的「先進州」,國家能不感到尷尬嗎?

卡立現在的身份是什麽?他若還是雪州大臣,但他如今無黨無派,他還能算是大臣嗎?他的政府在哪裡,成員在哪裡?

民聯三黨都已表明不再支持他了,那他的支持現在來自哪裡?難道來自巫統?

就算來自巫統吧,頂多也只有12人,這樣一個人數如何能夠成立政府?實際上也沒有來自巫統州議員所成立的政府。

嚴格來說,現在的雪州政府只有卡立一個人,一個人如何成立政府?那可真笑死人。

卡立不願下臺,他以蘇丹做擋箭牌,說要先覲見蘇丹。

所以我說,霹靂登加樓先後立下了不好的先例,不好的先例就是惡例,如今州事國事事事都以蘇丹決定為依歸。

但在一個君主立憲議會制度下,最大的權力不是應來自州議會/國會,蘇丹只是依據大臣/首相建議行事,大臣/首相權力則來自州議會/國會嗎?

如今卻本末顛倒,與其蘇丹要聽取大臣意見,卻變得大臣要聽取蘇丹意見行事。

如果蘇丹決定,繼續由卡立當大臣,那卡立是否就可以繼續當大臣,然後委任他心儀的人選當他的行政議員呢?

當真如此,雪州就完全沒有「王法」了!

卡立如果明智的話,那他就應該辭職,讓州議會另外選出一個足以當州務大臣的人選。

那才是民主的做法。

否則,像現在這樣,就算蘇丹讓卡立繼續當大臣的話,卡立不覺得,這個大臣當得很“無癮”嗎?

7 comments:

Ivan said...

最大的问题是苏丹,这也是马来政治的弱点,民联对这方面一直回避,避免叛君之罪,失去马来选票。其实,苏丹是在盘算自己的利益,想委任自己能控制到的大臣。这事情上,卡里是最好的(痛脚被捉住了),毕竟事事都以苏丹为皈依。看来史上,唯一mamak敦马才能制止王族。假如苏丹的立场是继续委任卡里直到下一次大选的话,看来雪州民联是最活该的!毕竟之前一直为卡里粉刷为清廉、能干,结果爆出这些欠钱不还的问题。另一方面,司法与国行都有问题,对于卡里这种私底下决解(有没有牵涉到滥权),都没有反应,令人感到惊奇!

· 康華 · said...

國行對hawala洗黑錢也敷衍了事。

· 康華 · said...

國行對hawala洗黑錢也敷衍了事。

Anonymous said...

题目应该为 "這個大臣當得很無耻"吧?

Anonymous said...

洗黑錢,贪贿,在我国可是很平常的呀!是公开的秘密。那些支持国政的难道不知道?谢谢贪贿之父,是他把贪贿合理化。

· 康華 · said...

老子曰:國家昏亂有奸臣。

Anonymous said...

对,没错奸臣/监臣/贱臣有罪,可难道那些选他们的白痴很无辜?非也。就是太多的白痴容易被这些奸臣/监臣/贱臣摆布才会搞到我国在国际最烂的排行版名列前茅。看看Lynas的问题。是那一些族群对辐射课题不闻不问而又笨到鼎力支持国政在大选过关?

所以说,不能光怪那些不能再循环的垃圾贱臣。如国民不笨,他们又那会得逞呢?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