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8, 2014

單元種族宗教習俗的「馬來西亞人」

對馬來民族的身份認知/不認知,敦馬還是耿耿於懷。

幾年前,他就叫印裔回教徒放棄他們的祖籍,當馬來人。

他還借題發揮,說國內還有其他種族,因為無法拋棄對祖籍國度的情意結,包括繼續使用母語,過著族群的生活習慣與信仰,因此他們無法享有土著權益。

言下之意,要成為土著,你就必須先當馬來人。

可是在東馬,很多土著並非馬來人,他們也沒有信仰回教。

其實,馬來人在東馬可說是少數民族,那就是爲什麽當年會有「M計劃」,主要原因就是讓鄰國的回教徒進來并在一夜之間成為我國公民,以增加東馬的馬來人口。

說到這,皇委會在三月就已完成的「M計劃」調查報告至今仍未見天日,不知是有什麽難言之隱?難道州領袖也不急著知道嗎?

其實,真正的原因早就是個公開的秘密了,大家只是選擇避而不談罷了!

說回正題。要成為馬來人,根據聯邦憲法,你就必須改教、講馬來話,并過著馬來人的生活。

會講馬來話和過著馬來人的生活習慣還是其次,對這大多數人應該沒有問題,真正的問題關鍵在,你必須信奉回教,才能算是100%的馬來人。

既然你不願改信回教,那你就無法享有馬來人的所有權益,包括NEP在內。

敦馬的2020年願景,相信其一就是希望國家只有一個叫「馬來人」的種族,別無他族。

這就是敦馬一直耿耿於懷的地方。

讓我懷疑,去年有宗教司要政府將州內民族「馬來人化」的建議,是不是也源自敦馬?

但是,週末的時候,我注意到敦馬對種族的概念有一些改觀了。

現在他不再執著在全民成為「馬來人」與否,對他來說,有個叫「馬來西亞人」的種族就很夠了。

但是,他的論調還是很奇怪。

他說,只要大馬各民族死守本身的身份、文化和語言,民族之間將無法團結,也阻礙政府打造「馬來西亞民族」的努力。

怎麼不能,現在我們不都稱呼自己為「馬來西亞人」嗎?

不,對敦馬來說,真正的「馬來西亞人」,還是要有單一的宗教、語言和身份。

你看,他還是把人民的祖籍和國籍混淆了。

非要有單一宗教語言和身份才能全民團結嗎?這個想法也太狹隘了吧!

難怪國家的種族宗教問題一直無法解決,就因為有太多思想狹隘的人在這課題上一直看不開。如此的人民思想,就算國家再如何先進,思想不進步,又有何用呢?

州旅遊部長馬西迪在週末的時候,卻將州內土著歸類為「馬來」族群(Rumpun Melayu),引起其他土著領袖的不滿。

相信他很快就會出來澄清,說他的意思被人誤解/曲解。

馬西迪本身是杜順籍回教徒,按照憲法,他可以當自己為馬來人,但那并不表示其他土著也是馬來人啊!

沙巴改革陣綫主席邦布寧就強烈駁斥馬西迪的言論,強調嘉杜族和馬來族,無論在社會或文化層面上均有極大的差異。

馬西迪為何會那樣說?相信是與當年巫統東渡有關。

如邦布寧說的,爲了從團結黨奪取回州政權,當年除了有「M計劃」外,巫統開始部署東渡沙巴,以取代本土馬來政黨,那便是馬士達華的沙統。

爲了使巫統更快在本州扎根壯大,原本只接受馬來回教徒入黨的巫統,也接受本州非回教徒土著入黨。邦布寧說,“硬硬將嘉杜族也列入為馬來族”。

其實,除了少數皈依回教,在很多方面,尤其是習俗,都與馬來人不同,將他們列為「馬來」族群是不對的。

去年宗教司的「馬來化」建議才引起軒然大波,馬西迪不是不知道,為何還要明知故犯?真叫人不明。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