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ISIL組織已滲入本州

可能我只看標題,沒有讀新聞內容吧!

上月中,本地報紙報導警方在東海岸逮捕了三名武裝分子,包括一名海軍人員的時候,當時的直覺就是,他們是每隔一段時間就闖進沙巴海岸擄人要錢的菲國阿布沙耶份子。

這些人來去自如,如果早就匿藏在境內伺機幹案,或持有大馬卡,混進我國的執法部隊,那也不奇怪。

兩天前,總警長忽然宣佈通緝五名涉及恐怖活動的男子,這五名男子,涉嫌參與ISIL活動,負責在我國招募大馬青年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參與聖戰。

但,最令人吃驚的是,他們竟然是在本州活動,如今被懷疑已潛逃到菲國南部躲起來,并與阿布沙耶聯繫。

其中兩人來自斗湖,是沙巴一個武裝組織「回教之家」(Darul Islam Sabah)成員。這兩人曾在內安法令下被扣,後被釋放。

原來他們改加入了最近爆紅的ISIL組織。

你看,我真是孤陋寡聞,原本以為只在半島活躍的ISIL份子,幾時已經闖入了東馬,還在本州與菲南海域之間神出鬼沒?

而且,原來本州還有一個叫「回教之家」的武裝組織,問你怕未?

爲什麽之前未聞政府公佈這個恐怖組織?至少可以叫人心生警惕。

這些成員,還為遠在中東的ISIL招兵買馬。

聽來怎不叫人心驚膽跳?萬一有日他們也在本州“宣戰”怎麼辦?

那是有可能的。

至於他們在本州究竟活動了多久?相信已有一段時期了,那他們這個組織的成員,應該就不止上述五位與早前被捕的三位武裝分子了!

本州近來頻密發生的擄人案,從過往一年一宗變成今年一月一宗,其實并不止阿布沙耶涉及。

報導說,前年一宗在養殖場發生的叔侄綁架案是「回教之家」成員幹下的。他們將擄來的人質轉賣給阿布沙耶。

這些綁匪都是獅子開大口,所要求的贖金都是從百萬千萬元開價。

你也許會好奇,他們要這麼多錢幹什麼?都用去了哪裡?

如今若說他們也用來資助ISIL的活動,你也不會感到太意外吧!

讀到最近這些報導,你會發現,本州的治安比大家原先所想像的來得嚴重,但大家都掉以輕心,包括我們的高官們在內。

記得嗎,去年當鄰國恐怖分子佔據東岸的時候,那時的內長希山慕丁還說他們都是一些弱兵殘將,要給他們時間撤退云云。

我們是不是太低估對方實力了啊!

一直到最後槍戰爆發,我方才將他們列為“恐怖分子”,但為時已晚。

雖然ESSCOM跟著成立,卻也沒有受到重視,所宣佈的數億元撥款,卻只用了數百萬元。

ESSCOM的成立形同虛設。從委任移民局總監孟德當ESSCOM總監但又沒有實權的做法,就可以看出當局的誠意。

所以,自從ESSCOM成立,擄人案反而以倍數增長,那也不出奇。

這些恐怖分子未必是從鄰國進來的,相信很多早已在本州落地生根,你如何辨別他們是本地人鄰國人?

加上本地人受到聖戰的感召,也跑到菲南去和阿布沙耶組織接受訓練,政府若再不加以制止,將來情況可能會變得更嚴重。

爲什麽大馬青年會受到聖戰的吸引而加入這些恐怖組織?我想政府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一向來,種族和宗教一直被政客當做政治課題來玩弄,將種族和宗教劃為等號。

不止如此,學校課本也一再強調宗教對他們的重要性,中東不錯是回教的發源地,但那并不等於是他們的發源地。

會不會因為這樣,讓他們有個錯覺,要對中東“效忠”,就算為它戰死也是值得的。

對他們來講,他們不是恐怖分子,因為他們是為他們的“土地”而戰,為“信仰”而戰,這樣的犧牲是值得的,因為那麼做可以讓他們上天堂。

我們可能覺得匪夷所思,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榮耀。

後知後覺的納吉還叫人民學習ISIL的勇敢精神,更是荒謬之極。難道他要鼓勵我國青年排隊去送死?

如今終於弄巧反拙。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