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5, 2014

石油稅 撥款 股份 不可混為一談

那天就要跟進寫石油稅了。

不巧東岸ESSCOM又發生了擄人案,這次連警察也被殺害。

跟著又發生馬航MH17事故。

國家到底怎麼啦?爲什麽近來特別多事?

在這多事之秋,領袖是不是應該多反省,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夠好?

出乎意料之外,有人在MH17事件上忽然成了英雄,朝野官民紛紛對他歌功頌德。

原來際此非常時刻,“國難”當頭,大家都要大團結,上下一心,不再分彼此。

這個時候,連消費稅都不可“抹黑”,真是莫名其妙。

這就是國人的IQ水準嗎?忽然間,人人分不清黑白是非對錯,民智一片混沌,通通混為一談。

說回石油稅。

自從砂拉越州議會通過要求提高石油稅至20%,沙巴州政府沒有理由不跟進。

於是,州政府見風轉舵,從之前的不認同,說什麽聯邦撥款已經多過石油稅額,首長慕沙也跟著旅遊部長馬西迪改口說,其實州政府早在阿都拉時代就已寫信給聯邦要求增稅了。

真有其事的話,爲什麽之前不早說?而且爲什麽要靜悄悄,恐人知道?

沒有跟進,阿都拉睬你都傻,納吉也睬你都傻。

鄰州通過州議會正式向聯邦要求,首相過去一趟立刻答應說“聯邦會考慮”。

但是,納吉那天來沙,說的卻是不同的話,提出「以股換税」方案,便是以石油公司股權代替石油稅。

還答應確保沙巴所獲得的撥款,將“比20%多出三倍”。

這樣的承諾,大家聽聽就好。

但州領袖似乎照單全收,州議會的時候,竟然都不再提爭取20%石油稅一事,反之通過“凍結王鴻俊州議員資格六個月”,真是不分事情輕重大小。

股權和稅收,根本是兩回事,怎可取而代之?若能如此,那聯邦也不如入股所有企業,也不必再向企業抽稅,可行嗎?

聯邦撥款和石油稅也是兩回事。根據首相的邏輯,是不是只有產油州才可獲得聯邦撥款,那些非產油州豈非一文不得?

但事實上,許多非產油州所獲得的撥款,都比產油州的撥款多出好多呢!

所以,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沙砂兩州要求的,只是將現有的5%石油稅增至比較合理的20%而已,那並不太過分。

反之,國油每年向聯邦繳息數百億,爲什麽還要從中抽取5%石油稅呢?這樣一來,聯邦其實是在向國油徵收雙重稅收呢!

這將聯邦部份的5%石油稅分給產油州,那產油州的石油稅至少還有10%!

這就是我對石油稅的看法。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